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天雷煌煌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75 2017.01.25 23:58

  有位伟人说的好,狭路相逢与人相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撑场子也是这样,谁这边来的人多来的人高级,谁的气势就雄浑。

  程咬金来时,压得王氏家丁喘不开气。

  卢隐之来时,双方开始有些旗鼓相当。

  等到王圭到来时,程咬金的气势又稍微落入了下风……

  不过,这种劣势很快就搬了回来,因为秦琼也到了!

  别看黄脸汉子为人忠厚,但他声名赫赫战功卓著,进门后不发一言往程咬金身边一站,当朝两大国公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豪雄,瞬间便让世家这边感受到压力。

  王圭睁眼看了一下,脸色古井无波,再次闭目养神。

  便在这时,忽然门口响起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听闻韩跃小友被人污蔑,老夫在家中有些忧心,诸位百姓让让路,等老夫进了大堂你们再做买卖如何!”

  听到这个声音传来,王圭的脸色才轻轻一变。

  “这老狐狸怎么来了?”

  王圭缓缓睁眼目视门口,这一次却是再也不能安心闭目养神。他已听出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号称朝堂不倒翁的上官仪。

  ……

  ……

  上官仪一边嘻嘻哈哈跟百姓们说着话,一边施施然进了大堂。

  他进门之后先冲着裴矩拱了拱手,随即一脸笑眯眯跟王圭打了声招呼,世家方面正欣喜这家伙要来给他们撑场子,哪知却见上官仪一边跟家主打招呼,一边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走到了程咬金那边。

  “该死,这老东西……”世家众人心中齐骂。

  王圭脸色稍稍有些担忧,他忽然冲着裴矩一拱手,淡淡道:“裴寺卿,大理寺审案一向以公正严明为先,如今我王氏含冤未伸,虽然逝者已去,但是人命关天,还请寺卿早升堂座审案定夺。”

  裴老头翻了翻眼皮,张开没牙的大嘴打个哈欠,昏昏然道:“不急不急,人还没到齐,现在升堂不够热闹!”

  王圭也不生气,缓缓问道:“既然寺卿如此说,老夫倒想请教一句,不知何人来后才算人齐?”

  “最起码总要等得泾阳县男到了再说。”裴矩继续打着哈欠,挥挥手道:“所谓审案,自然要涉事双方到齐才能开始,你这小娃娃还是年轻啊,太也沉不住气。”

  王圭脸皮一抽!

  他生于北齐末年,经历隋朝两代,今年已是六十挂零的年纪,想不到竟然还被人呼喝为小娃娃,堂堂太原王氏族长,颜面荡然无存。

  偏偏这事挑不出裴矩任何毛病,裴老头七十有九,不论是声望还是地位都高他一头,喊他娃娃还真没错。

  “裴寺卿,不知泾阳县男何时能到?”王圭涵养深沉,纵使被裴矩当面难堪,尤然能保持语气淡然。

  “你问本卿,本卿问谁去?”裴老头轻哼一声,想了一想,终于还是解释了一句:“本卿接了案子之后,已派人快马加鞭前去田家庄唤人,按照路程推算想来也快到了。”

  王圭拱拱手,闭口不再说话。

  王凌云却眼中一闪,彬彬有理站出来悠然道:“寺卿大人,如今距我王氏喊冤已有两个时辰,田家庄距离长安不过短短二十里,这点路程来回走上三趟都够了,在下窃以为那韩跃怕是心中有鬼,大人还需小心他畏罪潜逃。”

  裴矩眉毛一挑,看似混浊实则精明的目光缓缓打量着王凌云,忽然轻叹一声:“语带机锋,果然不凡……”

  程咬金在一旁撇了撇嘴,程处默则是满脸怒容,道:“我兄弟堂堂少年奇才,岂是你这等小人可以编排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怒视王凌云,骂骂咧咧道:“你才畏罪潜逃?你全家都畏罪潜逃!他妈蛋,还号称凌云公子呢,真不是个东西……”

  王凌云面色一寒,目光冷冷看向程处默,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杀机。

  便在这时,忽听门外有人嬉笑高叫:“程家哥哥说的对,凌云公子是人,怎么会是东西呢?想不到三日不见,程哥你这目光可有些如炬啊,嘿嘿嘿!”

  伴随着这个笑声,但见一行人缓缓进门,领头之人眉清目秀,脸上却带着三分油滑和放荡,正是韩跃到了。

  程处默咧嘴一笑,哈哈道:“王凌云看见没,你刚说完我兄弟要畏罪潜逃,我兄弟立马出现来打你脸,怎么样,心里爽不爽啊?”

  王凌云轻哼一声,目光炯炯打量着韩跃,仿佛要将这个一直被他算计、但却一直给他难堪的对手全部看透。

  韩跃同样在观察王凌云,他目光带着淫荡,嘴里发着啧啧之声,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好色嫖客上了青楼,正在仔细挑选娘们一般。

  当世两个最出色的青少年见面,也不知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场中一票大佬都目带好奇盯着两人,心中猜测两人如何交锋。

  王凌云忽然轻轻一笑,面色云淡风轻,意味深长道:“常闻泾阳县男是个卖妻买玉的人渣,凌云本以为传言不足取信,每当夜深人静想起你来不免唏嘘感慨,为泾阳男名声受污所叹息……”

  韩跃仰天打个哈哈,嘿嘿道:“你大半夜的想我干啥,小爷又不喜欢插男人的屁股,你再怎么想也白搭。”

  王凌云目光一闪,讥讽道:“语出脏言,果然是个混混!”

  “惭愧惭愧,不如你伪君子会装……”韩跃大刺刺的拱了拱手。

  他二人言语争锋,都在给对方名声泼冷水,然而脸上却都带着温和笑容,宛如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亲切。

  场中一众大佬面面相觑,裴矩老头嘿嘿一声,忽然一竖大拇指,攒道:“果然英雄出少年,一个油滑,一个虚伪,有趣!”

  他轻轻打了个哈欠,浑浊的目光看向韩跃,道:“小家伙说说吧,老夫命人唤你前来,为何两个时辰才到?莫非真是心中有鬼,畏惧畏缩不成……”

  “大人冤枉啊!”韩跃夸张的叫了一声,道:“小子之所以姗姗来迟,其中深有缘故。”

  “哦?何事让你敢耽搁本卿之传唤,说来听听,若是有理,便不罚你!”

  韩跃嘿嘿笑道:“大人且听,只因我听闻太原王氏污蔑我假药害人,在下生平嫉恶如仇最受不了这种侮辱……唉,也怪我年轻气盛,一时按耐不住怒火,竟然中途去了一趟太原王氏长安大宅,在他家门口狠狠撒了一泡尿!”

  “哈哈哈哈!”裴矩老头仰天大笑,没牙的嘴巴老半天都合拢不上,道:“你这小子有趣。这个问题算你过关,本卿决定不追究你迟来之罪。”

  “多谢寺卿大人!”韩跃连忙拱手。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裴矩老头明显是在偏向自己,怎能不失礼致谢。

  “行了,一旁候着吧!”裴老头冲他挥挥手,接着道:“既然人已来齐,本卿现在便升堂问案。”他看一眼王氏这边,沉吟半天,道:“你们是鸣冤一方,可先诉说。”

  王凌云踏步便要上前。

  韩跃却忽然蹿出一步。

  “大人,审案之前小子想先问问诸位,您们相信作恶多端终有报,老天降罪罚恶人吗?”

  裴矩微微一怔,众人也面带疑惑,大家都好奇看着韩跃,不知他忽然窜出来没头没脑说这一句话,骨子里卖的什么药。

  王凌云轻哼一声,道:“泾阳男可是心中有鬼,故意岔开话题拖延审案?”

  韩跃哈哈一笑,忽然手指头顶,大声道:“巍巍苍天有眼,公道自在人心,你太原王氏终年为恶,恐怕覆灭就在眼前!”

  “装神弄鬼!”王凌云嗤笑出声,悠悠道:“苍天若是真的有眼,世上为何还有恶人。”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韩跃大声道:“说不定今日就是时机,老天爷要降下雷罚,惩治你们这些虚伪世家。”

  王凌云目光一闪,若有所思望着他,他身边一个青年却忍不住跳出来,骂道:“朗朗青天哪里来的雷霆,泾阳男安敢咒我王家耶?”

  “谁说晴天白日无雷霆?”韩跃反唇相讥,忽然抬头看天,厉声喝道:“苍天,您若是真的有眼,还请现在就降下雷霆,给我炸……”

  炸!

  一个字才出口不久,猛然听到外面巨响轰然,宛如擎天一个霹雳,好似地动山摇,众人都感觉脚下有些震颤。

  “竟然,真的天降雷霆……”

  一众大佬,无数百姓,全都面面相觑,震惊失色。

  他们再看韩跃时,目光中却有了些惊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