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皇帝微服田家庄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04 2017.02.13 23:29

  车辚辚,马萧萧,路上行人各带刀,皇帝虽然微服出宫,但是暗地里的护卫却不曾少,大唐最精锐的虎卫御林军早已提前到达田家庄,他们悄然隐藏在田家庄外的一处密林中,距离庄子不过半里之地。

  这一队兵将隶属百骑司,人人配有西域战马,个个都是百战老兵,乃是李世民专门从玄甲军中挑选出来的精英。

  皇帝花大价钱圈养的护卫,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可比。这一队兵将无论单挑还是群殴,战力堪称天下无双,光凭这只队伍就能横扫一场局部战争。

  唯一可惜的是人数太少,以李世民皇帝之财也仅能供养千人,再多他也承担不起。若是全大唐都是这等精英战士,李世民早就凭之横扫天下了,哪里受得了周边各国叫嚣。

  这一队玄甲军藏身密林,虽然距离田家庄还有半里之远,但是若有突发状况出现,这队兵将却能瞬发而至,局部遭遇战他们还从未输过。皇帝敢大刺刺微服出宫,凭的也是这一队兵将给他的底气……

  ……

  王凌云悄悄出了长安城!

  此时的他脱去飘飘白衣,换上了一身墨色武士服,手里的折扇早已不见,腰间却悬挂着一柄细长利剑。从一个悠然浊世佳公子一变而成矫健游侠儿,这等强烈的对比变化若是给熟悉之人看见,定然会震惊的愕然大叫。

  很少有人知道,王凌云不但诗文不凡,而且还从小习武,他的剑快若奔雷,招式如毒蛇吐信,角度刁钻,力道迅猛,便是暗二李风华对上他都未必能赢。

  此次出城,意在韩跃,他调动了圈养的所有死士。

  这一队死士足足有五六百口,人人都是身负武功的亡命之徒,为了防止抢夺地瓜之后走漏风声,王凌云已起了屠灭整个田家庄的狠心。

  他从十二岁崭露头角,一直被太原王氏当做接班人培养,虽然始终有主脉嫡子与他争位,但是毕竟他享受的财力供应最多,这一切财力全都被他用来圈养死士,整整六年下来终于拥有了巨大的本钱。

  坐拥五百死士,可以说当世年轻一辈之中他的实力最为雄厚。

  非但如此,就在前不久韩跃为了从他手里换回李风华母亲,又将四十万贯借条拱手送上。有这笔财富在手,他王凌云更加如虎添翼,只要今夜再抢到地瓜粮种,然后将韩跃和田家庄屠灭,从此以后天大地大他将一飞冲天。

  王凌云有一股雄心,他骨子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抱负,十八年来从未跟任何人提起。

  他看的很清楚,大唐立国不久,权利根基尚未稳固。北方突厥早就蠢蠢欲动,说不定何时便会跃马中原。

  到那时,必然又是一场天下大乱,而自古乱世出英雄,只要局势一有不稳,他王凌云便有了伸手逐鹿的资格。

  他早就想杀韩跃,只是一直感觉弊大于利,所以始终隐忍着。但是这一次韩跃培育了地瓜,这种新作物竟然亩产高达二三十担,此等关乎民生的宝物终于让他产生了足够杀意。

  历代风云而起者,莫不是在百姓之中有巨大名望之人,地瓜这东西一旦推广开来必然名传天下,王凌云绝对无法忍受韩跃一举成名天下知。

  “传扬名声之物要么掌握在皇帝手中,要么就掌握在我手中,除此之外谁碰杀谁,便是你韩跃身为培育者也不行。”他目泛凶光,脚下轻轻一折,闪身进了田家庄外一处树林埋伏。

  此林之中,那五百死士早已静静等候……

  ……

  日头过午,正是一天好时光,李世民的车架缓缓到了渭水之畔。

  如今的田家庄早已不是那个烂泥般的小村落,乃是远近闻名的富有大庄。放眼望去,但见一条大道通南北,宽可并驱三驾马车,路面也不知用何种材料铺垫,车轮压在上面只听铮铮脆响,给人一种坚硬敦实的感觉。

  这是田家庄的中心主大街,现在渐渐已经有了繁华迹象。道路两旁全是崭新的青砖小院,墙面粉刷着雪白的石灰,房屋整齐漂亮,望之赏心悦目。

  最让人感觉惊奇的是,这条街道路两旁的墙壁上还写有不少东西,几乎每隔数步便有一条。

  “青山绿水何处在,渭河之畔田家庄……”

  “要想富,多生孩子少砍树!”

  “一家生娃,全家光荣,养不起不要怕,侯爷给你养娃钱!”

  李世民坐在马车之中掀起帘子向外观看,他目光落在墙面这些不伦不类的字句上,随意念了几个,不时品评一番。忽然看到这最后一句,顿时失笑出声,道:“观音婢,杨妃,你们看看那一句话的口吻,绝对是出自那个口花花的小子无疑。”

  长孙和杨妃听得好奇,忍不住也悄悄把脑袋凑到帘子边观看,长孙氏凤目涟涟,面上神情变幻不断,旁边杨妃却忽然噗嗤一笑,道:“陛下娘娘,你们快看另一面墙上的句子,臣妾觉得更加有意思呢!”

  “是吗?在哪里?”李世民下意识问了一声,他顺着杨妃所指抬眼去看,顿时面皮一抽,竟有种荒唐如斯的感觉。

  但见那一处墙面上分明写着这样一行大字,字体漆黑,墙面粉白,黑白映衬对照之下,甚是惹人眼球:

  “生男生女都一样,谁敢虐待女娃娃儿,小心老子打折他的狗腿……不服给老子忍着,因为我是侯爷!”

  字体歪歪斜斜,仿佛鬼画符一般难看,笔锋顿挫全无,章节错落凌乱,便连三岁小孩也写不出这么丑的句子。

  最可恨的是这段句子下面还有十来个小字注释,若非眼力好的人等闲不会发现。那注释这么写的:“宣传标语,某家独创,如需转发,十两一条。现手买卖,童叟无欺,支持原创,盗版必究。”

  字句后面浓墨重彩画了一道长长的横杠,似乎是用来引申接下来的重点,皇帝忍着不爽继续往下看,果然见到横杠后面又写着六个狗爬一般的大字:“泾阳县男韩跃宣!”

  李世民一脸发黑,想要开口评价一番,左右却找不到合适词汇,堂堂大唐皇帝差点憋出内伤,好半天才长叹一声道:“如此无耻小儿,当真千古未见。我大唐朝堂堂封赐的爵位,却给他用来写吓唬人的标…标…”

  “标语!”长孙在一旁补充一句,眼见丈夫气的满脸发黑,皇后却忽然噗嗤而笑,咯咯道:“臣妾倒觉得这孩子耿直的很!”

  “爱屋及乌,你就乱夸他吧!”李世民撇了撇嘴。

  长孙咯咯直笑,掀着帘子继续向外看标语,一脸津津有味,不时称赞一声。

  此时正是过午十分,道路两盘有不少百姓商贩在摆摊,蚊香自然必不可少,藿香正气水也有许多,甚至便连那普通人家喝起不起的水酒也有人贩卖。

  这种情况似乎已经持续许久,田家庄明显已经发展成了集市。商贩们和赶集人不断讨价还价,吵吵嚷嚷,热闹非凡,马车咕噜噜行走中间,耳边听着百姓们的争吵砍价,一种轻松舒畅悄然滋生。

  “或许,这臭小子也有可取之处!”

  李世民望着道路两旁的繁华,忽然轻轻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