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虚空行者日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回家线索

虚空行者日记 沐子共 3474 2018.07.13 06:48

  李沐一愣,感觉壮汉带给自己的压力一扫而空,顺着壮汉叫了一声“大叔”,看着壮汉一点银白都没有的油黑头发,怎么也不像是四十三岁的人,难道这里也有染发剂?壮汉见李沐叫了自己一声“大叔”便盯着自己一言不发,浓浓的眉毛一挑,开口问道:“小子,看你细皮嫩肉的,不像是在密林里讨生活的,你的老子娘呢?”

  李沐闻言心里一痛,张了张嘴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泪流不止。壮汉见此心里便有了数,以为李沐父母是来东荒郡收购皮货的行商,带队过来做生意时顺便带着孩子过来长长见识,以便将来接手生意,没想到在密林中丧了命,只活下一个小的。类似的事在东荒郡数不胜数,壮汉更是见过多次,好在这家还留下了一棵苗苗,不算是灭族。

  壮汉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安慰李沐,忽然眼睛一亮,发现李沐身子单薄,不像练过武功,便开口道:“我的老子娘也是死在了野兽嘴里,后来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将方圆百里吃肉的野兽杀个干净,你现在哭有什么用,还不如练好武功,为你老子娘报仇,若是有机缘,成为先天高手,千人斩万人敌。不要说你老子娘了,就算是列祖列宗,脸上也有光了!”

  李沐身子一震,武功?先天高手?也许自己来到了一个武侠甚至是修仙世界,修炼到一定程度是不是可以回家?死过一次的李沐连一点希望也不愿意放弃。连忙向壮汉问道:“大叔,先天之上是什么境界?有没有破碎虚空?有没有白日飞升?”这次轮到壮汉惊讶了:“咦,你小子知道的还挺多,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看来你小子的来历不简单啊!”

  李沐心里一动:“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爷爷给我讲故事说的,不过爷爷死的早,我只记得这些了。”壮汉沉吟了一会儿,仿佛正在组织语言,李沐亦步亦趋的跟着壮汉,眼巴巴的瞧着他。许久,壮汉才回过神来,见李沐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又是咧嘴一笑:“后天炼体,先天练气,这是众所周知的。那先天之上是什么境界没有人知道,因为突破了先天大圆满的人都去了另一个世界!嗯,就是你说的破碎虚空,白日飞升。”随即面带严肃的告诉李沐:“我说的这些只有先天高手和极少部分后天高手知道,不要说出去,知道么?”

  李沐从善如流,乖乖的点头,心里却是一动:这是一种知识封锁么?估计我要是不误打误撞的说出破碎虚空和白日飞升的话,也不会告诉我这些!就算在这个世界无法找到回家的线索,那飞升另一个更高级的世界呢?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李沐暗中下定决心。

  回家之事有了眉目之后,李沐放下了心中的重担,脸上多了几分轻快的笑容,

  壮汉暗中观察,不由的暗暗敬佩:“这小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年纪不大遭遇如此挫折还能坚定下来,这份心胸非常人能及,是条汉子!”看向李沐的目光愈发的欣赏了。

  就这样,一连串巧合下来离奇地将两个人安排到了一起。

  李沐眼珠子一转,只有先天高手才知道破碎虚空?就舔着脸道:“大叔你一定是先天高手了!”壮汉脸一黑,便用大弓在李沐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不理会龇牙咧嘴的李沐:“老子算个球的先天高手啊,老子要是先天高手还在这儿受穷,早他娘的去享受了!”李沐继续舔着脸问:“那大叔你是什么境界?”壮汉一声不吭向前走,不再理会李沐。

  李沐跟在后面,知道自己戳到了壮汉的痛点,不敢再言语,走出密林还得依靠壮汉呢。壮汉走了不知多久才闷声答道:“我现在应该算是后天巅峰,只不过十几年前不知道天高地厚,刚到后天巅峰没多久就冲击先天瓶颈,失败后刚刚养好就再次冲击瓶颈,那会儿不知道怎么就疯了魔,导致根基受损,先天无望,现在只有后天八重的实力。哎……”

  最后一声长叹道尽了个中心酸,李沐心中也大不是滋味:“难道就没有办法弥补了吗?”壮汉一怔,哈哈一笑:“当然有了,只要催动气血温养身体,受损的根基就能得到弥补,只是那种催动气血温养身体的方法对于先天高手来说都是无价之宝!我又上哪找去?不过现在也挺好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比寻找那劳什子方法强多了!”说着,便大声唱起歌来,唱的虽然难听,但却透出一股子豪迈。

  二人在密林中穿行,壮汉身高腿长,虽然肩上扛着巨狼,却依然健步如飞,反观李沐,身体短小还拖着大棉鞋,磕磕绊绊苦苦的在后面小跑跟着。只不到一里的路程,李沐就摔了三四个跟头,觉得嗓子冒了火,不过还是死死的抱着包裹,努力倒腾着双腿,不顾身上的划痕和流进汗水发涩的眼睛。

  壮汉听着李沐喘息声,就知道李沐到了极限,又看了眼天色,暗中思量:“这里离寨子还有一段距离,这样下去恐怕在天黑前到不了家了!”随即停下来,望向李沐:“小子,过来!”李沐一愣,挪动脚步走到了壮汉跟前。还没等开口就见壮汉将巨弓往脖子上一套,手一伸就将李沐夹在了腋下,李沐就感到腰上仿佛被人用铁条死死箍了几圈一样,差点断过气去。

  “你小子比王八爬的都慢,这样下去天黑都到不了家!”说完就迈开大步,飞奔起来,好在壮汉考虑到了体弱的李沐,并没有让李沐感到太过颠簸。李沐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骑在父亲肩膀上的感觉,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又被扑面而来的强风吹散,如此往复。

  不知过了多久,陷入回忆的李沐回过神来,紧贴壮汉体侧的肚子感到了壮汉强烈有力的心跳,听着壮汉略显紊乱的呼吸,想到:“当年父亲背着自己就是这种感觉吧!”只是鼻尖那缕古怪的味道总是挥之不去,“该死的巨狼,死都死了,干嘛还发出这么恶心的味道,等到了大叔的寨子里,老子一定亲眼看着你怎么被抽筋扒皮,还能捞几块狼肉尝尝!”李沐恶狠狠的回了挥了挥手,驱散恶味。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恶味越来越重,熏的李沐头晕眼花,只觉得这味虽直冲脑门,但却感觉好像在哪里闻过一般,

  揉了揉被壮汉肋骨硌的生疼的肚子,又擦了一把钻进眼里的汗水,“我了个去,我说这味道怎么感觉闻着熟悉呢,感情不是巨狼身上的味道,原来是狐臭啊!”嫌弃的将手在壮汉上衣擦了又擦,决定到了寨子要好好洗一洗,并且决定三天吃饭只用一只手,还好不是右手。

  李沐强自忍耐,两只手风车似的抡起,驱赶恶味,李沐严重怀疑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寨子里,一次又一次的问什么时候到寨子,壮汉只答:“快了快了……”李沐

  不禁悲从心来:“难道我是第一个被狐臭熏死的穿越者?想我千辛万苦穿过密林,又和巨狼对峙,好不容易获救最终却死在救命恩人的狐臭下?”

   李沐的作死成功的引来了壮汉的不满,也成功的救了自己的性命,壮汉将李沐往地上一墩,眼睛一瞪,喘着粗气:“你小子瞎白活个啥?”李沐不顾被墩的的发麻的脚后跟,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感受凉凉的空气进入肺里,精神一震,扭过头去就对上了一双牛眼。

  李沐望着那张棕里透红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是?壮汉看着李沐尴尬的直搓手的样子,不由的起了一股无名业火:“你小子唧唧歪歪的像个娘们儿一样,有什么就直说,还怕老子吃了你不成?”

  “你现在就像是要吃人!”只是这话却不敢说出口,经过短时间的接触,李沐知道壮汉本性不坏,只是脾气大了一些,自己要是真的触怒了他恐怕要吃上一番苦头,只能硬着头皮指着壮汉腋窝道:“你、你那里有味道!”眼睛余光却扫向周围,希望找到一处可以躲藏的地方。

  壮汉一愣,抬起胳膊就往腋下嗅去,李沐见此大惊,赶紧跑到了早就找好的一棵大树后,生怕壮汉恼羞成怒拿自己撒气,嗅到腋下味道的壮汉明显的干呕了两下,有些发白的脸又涨红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就差冒蒸汽了。

  李沐赶紧缩回脑袋,不敢再看。壮汉将狼一丢,压倒了一片灌木,发泄似的吼了一声,吓得李沐打了个寒颤。壮汉并没有走向李沐,只是在原地打了几个圈圈,只感觉自己的脸面在这个半大娃娃面前丢了个干净!将粗气喘匀后,冲着李沐藏身的大树:“滚过来!”

  李沐又是一抖,苦着脸磨磨蹭蹭的走到壮汉跟前,只觉得此时的壮汉比自己小时候眼中的老爸还可怕,壮汉腰一弯手一伸便捏住了李沐,一张大脸出现在李沐眼前,恶狠狠地道:“这事儿不准说出去,知道么!”李沐一脸讨好:“是是是,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

  壮汉这才满意的放开了李沐,走向灌木丛中将巨狼拖回,丝毫不顾及狼皮会不会被划破,瞪了李沐一眼,看李沐一缩才黑着脸问:“你说怎么办吧!”竟然耍起了无赖,看着李沐一张皱成了菊花的小脸顿时觉得心情舒畅。

  李沐看了看壮汉眉毛乱挑的脸,恨不得上去打一拳,当下苦思冥想起来。既不能苦了自己,更不能戳中壮汉的痛点,难啊!不知道转了几圈,瞥见了地上的巨狼,走上前去摸了摸,眼前一亮,这才对壮汉说:“大叔,要不这样,我趴在狼身上,你再扛着狼,这样我就不会拖累你了!”

  壮汉摸了摸没有胡须的下巴若有所思:“嗯,这到是个半法,就这样办吧,不过我先得把你固定在狼身上!有了!”变魔术似的从腰间摸出一根绳子,三两下就将李沐捆在了巨狼身上,最后还狠狠一勒,李沐好险断过气去,这绝逼是报复!壮汉这才满意的扛起捆着李沐的巨狼向密林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