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一切从武魂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一切从武魂开始 大爷你真坑 2066 2020.02.12 20:05

    “这肯定就是村长的封印之币了。”

  风溟接过那硬币仔细观察,这硬币正面有着图腾边框,反面刻着祭祀语的封字,这种字体十分复杂,几个横线左右交叉,十分像是某种抽象画。

  “我爷爷昨晚拉着我足足教了我大半夜的武魂知识,这是他送给我的。”

  紫苏说着又踮起脚尖把风溟捏在指尖不断滑动的硬币给拿了回来。

  “你爷爷有没有跟你说他的武魂是什么?”

  风溟想起村长那浑身阴冷恐怖的气质,心中略微一顿,村长似乎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他的武魂,武魂的分类也没有讲述的很清楚。

  “没。”

  紫苏再次把硬币放在腰带之上的蕾丝口之上,那里似乎专门撕下了一个小口子,刚好藏一些小玩意。

  “嗯,现在已经到俩点,该干正事了。”

  风溟侧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摆,把窗户门一一关上,最后拉上窗帘,点开蜡烛摆放在最中间的那一口圆木桌子之上。

  紫苏和张淼淼一言不发的走到圆桌之上坐着,各自占据一角的位置,昏暗的环境之下,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凝重。

  “我们已经觉醒武魂,之前我们所准备一切也可以开始实施了。”

  风溟说着拿出一张纸笔,在纸上书写道:“第一条,觉醒武魂之后,我们必须在强大自身力量的同时,寻找发明能够对付魁的强力武器,这能够有效的让我们在铁墙外生存。”

  “关于这个,我们之前就有在做,第一个东西是我按照我爷爷遗留下来的书所弄出来的小型炸弹,弓弩,现在在加上紫苏的那个封印之币。”

  风溟拿着笔的手停顿了一下,看向其他俩人,“我觉得这些东西还需要实验,所以并不算完场,你们有什么想法和补充没有?”

  “这正是我想说的,昨天我爷爷跟我讲的东西中,有一种叫做药剂的东西也能够有效的杀死魁,而且这种东西也分为几类,治愈辅助药剂系,攻击辅助系,攻击系,只不过这些药剂需要特定的材料,才能够弄出来。”

  紫苏说道这里眼神微微闪烁,一张小脸之上也满是跃跃欲试的神色:“我在想最近或许可以趁我爷爷不在,偷偷的去看看我爷爷有没有这样的配方,这样我们要是成功走出铁墙之外,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玩。”

  风溟看了一眼紫苏,暗自叹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的良心在发痛,自己居然把这样一位玩心未泯的萝莉给拉进来,还一起商量逃出去的方法。

  这要是被村长知道,他肯定尸骨无存。

  “嗯,那就在加一个。”

  风溟在封印之币之后,又写了药剂俩字。

  “张淼淼你有什么补充和建议吗?”

  风溟继续问道。

  “我没有,不过我觉得之后的时间我们先好好修炼武魂才是,最近我觉得那铁皮墙被风刮的越来越响,甚至前天还走丢了一人,这在我们村中是从来没有过的,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安。”

  张淼淼微微犹豫,还是把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嗯,我同意张淼淼所说的,我爷爷最近晚上巡逻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频繁,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晚上出去。”

  紫苏听了张淼淼这话,也微微点头,虽然她对药剂有些兴趣,但多余的行动,最近还是少做一些好。

  “这也正是我要说的,我们并不只要外力,还要靠我们自身,既然已经觉醒了武魂图腾,就要把他最大化的利用起来,我们都不想被困在这一小片天地之中,为此必须加强自身的实力。”

  风溟捏了捏眉角,最近他也觉得铁皮墙被风刮起那种嘶吼声越来越近,吵着他难以入睡。

  “对了,我最近找了一个你们绝对会感兴趣的东西。”

  风溟一边说着一遍从桌角拿出一本皮质的笔记本,那是一本纯黑色的笔记,右侧有外扣,只是裸露在外面的纸张微微有些泛黄,边角也有些发霉。

  “这是什么?”

  紫苏第一个探头过来,好奇的开口道。

  “我爷爷的笔记。”

  风溟抚摸着皮质的外壳,心情微微有些复杂,他找到之后一直没有时间看,这次也算是找到机会了。

  “这里面也许会记录一些关于我们之前那一个世纪的事情,还有关于外面的一些事。”

  风溟的话说完,三人的呼吸都有些紧张,紫苏和张淼淼更是紧紧盯着风溟的手,那双宽阔有力的手在几人的期待下,缓缓翻开第一页。

  “4040年,4月3日。

  每当我觉得我同事蠢的时候,他们都会清晰的告诉我,他们的还能够更为蠢,我以为这就是极致了,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企图复活神明!以自身为载体复活神明,寻找更为强大的力量和更为远久的生命?呵呵,我觉得我有必要报警,并联系精神病医院。”

  “4040年,8月16日。

  他们居然做到了!这到底是什么原理?无法相信,这根本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我觉得我的价值观人生观甚至连生命观都受到了冲击,神明也许一直都是存在的?

  太不可思议了,我觉得我的好好冷静冷静,不不不,当务之急,不是应该想想这之后的事情吗?这样不可控的力量,总觉得会爆发十分不好的事情,我由衷希望我不是乌鸦嘴,阿门。”

  风溟正准备继续翻开下一页,却发现这些笔记就像是黏在一起一样,无论他如何使力都翻不动。

  “这也是武魂封印,我爷爷写笔记的时候也用过。”

  紫苏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失望,“他们老一辈的人,都不希望别人窥探他们隐私,在笔记之上加了一层又一层的武魂图腾。”

  “怎么解开这些东西?”

  风溟看着这一本笔记,在翻开这本笔记之前,他觉得这应该是爷爷留存下来的笔记,但这里面的笔迹凌厉,根本不是爷爷书写东西的习惯。

  神明,这个在他出生以来就时不时围绕在他耳边的词,他们虽然不信仰神明,但却不能否认神明的存在,但从这本笔记,不,日记上记录的来说。

  在很早之前,似乎并不存在神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