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武氏春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武氏春秋录

羲和晨昊

  • 历史

    类型
  • 2019.01.30上架
  • 42.76

    连载(字)

5.9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武氏春秋录》的历史之旅

盟主公主漫游 盟主吨云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王子朝领兵拒吴师 武维义惊醒遇盗贼

武氏春秋录 羲和晨昊 3164 2019.01.30 15:51

  “小武,赶紧回宿舍休息去吧。明天一大早,就是开工大典了,到时候可就有的你忙了。”

  只见一人戴了副深度近视的眼镜,站在一处地穴前来回的踱步晃悠着,听到有人唤他,便立即回过头去眯着眼镜一看,原来是这次考古工作小组的组长宋老师。

  “哈,原来是宋老师呀!明日就是王子朝墓挖掘考古工作的开工大典了,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着实是有些让人睡不着啊!这不,绕来绕去,却又跑到这陵墓门口来了......不过,宋老师,说来也是奇了怪了,这虽不是我第一次参加考古工作,但是……我对此处......却是有些特殊的感觉。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

  只听宋老师却是站在一旁笑着说道:

  “呵呵,你们年轻人就是这般的血气太盛!一遇见点事情便是按捺不住了!不过......倒也难怪......要说起这个王子朝的大墓,的确是令人魂牵梦绕。在这地底下面,真不知道是埋藏着多少春秋往事呐!”

  原来,在2017年,南阳晁庄村的冢岗庙,当地老百姓机缘巧合之下,突然在老庙后院的地里发现了一块石碑,这块石碑上刻着一行古文——“庙下旧有不见冢”。这件事报到出来之后,便是引起了外界极大的关注。

  之后经过几名专家在现场的反复勘察论证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此处墓葬应当便是春秋末年“王子朝奔楚”的所在地。而在此庙下面的这个“不见冢”根据地方县志的记载,便极有可能就是东周王子朝的陵墓所在。

  因此自那之后,全国各路学者便是纷纷赶来,荟聚于南阳一地,只是为了能够见证王子朝陵墓重见天日的那一刻。

  要说这王子朝的陵墓为何能牵动那么多人的神经呢?原来,王子朝此人可是不简单。此人恰逢春秋晚期,当时的周王宗室其实已是衰微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

  根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20年左右,周室内乱,王子朝自立为王,却是由此而得罪了当时与之比邻的春秋霸主——晋国。于是晋国便是出兵与王子朝交战,企图以此干预周宗王室的继承问题。

  王子姬朝虽是奋起反抗,却还是不敌晋国的精锐之师。最终,晋人便在周都又立了另一位新王即位——王子匄,史称“周敬王”。

  然而,这王子朝虽是兵败,却在国人的帮助之下,又安然顺利的逃出了周都。领着一行人便是往楚国的方向奔走,而且王子朝在奔走出逃之时,还带走了象征当时王权的所有礼器、典籍,甚至还包括了赫赫有名的传国至宝——九鼎。

  也正由于王子朝有着这样一番奇特的经历,因此有关于他的陵墓挖掘才会变得如此的意义重大。姑且不论这九鼎的轰动效应,单单这些个周室典籍、礼器,一旦出土,那便是中国史学界的无价之宝!

  武维义——初出茅庐的历史系学生,专攻历史文献学以及中古各方言语系的研究。是此次考古工作中诸多来访学者中的一员,之后凭借着扎实的历史文献学的功底,被如今的考古挖掘小组组长宋先生便是一眼相中,就留他在了身边一边学习,一边进行科考研究。

  “哦,我今天晚上便不回宿舍了。知道明日一早这里便要动工,我特意带来了简易帐篷,今晚我便留宿在这里吧!就当......是把好这最后一班岗吧。”

  宋组长见武维态度很是坚决,便不再多说,拍了拍武维的肩说道:

  “呵!这还没开始动工呢!怎么就变成是最后一班岗了?哎......算了,那你要多加小心。莫要累坏了身子,这后面的硬仗可还多着嘞!”

  只听武维义笑着回答道:

  “组长放心,我这年纪轻轻的,身子骨可好着呢!哪那么容易散架。”

  宋组长一边单手拍了拍武维义的肩膀。一边又是直摇头,露出一副既好气,又无可奈何的笑容。与武维义道别之后便自行开着车回当地镇上的宿舍去了。

  武维义送走了宋先生后,伸了一把懒腰,又顺势举起右手看了看手表一看。原来现在已是晚上11点多了,武维义又是接连着打了几个哈欠后,顿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于是他便钻进了帐篷,收拾了一番细软后便半躺了下来。从裤兜掏出手机,随手翻了翻谣言圈。

  只是翻了没多久,眼皮子便是支撑不住了,武维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

  “武先生,你可算是回来了。吴国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城门,这便是要杀过来了!”

  武维义正觉得迷迷糊糊,又一脸茫然的瞧着那个方才与他对话的人,只见此人穿着一身锦织的衣袍,腰间挎着一把青铜长剑,眉宇之间尽显示出一股王者之气。

  随后,武维义又往身旁环顾了一周,突然发现他如今竟然是身处战场之中。只听闻外面是杀声震天,又见墙头处是狼烟四起,延绵过去竟是一眼望不到头。

  “吴国?南阳一地如何会有吴人?”武维义心底暗想。

  “武将军,如今四处皆是吴蛮子,北路又被晋贼所劫。如今唯有往西面突围,快些带着二位小王姬往西面逃去吧。汝等当尽心辅佐,他日我大周必然能够东山再起,重振国威。”

  正在此时,只见远处整整齐齐的列着一支军队,非但旗帜鲜明整齐,行伍严谨,更有战车数百乘阵列其中,风尘滚滚的往这边疾驰赶来。

  再看这一边,各处勤王的部队均已被吴军分割包围住,情势可谓已经是万分的凶险危急了。

  那人将武维义一把推开,随手从腰间拔出佩剑,面朝着身边仅存的几十名将士,大声吼道:

  “众位士卿们,我姬朝能得众人之助,一路奔走至此,心下由衷感激。但时值今日,我们已是深陷绝境......如今,吴人也只是要本王的一颗人头罢了,还望诸位臣公这便速速离去!莫要在此白白丢了性命!”

  说罢便转身过去,望着滚滚而来的吴军,胸中更是燃起了熊熊怒火,手中紧紧握着那把青铜佩剑,口中念叨:

  “想我大周立国五百余年,今日便要葬于吾之手中。让本王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也罢......”

  说完,便是要将剑刃引向脖颈要寻短见。武维义见状大叫一声:

  “不好!莫要做了傻事!”

  他一个箭步上去,将姬朝的宝剑击打落在地。正在此时,武维义却被自己方才的行为也是惊到了。

  “我是谁?我在干嘛?我究竟这是在哪里?”

  武维义不经意间又往地上那把被击落的王剑瞥了一眼,心中却着实又是一惊。

  “那!那不是越王勾践剑吗!”

  只见此剑的纹身与几十年前从楚国墓葬中挖掘出土的那把“越王勾践剑”的纹路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如今再见到这把剑的模样,却是只觉得其剑气凌厉,锐气逼人,真不愧是一把王者之剑!

  武维义还没来得及好好整理出个头绪,却又听到这姬朝身边的卫士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并齐声高呼道:

  “大王!若是大王一意求死,我等如何能够偷身苟活于世,我等愿与大王奋战至死,决不偷生!”

  这些人说罢,只见他们都纷纷的又执起了长戈,只听战鼓重擂,杀声震天。姬朝见众将士如此用命,便是与之一起再次吼起杀声一片,然后便是迎面往敌阵之中冲杀了过去。

  ……

  “砰”的一声,只听帐篷外传来了一声极为沉闷的爆炸声,这爆炸声音虽是不大。却也将武维义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啊!原来是在做梦。可方才这番梦境为何如此真实?”武维义一边寻思着,一边缓缓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原来现在才半夜三点。

  “砰!”

  只听帐篷外又是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武维义这一下听得真真切切的,却不知帐外究竟出了何事?便起了身探出头去四处张望了一番。正在此时,却听帐篷外不远处却依稀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快!把麻雀放下去,试试下面有没有什么毒气。”

  武维义心头一惊,料想必然是那王子朝陵寝又混进盗墓贼了!自从此地被曝光之后,隔三差五便会有盗墓贼前来寻宝猎奇。

  不过,此处陵墓遗址的保卫工作做得其实也还算是细致。按理说这四周都是被严严实实保护了起来的,但是也不知这些盗墓贼究竟是什么来头,却是能够透过门卫关卡闯入其中。

  此时武维义也想不得那么许多,走出帐篷站在围护栏前,打着探照灯往陵墓门口看去。

  “糟糕,果然是混进盗墓贼了!”

  只见那陵墓的石墩大门,已经被方才那两下闷闷的爆炸给炸出一个洞来。而此时门口却已经不见了盗墓贼的身影,料想定是已经进了陵墓内部。

  武维义见状却是有些慌了神了,他转身便想跑回去找人来帮忙,却发现此时陵园的守卫室内竟也是空无一人!武维义情急之下,转念一想:

  “此处离最近的村子尚有十几公里的路途,即便现在报警,那些警察没个半小时也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到的。

  如今形势紧急,不如先给队里发了消息,我这便先进到陵墓之内想办法将他们困住,拖住。或许还能争取些时间,待我们的人来了,他们便是插翅难逃了。”

  武维义思定之后,便给队里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快些派人过来。

  “小武!千万要等我们来了再行动,你在那可千万千万不能莽撞行事。丢几件文物不打紧,人可千万不能出事!”

  队长宋老师虽在电话里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武维义一定要小心谨慎。武维义也是满口应允了下来,但他心里却是明白得很:

  “宋队长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赶不及的。王子朝陵墓意义重大,决不能有分毫的闪失,如今......唯有冒险一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