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大杀四方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562 2017.01.04 23:55

  王勋抄起骰盅,从里面取出骰子掂了一掂,感觉着里面流动均匀的质感,一股信心慢慢恢复。他也是赌坊常客,曾经在骰子一道上下过苦功夫,眼下拿着特制的骰子,他有八成几率能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泾阳男,上把你赢了一万,我很佩服你的运气。不过,到此为止了。怎么样,这一把我先摇,你敢不敢加码……”

  “好啊!”韩跃脸上适时表现出一个赌徒应有的冲动,立马道:“赌注翻一番,不来是孙子。”

  “哈哈!好!”王勋大笑出声,原本他还担心韩跃是赌术老手,现在看这架势,心说这小子刚才摇出天豹子真是运气。

  “我拢右李家这次也跟庄,压两万……”

  “我范阳卢氏,同样两万……”

  “嘿嘿,荥阳郑氏,两万……”

  三个家族,各自跟了两万赌注,看来他们都对王勋的赌术很有信心,人人憋着一股劲,想要给韩跃来一下狠得。

  如此大的赌局,程处默兴奋的血脉喷涨,心中即感刺激又觉担忧。好家伙,三个家族各自两万,再加上韩跃和王勋的赌码,这一局的总赌注已经达到了十万。

  十万是个什么概念?古人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有这么多钱在手,已经不是富得流油可以形容,而是一种富可敌国的气概。大唐一年岁入才多少?两百来万而已!他程处默十多天赌死赌活,也才刚刚输了十万……

  如此惊天豪赌,即使以他豪门出身国公长子身份,也觉得一阵眼晕。

  他悄悄扯了扯韩跃袖子,小心翼翼吞口唾沫:“兄弟,你有把握没有?这一局如果咱们赢了,立马就可翻本!如果输了……”

  “如果输了,你们就脱了裤子裸奔回家吧,哈哈哈!”韩跃还没搭话,王勋仰天大笑出声,他左手抄起玉石骰子往骰盅里一扔,接着右手拎起筛盅轻轻摇晃,速度开始很慢,渐渐加速起来,忽然手腕一旋一转,跟着连震三次,胸有成竹大喝道:“开!”

  砰一声响,骰盅落桌,被他慢慢揭开。

  程处默探头一瞧,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五五六,十六点……”

  三粒骰子最高能摇出十八点天豹子,但是这个几率万中无一,十六点几乎是个稳赢的点数了,这货可不敢指望韩跃还能再摇出一把天豹子。

  “十万贯啊!难道我兄弟俩,今晚真要输的连裤子都不剩?”

  他脸上写满担心,却没注意到,对面的王勋同样变色!

  “才十六点,这怎么可能?”王勋脸色阴晴不定!他明明用手法控制了骰子,有信心在骰盅落桌之时,将点数控制在六六六天豹子,刚才摇盅之时他状态很好,这个几率足足有九成之多,为什么现在竟然开出来的是五五六?

  十六点虽然很大,但是上面不但有十七点压着,还有一个更大的天豹子。

  “难道我最近手法生疏,摇晃之时没有用到力?”

  “十六点,想不到竟是这样大的点数,奶奶的,压力真大!”韩跃故意吹捧王勋一句,忽然冲手心吐了口吐沫,伸手将骰盅拿过来,装作粗鄙道:“该我出手了,看老子再摇一个天豹子出来!杀你们一个屁滚尿流……”

  “去你大爷的!还再摇一个天豹子,你当赌神是你爹啊!不吹牛你会死?”众青年纷纷白眼,骂骂咧咧,哪里还有一点世家公子的贵气。

  赌徒就是这样,一旦上了赌桌,整个人便像是换了个性子,无论是大笑大哭,还是疯癫吵骂,都不算什么出奇的事。

  韩跃要的正是让他们不冷静,对方不上头,他如何大施其手?

  “来吧,一翻两瞪眼,生死各安天,看老子这一把横扫千军,大杀你个四方……”他故意粗鄙大喊,猛然将骰盅提起摇晃,不过摇了三圈,立时便落盅桌上。

  这一次,他又换了一种手法。

  “开!”他故意神气活现,一脸洋洋得意表情,慢慢揭开了骰盅。

  “我来看看,我来看看!”程处默急不可耐,连忙伸头观察,忽然脸色一怔,面带古怪的看了一眼王勋。

  “五六六,十七点……”对面王勋同样看到了点数,随着程处默慢慢将结果念出,整个人感觉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就差一点!

  这种感觉,就如同一个嫖客上了青楼,一掷千金,大展豪爽,他以无比的实力压服众人,终于给他包下花魁,在众人无比羡慕的目光中施施然进房,床上美人玉体横陈,他正要跃马而上,忽然旁边窜出一个狰狞大汉,抢在他前面哈哈狞笑一声,一枪拿下了花魁的一血。

  这种感觉,是何等的卧槽!

  十六点被十七点干了,这还不如被天豹子独杀来的爽快。

  李家的长子李文脸色变幻,半晌才慢慢道:“泾阳侯今晚的赌运,还真是,呵呵,有些红啊……”暗中却向王勋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王勋脸色阴晴不定,目光带着狐疑之色盯着韩跃看了半天,最终缓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看出对方出千。

  “嘿,你能看出来,那才有鬼了!”韩跃心中嗤笑一声。李文和王勋的无声交流他全都落于眼中,对他们的疑惑和不解感到一阵阵得意。

  这些唐朝土鳖哪里知道,真正的好赌术,不但要能控制自己的点数,而且还能控制对方的摇骰。事实上他在第一次摇骰子的时候,不但控制自己摇出了天豹子,而且还用暗劲将玉石骰子磕碰掉了微小的一角,

  正是因为骰子缺了这肉眼不可查的一角,王勋的手法才会出现偏差。

  “妈的!再来……”王勋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个赌徒,众青年也双眼通红,嚎叫着赶紧开始。他们四个世家加起来一把就输了八万贯,这样巨大的赌注没有几个人能保持冷静。

  李文算是稍微还能保持一点清醒的人,他悄悄挪动脚步,脑袋凑到王勋耳边,低声问:“你没问题吧?或者说,这小子没问题吧?”

  可惜他虽然保持了一份冷静,却错估了人心,赌桌上红了眼的赌徒,哪里有人会自承失败?王勋恶狠狠回答道:“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不跟!这小子并没有什么手法,就是运气好而已,等他气势衰弱下去之后,咱们瞅准机会一击定胜负,让他再也不能翻身……”

  “好!”李文对他的赌术很是放心,再加上听到王勋确认韩跃没有施展手法,顿时点头同意。

  几个世家公子相互对视交流一眼,各自隐晦的点了点头。

  韩跃一直冷眼旁观,却装作毫无发现,嘴里大喊大叫道:“来来来!开始啦开始啦!这把谁先摇,爷爷手气正旺,我要加注!”

  “加就加,这一把,再翻番!”王勋咬了咬牙,眼睛红的像只兔子。

  再翻一番,可就是二十万贯了!

  程处默身子一个摇晃,感觉有些头晕,他一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奶奶的,这样大的惊天赌码,小爷听都没有听过。就算是死,老子也要刺激一回。”这货眼睛之红,丝毫不亚于另一只兔子。

  他看了一眼韩跃,感觉结义兄弟赌运当头,越发坚定了跟着搞一把的冲动,忽然猛一咬牙,大叫道:“来!老子以程家千亩良田,外加长安城西二十个庄子做赌注,我要跟韩跃兄弟的庄,和你们赌一局……”

  这话一出,满堂落针可闻!

  千亩良田,二十个庄子!乖乖,大手笔啊!

  韩跃有些意外。

  对面王勋等人,却是无比兴奋。

  咱们能作弊,就算你们现在赌运正红,难道还能一直赢不成?

  早晚让你们兄弟俩脱裤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