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崇祯:开局启用阎应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钱龙锡被吓得不打自招

  今天,朱由简之所以没有一上来,就下令抓捕袁崇焕。

  是因为还想试探一下,看看这个袁崇焕是否真的乱许诺言,欺君罔上。

  他这么一问。

  袁崇焕那么一答。

  与历史记载完全一致。

  朱由简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四位内阁大臣对袁崇焕的拼命吹捧附和,更是火上浇油。

  他终于不再犹豫,果断下令把袁崇焕拿下。

  现在,面对内阁、兵部、吏部官员的疑惑和质问。

  朱由简平复了一下内心情绪,冷冷开口道:

  “众位爱卿,你们想知道袁崇焕的平辽方略么?”

  台阶下的众多官员又是面面相觑。

  不知道这是何意?

  袁崇焕的方略不是还没上呈么?

  难道是他的方略出了什么问题?

  就算方略里有什么不完善之处,也可以从容商量,也罪不至死。

  更不至于让皇帝说出凌迟也便宜他的话吧。

  袁崇焕则是身子一颤,记述他方略的奏疏就在袖口里,还要等回去再修改调整下,才会上呈。

  可听皇帝的口吻,倒好像已经知道内容是什么了?

  难道有锦衣卫的密探,提前刺探到了自己奏疏的内容?

  想到这里,袁崇焕背脊上冒出一股凉气,头皮发麻。

  “呵呵,袁崇焕所谓的平辽方略,那就是……”

  朱由简停顿了一下,目光冷冷横扫过在场官员的面孔,然后才冷笑着从牙缝里泌出了剩下的五个字:

  “与建奴媾和!”

  这句话犹如一块大石头扔在平静的湖中。

  引起一片哗然

  “什么?媾和?”

  “这如何使得?”

  “这要是做出来,岂非我大明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之耻辱?”

  “建夷跳梁,终究不过是幺麽小丑,与之媾和,我大明体统何在?”

  “要是媾和,那提拔袁崇焕这个督师有何用?”

  只有王在晋这时候一直眯缝的眼睛,睁大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次辅刘鸿训此时则显得怒气冲冲,脸孔通红。

  一副被袁崇焕愚弄,气愤无比的模样。

  冲到袁崇焕面前,以手指着袁崇焕面孔问道:

  “袁自如,陛下说你的方略就是媾和,可是真的?”

  袁崇焕脸色苍白,迟疑了片刻,才吃吃艾艾道:“这……这……陛下,列位大人听我说。”

  他还想继续解释。

  朱由简却又冷笑了一声,说道:

  “若只是提议谈和,那在朝廷主持之下,也未尝不可以商量。你袁崇焕打的算盘却是瞒过朝廷,瞒过朕,私通建奴,私自交易,生米煮成熟饭,然后逼朝廷接受,是也不是?”

  这段话说出来,更是如同一记炸雷,轰在众多官员的头顶上,让他们目瞪口呆。

  如果说谈和,触犯大明上下公认的忌讳,会招来一片声讨谩骂之声。

  但真要说起来,毕竟也还是一个可以商量的策略。

  但是欺瞒朝廷,私通建奴,私相授受,这完全可以说成是通敌行为,那确实够得上凌迟灭门的大罪了。

  这袁崇焕难道真的胆大包天,丧心病狂到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朱由简却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确不二的事实。

  因为这就是历史上实际发生的事情。

  即便后世某个最卖力吹捧袁崇焕的历史专家阎某某都承认:

  “仅崇祯二年即天聪三年(1629年)间,皇太极与袁崇焕往来书简12封,《崇祯实录》和《崇祯长编》均没有记载袁督师向崇祯帝奏报此事”

  这不是私通敌寇,是什么?

  此时。

  众人的目光又一次齐刷刷盯在袁崇焕身上,想看看他本人怎么辩解。

  那两个扭住袁崇焕胳膊的锦衣卫在众人目光灼灼之下,也颇为知趣地把袁崇焕上半身拉高了一些,便于别人看到他脸上表情。

  袁崇焕鼻翼翕动,瞳孔收缩,额头青筋鼓胀,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跳动着。

  他心中震惊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

  皇帝怎么知道的?

  眼前这个少年皇帝,竟然一口就把他心中最真实的计划给说了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想法只对钱龙锡透露了一点口风。

  难道钱龙锡出卖了自己?

  他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钱龙锡。

  只见钱龙锡嘴唇上没有血色,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钱龙锡目光也正好向袁崇焕投来,两人视线碰触。

  钱龙锡强作镇定,微微摇头,示意袁崇焕不可承认。

  袁崇焕得到钱龙锡示意,终于也镇定了几分。

  咬了一下牙,涩声道:

  “微臣冤枉!不知道陛下是听信了何人谗言,如此血口喷人,污蔑微臣的清白。”

  说到这里,袁崇焕使劲扭动了一下身体。

  提高声音道:

  “微臣关于平辽方略的奏疏就在袖中,陛下可令人取出一看,臣在奏疏里所说,也绝非是与建奴媾和!陛下!”

  他说出这几句话的语气相当强硬。

  喊最后一句陛下时,更是双目圆睁,额头青筋肿胀如蚯蚓,俨然一副受到冤屈迫害的忠臣义士模样。

  其他官员见他这副模样,也心中同情起来。

  “是啊,这袁崇焕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皇帝莫不是中了邪?”

  “哈哈哈……”

  崇祯仰天大笑了两声。

  然后目光如锥子一般盯住袁崇焕,用不屑地口吻说道:

  “你以为朕不知道你的奏疏里写了什么吗?

  “‘以守为正着、战为奇着、款为旁着。’

  “这就是你写的屁话、空话!”

  他脱口而出一句粗话,让下面的大臣目瞪口呆。随即想到今上出身藩邸,也接触过市井平民,会说粗话也不足为奇。

  袁崇焕嘴唇微微发抖,自己的奏疏里涉及方略的,最核心的确实就这么一句。

  只是奏疏明明没有呈送上去,皇帝是如何知道的?

  看来真是有密探乘自己不备,把奏疏草稿偷偷誊抄了上去。

  他涨红了脸孔,正要辩解、

  朱由简却不容他多说,又接着说道:

  “你说‘款为旁着’,我看你分明就是‘款为正着’,一心想着怎么讨建奴的欢心吧。

  “说,昨天钱龙锡和你在府里商量什么?是不是商量如何瞒着朕,杀害毛文龙将军?”

  嗡!

  这句话一问出来。

  所有官员又是一片哗然。

  这崇祯皇帝每次说出的话都让他们的震惊程度上升一个等级。

  最开始说袁崇焕的方略就是媾和,已经是属于能激起众怒。

  然后说袁崇焕不仅要和后金讲和,还要私通建奴,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现在居然说内阁大员和领兵文官勾结,来谋害己方大帅,这当真是骇人听闻。

  袁崇焕更是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

  如同一道巨雷劈在他头顶。

  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起来。

  “皇帝竟然连这都知道了?”

  他原本还想着就奏疏的内容,展开一番辩解。

  可是皇帝单刀直入,竟然把他和钱龙锡密谋除掉毛文龙的事情捅了出来。

  他脑中念头急转:“果真是钱龙锡出卖了自己?”

  如果是这样,无论他怎么辩解,都白费挣扎。

  在旁边不远处的钱龙锡也脸孔煞白。

  自己昨晚和袁崇焕密谈的内容,皇帝怎么会知道?

  今上不过才十七岁,难道就能布置下如此神出鬼没的密探?

  他只觉得双腿有些发软。

  这事情要是坐实了。

  这岂止死罪?

  只怕满门抄斩都可能。

  钱龙锡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站在他身旁的兵部尚书王在晋见钱龙锡面色苍白,神思恍惚,微带嘲讽地问道:

  “钱阁老,陛下说的你和袁崇焕的事情,莫非是真的?”

  钱龙锡听到他发问,脸颊上的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脑中念头飞速运转。

  皇帝既然已经问到这个程度,再无其他可能,必定是自己和袁崇焕谈话内容被刺探到了。

  自己再要狡辩,毫无益处,只能是让自己和袁崇焕绑在一起送死。

  生死关头,眼下之事,需要当机立断。

  他一咬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此事是袁崇焕自作主张,他向微臣提起,臣苦口婆心劝导他不可妄为。臣以为他已经接受了劝告,本想稍后把此事禀告陛下的!”

  轰!

  在场众官只觉脑袋都要炸开了。

  没有想到这事情居然是真的?

  这话一说出口,等于彻底坐实了皇帝的指控。

  众人再看袁崇焕的表情。

  那绝不是一个无辜者受到诬陷之后的气愤表情。

  而是一个人的秘密被当众揭发后,才会显露出来的震惊,疑惑,惶恐的表情。

  许多原本对袁崇焕还抱有一丝希冀的官员,看见袁崇焕的这副神态,也不得不颓然叹了一口气。

  心中知道,无论接下去袁崇焕如何狡辩,皇帝说的事情,却不会是假的。

  对钱龙锡这么快就低头供认,朱由简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这也正中下怀。

  毕竟这个年代也没有录音机,

  这又是两人尚处于商议中,没有实施的计划。

  现在被自己这么诈一下,钱龙锡就把袁崇焕交代了出来,省了不少功夫。

  就凭这一点,朱由简对钱龙锡还是感谢的。

  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

  “很好,钱龙锡,你能如实说出来,算是迷途知返,可以免去死罪。不过这袁崇焕罪大恶极,却必须重处。”

  钱龙锡松了一口气,又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庆幸自己刚才决断得快。

  他连连点头,道:“谢陛下仁德”

  这时兵部侍郎吕纯如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对自己刚才卖力吹捧的袁崇焕,顷刻之间就被坐实为罪人,颇为难受。

  他一咬牙,突然冲了出来,大声喊道:

  “臣有话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