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殊途是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二十一章:以此为聘

殊途是非 以辱二三子 2074 2021.12.05 09:14

  月底,小队军勋排名公布。

  洛白她们围了上去,下意识的在九十九附近找。

  “没有啊,一百名后面我都找完了,也没找到啊!”

  感受到附近人诡异的视线,莺莺燕燕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第五名。

  新一届黑马队伍。

  反复仔细的看着排名的数字,还有后面的名字。

  “我们什么时候积攒这么多勋了?”

  别人不信认为搞错了,她们也是这般认为。

  兔子毕竟是队长,最先反应过来:“红火火呢?”

  “她说今天要和她的邻居的打架!”

  …

  红火火最近一有时间就会和邻居切磋轮道。

  一开始她只有挨打和躲避的份,今日是她第一次虽然狼狈,但没有受伤的一次。

  成功避开这系列招式之后,红火火自己也愣了好半响。

  下方柳树凉亭里看戏的其他邻居纷纷拍手。

  “不错,按照小道友这般速度,想来用不了几十年就可以结婴了。”

  结丹越是往后,山上人和山下人最之间最大的区别越明显。

  百年凡尘,不过是一闭一睁之间。

  红火火还在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下一刻便被那元婴邻居下一系列招式毫不留情的一拳轰下。

  融入一个自己的圈子,尤其全是高一个大境界的,红火火自然也是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功法感悟,还有一些灵草灵植贩卖。

  来来往往也彼此熟悉了一些,所以才得到后面那一道真挚的提点。

  “结婴便是脱胎换骨,生成可傲游星海的元婴。这个过程很慢,大部分修士都卡在了结丹后期,甚至是大圆满。因为每个人结婴的机遇的都不一样。有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有的家中的一菜一饭,但不管是哪种,都必须身如凡尘,探索,感悟,然后释然得道。”

  …

  又一年冬,兔子和周沐兮大婚。

  婚礼很低调,只有两个小队,还有周沐兮那神秘的父母。

  喜曼红烛,八抬大轿。

  红火火在为兔子梳妆,听到自己的名字好半响后才渐渐回神。

  “想什么呢?”

  一身红妆的兔子问。

  红火火摇头轻笑:“想起了一些往事。”

  “你心上人?”

  “……我夫君。”

  兔子有些疑惑:“有区别吗?”

  红火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梳好妆,镜子里的兔子格外美颜。

  “多谢。”

  她轻声道:“若不是你,我与周沐兮这场婚事,想来不会这般容易。”

  红火火不可置否:“我只是举手之劳,但……兔子,故事里并不是男女成亲之后就是大团圆了。周沐兮这人虽不错,目前也愿意不顾一切护着你,但生活不管是仙还是凡都注定有不同的柴米油盐。他的父母自视甚高,你嫁进去后难免少不了委屈的!”

  这大半年,兔子意外有孕,周沐兮求婚。可他的父母是边城的大乘修士,对周沐兮期许甚高,若不是他修为与根基被废,是兔子鼓励他重新修炼的话,也不会允许兔子和他有暧昧来往。

  毕竟,兔子是合欢宗第子。且在没遇见慕长歌之前,她是被贵族圈养的床”奴。

  兔子被拒绝,要打掉孩子,周沐兮不许,长跪求二老点头。

  大半个月僵局下来,直到前段时间,海风肆虐,大雨磅礴。红火火看着跪在雨中求那道姻缘的周沐兮,难免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最终她找周沐兮的父母相谈,恢复根基的药草,还有很适合她的上古神器。

  那是一把弓箭,是她在星辰遗迹中带出来的其中一把。

  以此为兔子娘家人给的嫁妆,二老点了头。

  弯腰轻轻地抚摸着兔子微微鼓起的小腹。

  她神色柔和,又很悲伤与茫然。

  “剑十一,也曾有个孩子…”

  “什么?”

  红火火摇头,门外有喧闹,新娘红盖头,敲楼打鼓,八抬大轿。

  兔子坚持让她来当这个证婚人,因为她无父无母,捡到她的是慕长歌,慕长歌不在,红火火替之。

  入洞房。

  喧闹跟随涌去,红火火回头瞧着那两抹红背影,心中却不知自己生了怎般滋味。

  兔子的心里好像住着一个人,她从来没有提起,甚至特意表达过。但红火火明白,比谁都能一眼瞧出,就像当初瞧出初遥的求救一样。

  她曾经,也住过一个那么一个人。

  这一年,铁匠武痴为她铸好了剑。

  她握住手中缓缓抽出,剑身寒又软,上刻有倾城二字,一挥间剑中有灵,如长蛇缠绕而去,千千万万,变化莫测。

  剑门弟子需得一剑,习之,杀敌。

  独自朝热闹相反的方向走去,身影变换,身旁横空出现一人,随她渐行渐远。

  魔族地界。

  就如魔族可以伪装成人族弟子通过海底与守城踏入人族地界一样,人族也可以伪装成魔族。

  只要,不抱有刻意的敌意就很难发现。

  海与岛的国度,圆月高挂的永夜,喜欢跟随船只流浪的海虫。

  “初晓姐姐!乐哥哥!”yue

  某处渡口,轮船准备起航,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朝着岸边的一男一女挥手。

  “快点,船要开了!”

  此时红火火幻化成前世初晓的模样,只是身上的气息是魔族,且长了两个魔族特有的犄角。

  两人身影飞快接近,没几息时间便出现在离岸的船甲上。

  几个孩子围了上来:“我们还以为你们不会再上船了呢!”

  红火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手一招,甜点小人出现:“格桑乖,遇见了一些麻烦,处理后就耽搁了时间。”

  小家伙们接过糖人,欢笑声不断。

  这只船队是只经商的商船,上面类似一个小家族,家里老幼都一路跟随,可以说船就是他们的故土。

  像他们这种大半时间都生活在海面上的魔族子民有很多,靠倒卖物品而活,饿不死,也富不了。反而一场海难幸运的一起倾家荡产,不幸运便一起死。

  不是不想把老幼留在岛上,岛土房产很贵,哪怕是荒林也有主人,要居住就得高价租借,时间一到就又得重新给出高价。

  格桑的家族轮船目前并没有积累到可以租借的土地权利,所以只得带上全家流浪。

  而红火火与悯乐能遇见他们也是巧合,那日遇见海盗,绝望之际红火火帮他们逃离,便被临时聘用为护船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