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本复印机闯明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幕后大佬

一本复印机闯明末 不二散人 3474 2019.02.11 17:54

  正说着,一阵震鸣响由远及近。一辆马车向魏良卿他们飞驰过来。车到跟前,马车夫将马缰一勒,两匹马便在众人跟前收住蹄子。马儿喷着响鼻,马蹄践踏官道地面,扬起一层灰,扑面而来。魏千户急命军户们替他挡尘。

  车夫卷起车帘,打车厢里下来一个人。头戴黑色圆顶直角幞头,身着蓝底彪兽补子武将服,腰悬雁翎刀,脚踩虎头靴。鹰视虎步,威仪赫赫。他抬眼一看,三十多个人站路边等着。

  杨公子挤身向前,问道:“郭全英,你怎么才来?”

  大牙看来人胸前的补子,乃六品武将。应是杨公子说的侍卫长郭全英无疑。

  郭全英忙躬身赔礼道:“公子、世子见谅!晚高峰堵车。末将叫车夫一路加塞,超过六辆马车,还是来晚一会,告罪告罪。”

  他环视一遍众人,刀枪棍棒皆有,便笑道:“公子拉来一支队伍,打算上哪劫营去?”

  杨公子说道:“你要不来,我可真打进去了。”

  这孩子真干的出来!大牙非常确信。

  此时魏良卿挺身向前,郭全英看到他胸前熊罴补子五品武官服,官大一级,便作揖行礼:

  “末将河南抚台杨大人帐下侍卫长郭全英,见过将军。敢问将军尊姓大名?”

  魏良卿略一回礼道:“弘农卫千户魏良卿。”若是河南巡抚在面前,魏大人还是得小心伺候。眼前只是个六品武官,他不大放在眼里。

  郭全英一听魏良卿的名字,眼中精光一闪,立马笑道:

  “原来是魏千户,失敬失敬!大人营里头坐坐?”

  魏良卿当然说好。大牙担心,钱谦益叫人绑架魏良卿,怕受上司杨新期指使。进去会不会被扣下?再一琢磨,此等脏活,巡抚哪会自己出面?何况福王在里面,传出去,巡抚岂不是徒惹麻烦?俩孩子的身份似乎已经确认。大牙便想着咱们拜访一下福王、巡抚二人,捎带将两个熊孩子完璧归赵,也算送个人情。

  此时杨公子、福王世子等四人迅速钻进马车。杨公子向车外八个山里孩子挥手道别:

  “我们回去了,明儿再玩过。”

  八个山里娃见着官兵就害怕。早知道是王爷、巡抚的儿子,哪敢再玩?就算擦破点皮,官府也得找他们爹妈算账。山里娃们匆匆告别,赶回自己家去。

  俺们下辈子再玩吧!你爹太吓人啦!

  郭全英扫视一圈余下的军户,一群毫无战力的兵油子而已。他忍住内心的不屑,向魏良卿说道:

  “魏大人恕罪!这么多人不可都进去。您看,带一个随从跟着如何?”

  魏良卿没的话说,当然挑文武双全的兄弟周处源。他命军户的领队好生带队伍外头候着。便与周处源二人,不带任何武器,步行跟随郭侍卫长,走到了营门口。

  门口全副武装的官兵,一见到侍卫长,齐刷刷收起长枪。领队喊声:“侍卫长好!”便急忙跑去打开大门。

  郭全英向手下们点头示意,领着魏良卿、周处源进去。并无一人盘问,马车里也不用搜查。

  果然到那都得有熟人。

  一行人马跟着郭全英走进营区。只见木栅栏里头帷幕营帐林立。也不知道那是那。怪不得杨公子和世子出去一天都没人察觉。

  只听后头砰一声,木门给关上了。大牙感觉心里隐隐有种不安。怎么有种关门打狗的感觉?

  “把那胖子给我抓起来!”一个童声从身后传来。

  周处源和魏良卿同时回头,原来杨公子早从车里跳下,指着魏千户喊道:

  “死胖子,你一直想打我。今天叫你知道杨公子的厉害!”杨公子伸手继续呵斥道。

  营房里听得动静,跑出六七十个兵丁,围住刚进来的马车和两个陌生人。大牙一想完了!怕什么来什么。这货跟魏良卿一样,不是肯吃亏的主。一进他爹的地盘,开始寻机报复。

  魏良卿眼珠子一瞪,毫不示弱:

  “你敢!老子连你爹都不怕,怕你个小兔崽子?”

  周处源赶紧两边劝阻,气话越讲越多,大家别伤了和气。

  郭全英劝解小公子道:

  “公子莫急。抚台老爷早有安排。先叫他进老爷营帐如何?”

  大牙一听这话,不对劲啊?杨巡抚爷俩难道想一块去了?魏良卿啊魏良卿,这回我恐怕帮不了你了。

  杨公子听到父亲有安排,不敢造次。

  他“哼”一声,恶狠狠的瞪一眼魏良卿,领着马车上下来的福王世子,径直往里头走去。

  郭侍卫长手往前一领,对魏良卿说道:

  “请吧,魏大人!”

  说完自己前头领路,不甚顾及礼节。六七十个兵丁,二人身后一路跟着。两人每前进一步,便少一分出去的希望。大牙觉得说关门打狗,太抬举自个了。狗还有爪子、牙齿自卫,他们二人赤手空拳,如何应付全副武装的官兵?

  说赶鸭子上架还合适点!

  魏良卿和自己跑这当鸭来着。

  魏千户转头与周处源对视一眼,低声道:

  “兄弟!咋办?咱还有赎金吗?”

  大牙一摸怀中的《明实录》,尚在尚在。

  “我会想办法。”周处源回道。

  《明实录》啊《明实录》,你千万要振作,别再死机了。

  大牙怕是还得靠它活命,但魏良卿可不是银子能解决的。

  魏良卿,重大政治斗争中的一枚棋子尔。不是几万两银子赎金那么简单。涉及的是几千万几亿两银子的大买卖:征税权。

  东林党表面看针对矿税,针对魏忠贤。说到底,谁都明白,魏忠贤代表的是天启帝的皇权。东林党争的是士族权利,代表新兴商业地主阶层的利益,要求约束皇权的无限扩张。这是皇帝与官僚阶层的对决,关系到谁掌控天下财富分配权力的根本问题。

  天启的爷爷,万历皇帝还能勉强掌控这个权力。一旦换成少年天子,面对人精似的官僚,各种理由忽悠,变着花样抵制。皇帝基本毫无办法。某种程度上,东林党的主张能促进商业、工业在江南地区的长远发展。可皇帝面临一堆问题:辽东战场、赈济灾民、皇族个人享受,那样都是要花大钱的。眼见着民间大批阔佬富的流油,钱不从他们口袋出,叫谁出?

  周处源小声安慰魏良卿道:“放心兄弟!你命不该绝。”

  “你还懂算命?”千户大人疑惑道。

  “大人物我算的准。”周处源解释道。

  魏良卿问道:“为何大人物算的准?给的银子多?”

  大人物的经历书上写着呢,大牙可不是准吗?

  周处源笑道:“天机不可泄露,说了会引动天雷。雷公年老眼花,准头欠点,保不齐打你头上。”

  “你真行!周大忽悠!”魏千户说道。

  两人说着跟到一座灰色营帐面前,营帐四周有戴甲卫士守护。郭全英引导二人进去。正中一把太师椅,太师椅后头一扇座屏风,屏风上挂着一张巨幅行军地图。太师椅面前是一张桌子,陈一套紫砂茶具。营帐左右两侧各设几张条凳。看样子不是会客室,倒像巡抚的作战室。

  “魏大人,请在此稍候。抚台大人随后就到。”郭全英说道。

  “巡抚啥时候来?天都快黑了,家里等我回去吃晚饭呐。”魏良卿说道。

  郭全英笑道:“魏千户既然来了,哪有叫你饿肚子的道理?晚饭马上送来。”说完管自己出去。

  魏良卿想跟着走出营帐看看。刚踱到门口,执戟之士横臂一拦:

  “军事要地,请勿随意走动!”

  得!回屋里等吧。

  闲着也是闲着,地图在大明可是稀罕物。大牙走近几步,仔仔细细的查看起来。

  等用过晚饭,喝过茶水。两人久等不见巡抚的影子。别说巡抚,连郭全英都见不到了。

  两人想出门问询,守卫铁着脸不让出去。

  “我们被软禁了。”周处源说道,脸色忧愁。

  魏良卿叹口气,无奈的瘫坐太师椅上,说道:

  “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才出贼窝,又被巡抚软禁!”

  大牙嘿嘿一笑,心说兄弟,你在弘农府可没少欺负人。不过嘴上说道:

  “嫉妒!纯属嫉妒!兄弟你坐镇指挥,率兵一举荡平青龙山贼寇,他们想抢你的功劳。”

  说到坐镇指挥,魏良卿心头大悦。他挺直身子,击掌说道:

  “咱们可说是兵不血刃、以弱胜强!再瞧瞧孙得良,丢盔弃甲狼狈逃窜!什么守备!我呸!”

  十二个毛孩子,好意思说以弱胜强?大牙心里直摇头,真是给点阳光你就晒日光浴,不知羞耻!

  “当然了,本人坐镇指挥,起决定作用。可以说是一锤定音!”魏大人得意的一挥手说道,“兄弟你的功劳也不小。”

  “过奖过奖,兄弟无非跑跑腿这点事。”周处源谦让道。

  两人谈论间,门口守卫进来吼道:“吵什么!九点以后营区宵禁,不准大声喧哗!违者杖五十!”

  魏良卿、周处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真把我们当犯人看待啦!

  周处源抗议道:“大晚上的,没地方睡觉。你让我俩坐着干嘛?”

  执戟守卫吼道:“你他妈眼瞎的?有条凳没看见?两张拼一拼,赶紧地,给老子闭嘴睡觉!”

  魏良卿怒火中烧,从太师椅上站起,冲向那守卫,吼道:“叫杨新期滚出来!老子要见他!”

  那守卫挺起戟,亮锋芒对着魏良卿,呵斥道:“信不信老子削你?”

  说时门外又转进三个守卫,手执兵器严阵以待。

  周处源急忙拉回魏良卿,劝他道:“兄弟,人家是为咱们好!早睡早起有利身心健康。我给你搬凳子去!”

  周处源再对四个守卫说道:“大哥,你们守门幸苦了。我们这就睡觉。”

  大牙便搬来条凳,摆到一起凑成板床。凳子不多不少,摆成一张双人床。供一大一小俩人睡刚刚好!看来这些板凳为两人量身定做的。

  四个守卫见摆好床,这才转身出去。当个守卫也不容易,得出主意教你怎么弄床;得哄你睡觉别说话;你睡了他还不能睡,得替你站岗放哨。

  操不完心呐!

  魏良卿气鼓鼓的站着,不肯躺下。

  周处源招手唤他上床,魏良卿一摆手,说道:

  “老子不习惯跟男人睡。”

  你以为我喜欢?大牙不去管他,呼呼装睡。心中却盘算着:

  杨新期,你跟我们玩阴的?今天这事,老子跟你没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