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80后草根启示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80后草根启示录 石磨悠悠 5048 2019.01.12 11:12

  幼儿园对于志光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对志光来说,幼儿园好像是个大大的鸡蛋,外边走过学校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远离他,并不是孙志光不喜欢鸡蛋,而是感觉那个鸡蛋就像个石头一样,碰到了可能会让自己受伤。

  所以每次上学,孙志光都有些抵触,孙志光不知道是为什么。父母一直跟自己说:“在家不老实,学校看见老师就老老实实的,真是怪。”虽然父母不知道自己在学校也不是一直听话的,但是父母的含义,孙志光虽然小,但也听懂了那只是父母在孩子向家里要钱交学费的时候发的牢骚。

  但是很奇怪,进了学校之后,孙志光也感叹自己,为什么自己在校门外的时候,如此抵触的学校,进了校门之后,就会很快忘记自己的不想上学的那种感觉,而是转而在意怎么在幼儿园里玩,虽然自己特别是下课发呆的时候,看着眼前欢跑着的小朋友们,一直在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像爸爸那样每天赚钱,也可以像爸爸那样蒸馒头的时候烧火。。。

  孙志光搞不明白,然而时间却飞快的流逝,特别是下课的时候,因为幼儿园的上课和下课时间是没有规定时间的,都是幼儿园的老师规定的。虽然我们都很小,也没几个能看的懂墙上挂的石英钟,但是孙志光就是知道,下课时间和上课时间都是由老师自己定的。

  又是一节无聊的课,老师也不在,教室里又开始了叽叽喳喳声,孙志光不是班长,幼儿园里也没班级干部,所以大家人人平等。我们这级还是好的,现在是大班,中班里有2个是幼儿园老师的孩子,那可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在班级里称王称霸,每次幼儿园跳舞,都是内定的,还好是女的,妈的要是男的,那就真的没救了,那同学们的生活就真的水深火热了。孙志光虽然在四线格上写字母,但是心已经跑到为同学们受到的种种不公而苦恼之中。

  “嘿”后边有人拍了孙志光一下,孙志光被人拍了一下,眉头一皱,转头一看,是他的“表姐”,为什么加引号,因为孙志光打心眼里就没承认这个什么表姐,只不过比自己大了几个月而已,实岁、虚岁都和自己一样,凭啥叫她姐。虽然她也姓孙,但是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却不是因为这个,孙志光的姥姥和孙英的姥姥是亲姐妹,也就是说孙志光得叫孙英的姥姥是姨姥。当然幼儿园的很多小朋友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也没人在意这个事情。

  “老师不在,你就开始开小差,哼。”孙志光一脸不屑的说道。孙英似乎已经习惯了孙志光的不尊重,但是还是反应过来这个弟弟没叫姐的状况,说道:“你得叫姐,我姨都当着你的面说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孙志光一撇嘴,哼了一声,心想我妈也是,怎么这么容易就像敌人投降了。孙志光在班里虽然有些木讷,但是他平时还是注意观察,哪些人感觉学习很厉害,写的字母非常好看,字母表都能背下来。

  在孙志光看来,孙英的能力和他差不多,这也是孙志光不爱搭理她的原因,又没啥出众的能力,还非要我叫她姐,哼。

  “你看,我画的这个花好看不?”孙志光一看,恩?她怎么会在本子的背面画画?那多浪费啊。孙志光的本子从来都是正面写完了,写背面,而且还是密密麻麻的字,有时孙志光也感到很累,特备是开始本子翻过来开始用背面写字的时候,感觉总是有些坑坑洼洼的感觉,而且孙志光的铅笔也总是用到最后只剩下一节铅的时候,才去和他的妈妈要铅笔。当然在背面写字,是孙志光的母亲要求的,说道好孩子从来都不浪费的,而你要当个好孩子。孙志光是一个别人说一句要顶三句的人,但是对于父母的话,他却很少反驳,只是去尽量的做,他现在还没有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当看到,孙英的本子背面全是画的涂鸦的时候,孙志光有些吃惊,在短暂的无语之后,孙志光不屑的说:“真浪费,你看你,画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浪费铅笔,浪费本。”

  “我妈都没管我,我愿意,你吃屁,你管的着么!”孙英也没停顿,瞬间接上。“我也会画,不过我才不画花呢。”孙志光吃惊之余,看到了一个自己的一个聪明之处,不错,就是我也在背面画画,然后画满整个翻面,然后就可以和家里要新的本子了,新的本子,在上面写字感觉很好,虽然感觉写第一页,就像搬一座大山一样,但是写字的感觉却很好,虽然几天之后,本子的两个角会莫名其妙的往上卷,而且稍一不注意,本子的第一个外皮也会破掉,但是新的本子真的很好,有一种特有的香味,而且摸上去还不会把那种香味留在手上。

  孙志光的味觉特别敏感,如果她的妈妈用了硝化膏之后,用手拿了馒头给他,他一吃就知道,而且还吃不下去,想呕吐。孙志光的妈妈,经常喜欢自己涂点硝化膏的时候,给孙志光的脸上也来点,每到这个时候,孙志光总是撅着嘴跑开,并大声喊道:“我是男的,我不是小姑娘,我才不稀罕化妆,我不臭美。”

  孙志光看了看自己写满正反面的本子,小小的心灵里有一些不快,一方面是觉得别人的妈妈都没要求她的孩子要写满正反面,另一方面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太听话了,老妈说啥都听话。我要偷懒,换新的本子,孙志光的心里有一个声音说道。但是妈妈整体对自己还是可以的,这么做会不会对不起妈妈呢,孙志光的小脑袋瓜子开始烦恼了。

  孙志光所在的幼儿园是下午4点半放学,4点半孩子们看不懂,但是指针的位置,时间长了孩子们就都懂了,因为1到9的数字,孙志光的幼儿园老师已经开始交了,又到了放学的时间了,每次到了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会不自主的兴奋起来,和早上到学校的迷糊劲头恰好相反,班里面的叽叽喳喳声也开始变成了吵闹声。

  但是当老师进来的一瞬间,教室里就会瞬间鸦雀无声,同学们都像饥饿的小动物一样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盯着老师,不过有时候的确是饿了,在幼儿园时候,同学们夏天是有午睡的,不像现在的幼儿园,还有床,孙志光的幼儿园除了教室就是操场,所以每天中午幼儿园都会放学,到下午2点半上课,中午的时候,孙志光会和同学们结伴回家,吃完午饭之后,美美的睡个午觉,然后带个酒瓶子,里边装着白开水,通常孙志光的老妈都往里边加点白糖或红糖,有时还会加一些橙汁。

  对于橙汁,孙志光总是不理解,为什么妈妈不直接喝橙汁,而是把橙汁倒进水里,稀释着喝。所以有一天孙志光盯着他母亲给他兑橙汁的时候,他的妈妈微笑着说道:“这个可是很酸的,直接喝的话,会把你的牙酸掉,你看要是没了牙怎么吃馒头?”孙志光脑补了一下自己没有牙的情况,吓的一个哆嗦。致使多年以后,成年的孙志光每次喝果汁都习惯性的看一下,需不需要兑着喝,虽然他已经知道那时的母亲可能是因为节俭,不舍得一次喝掉很多;虽然他知道果汁是没有这么喝的。

  每天中午午睡的时候,除了特别的原因,是由孙志光的妈妈把孙志光叫醒去上学之外,其他时间都是他的“表姐”孙英在门口大声喊:“孙志光上学啦!”,每当这时孙志光都会一个咕噜爬起来,搓着迷糊的眼睛,结果妈妈塞给他的酒瓶,和他姐一起上学去。

  孙志光从来没有没有过怎么和同学们一起玩,有时自己也会莫名其妙的,可能因为一句话,一起同时笑起来就会玩在一起,孙志光常常也莫名其妙,每次快要上课的时候,自己总是会和小伙伴们玩在一起,但是下课之后,却接不上上节课那样玩耍的气氛了。

  下课的时候,王军伟是个名副其实的孩子王,感觉有一种神奇的号召力,当然这与他的口才密不可分,这人天上地下什么都敢说,就连骂人的顺口溜都让人闻所未闻。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学的。而且和李立超,不一样,这哥们是真忽悠你。李立超每次和小伙伴们在一起都是明确的说我给大家来个故事,而王军伟则是神秘兮兮的告诉你,这是个真事。王军伟在这一点上感觉不像是个同龄人,因为他一早就发现了小孩子是好骗的这一条。他曾经跟很多个他的“小弟”,带着真挚的感情,语重心长的开导道:“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有点数,你妈是后妈,只是你现在不知道而已。”然后小弟们就都吓哭了。。。

  在和孙志光一起的时候,王军伟也充分发挥着他的各种神技能,有一次,幼儿园都传遍了说王军伟会算命,孙志光半信半疑,孙志光心说,自己和他都一样的屁大小孩,还给人算命,后来王军伟拉着孙志光说,我给你看看首相,说完就拉着孙志光的左手,说道:“男左女右,嗯,你这人的感情线和生命线都不长,由其感情线。”

  “什么是感情?”孙志光皱着眉头问道。

  “感情么,就是以后找不找的到老婆!”王军伟信誓旦旦的说道。

  “另外,你这个人以后一生愁苦很多,发愁的事情很多啊。”王军伟盯着孙志光的手说道。

  “真的假的,凭什么说我总是发愁?”孙志光不屑的说道,孙志光想我偏要不发愁给他看看。

  “手相上说的,你看你的手,除了三条大线之外,满手密密麻麻的小线,说明你是个喜欢没事也发愁的人。”王军伟再次学究模样,嘴角微撇,手还去摸着没毛的下巴道。

  “你等着看好了,老子我可没那么些愁。”孙志光还嘴道,虽然孙志光嘴上这么说,但是年幼的孙志光还是将自己带进了自己思想世界,自己真的以后会为各种事情不停的发愁么,世界上什么会值得我去愁呢,恩,怎样才能做一个不发愁的人呢,再说,不发愁的人是个什么样子呢?

  春天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但是在孙志光看来,春天好像没什么特别,除了天不再那么冷,能偶尔抓到铁蚂蚱,好像也没什么,哦,对了,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姑父、姑姑、弟弟们会聚在一起,一起上山刨地翻地,先是爷爷奶奶家的地,再是我们家的地,再是两个姑姑家的的地,给谁家干活就在谁家做饭,男人们都上山,女人们则会提前回来生火做饭,而我们就是上山在地里打滚,追逐。

  孙志光喜欢看天,也喜欢在地里撒花儿的跑,特别是刚翻过的地特别软,孙志光赤着脚享受着土地软软的感觉,真舒服啊。孙志光的妈妈看着孙志光和孙志光的弟弟们在地里乱跑,就喝道:“别赤着个脚,冻感冒了,现在天冷。”

  “哦”孙志光应声道,但是孙志光还是有些不服气,因为大人们都赤着脚,凭什么他们能,我就不能呢,而且光着脚在软软的土上走着真舒服,穿上鞋子在地里跑感觉就差了很多,当土渗进鞋子里的时候,还特别硌脚。

  春天,播种的季节,孙志光这样想道。

  当然学校里,春天也是有活动的,今年是第三年了,老师们前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就将全园的小朋友结合起来,告诉学生们,明天要早起,明天是清明节,我们幼儿园要和小学的哥哥姐姐们一起去扫墓,每个人回家准备一个漂亮的纸花,明天5点半就要在校园里集合出发,早饭如果来不及吃的话就可以拿着吃的,等扫完墓之后再吃饭。

  听着小班同学的叽叽喳喳声,中班和大班的孩子们,像过来人一样相互用眼神交流着,仿佛在说,他们还真是年轻不懂事,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的。

  孙志光的幼儿园平时是8点上课的,虽然孙志光看不懂表,但是指针到哪个方向还是了解的,他也知道5和8相差了3个数,前两年的时候,孙志光仍然记忆犹新,有一种脱力的感觉,而且回来的时候有很多女同学都饿昏了,是真的昏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今年的清明节没雨,到是有不小的雾,每到春天的时候,孙志光就特别难受,因为早上穿的衣服,过一会就热,脱了又冷,好烦躁。。。

  早上孙志光早早的就被他爸妈叫了起来,因为起的早,父母专门给孙志光泡了一包方便面,还给孙志光用液化气水煮了两个鸡蛋,孙志光迷迷糊糊的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诱人的泡面仍然提不起精神,孙志光很想吃掉,但是他就是吃不下,孙志光看着面难受,是中华牌方便面啊,平时调料包都整包整包的干吃,现在却吃不下。

  不过还好,妈妈给孙志光煮了两个鸡蛋,这也算是孙志光家的一个传统,清明节的时候孙志光的妈妈都要煮几个鸡蛋吃,然后是早上第一顿是打卤面,晚上包饺子。

  孙志光用水舀子在桶里舀了点水咕咚咕咚喝完,孙志光的爸爸看到说,那边不是给你弄了杯热水么,老喝凉水。孙志光皱皱眉,小大人似的回道:“没那么矫情,我喜欢喝凉水。”

  就这样没吃饭,孙志光怀揣着妈妈给的两个鸡蛋,虽然没吃面,但还是自信满满的上幼儿园了,虽然小,但是孙志光还是喜欢走一步,看三步,既然手中有粮,肚子饿心里也不慌。

  到幼儿园的时候天还没亮,天上的星星也没有多少了,但是还是有几颗星星,同行的王晓连和孙志光边走边说:“天黑在黑的地方看稍微亮点的东西就特别清楚,我妈说我是夜猫子。”孙志光左右看看接道:“是不假,以前都是天黑走夜路,好久没有天没亮就在外边溜达的时候了。”王晓连接道:“我上次被我爸吵醒了,他去赶集炸油条卖,起的早。”“你出去溜达了?”孙志光问道。“没有,我站在平房上往外看了,外边一片黑,挺有意思。”孙志光之后没怎么说话,他有些震惊,因为他的第一感觉是害怕,而对方的感觉是有意思,这让他想起了自己以前怕黑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会怕黑,自己现在不就是天黑的时候出来上学么?为什么自己会害怕呢,是害怕有鬼么?奶奶说的老嘎子是鬼,但也只是听说而已,聊完天之后自己竟然还有些喜欢黑暗里行走,因为别人看不见自己。

  “欸,连,我想到一个好玩的游戏,咱们俩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