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一代魔君王浪飞

一代魔君王浪飞

冷青松

  • 武侠

    类型
  • 2005.07.13上架
  • 1.29

    连载(字)

3526位书友共同开启《一代魔君王浪飞》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浪飞拜师

一代魔君王浪飞 冷青松 5066 2005.07.13 20:26

    金陵城。

  “求求你们,留下我在你们武场吧,我一定会好好学武的……”

  “没有钱还想学武,做你的白日梦去吧!”说着,一众武夫将一个小男孩赶出了武场。

  小男孩趴在武场门口,心中伤心失落,眼泪也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身体一震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刚才竟说‘求求’他们,******真没有骨气,呸呸呸,我这个傻蛋、蠢猪。”他现在心里竟完全没有了对未能进入武场的伤心,全都是对“求”了别人的悔恨。“******,有什么好后悔的!”他又想。想通了,便往家里走去。

  这个小男孩名叫王浪飞,从小是个孤儿,自出身到现在就一直在金陵城中混,要过饭,偷过钱,十岁那年被本地天香酒楼的老板张天香招去当店小二,一直当了五年,今年十五岁。

  这家酒楼也算是金陵城中的大酒楼,除了王浪飞外,还有四个伙计,另外老板张天香还有一个女儿,名叫张小凤。

  王浪飞长期在酒楼工作,耳听众酒客谈论江湖之事,心中旱已羡慕之极。什么“飞花摘叶柳飘飞,九宫堡主江无岳”,最让王浪飞耳馋的,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沈如月”了,传说中她的美貌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一个媚眼抛过来,对面十个大汉被电倒”之类的。

  于是,王浪飞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一定要学好武功,做一个大侠。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事。

  王浪飞走进了酒楼。伙计张大牛看见问他道:“飞哥,师拜成了吗?”

  王浪飞道:“没有,他们把我赶了出来,唉,你见凤妹了吗?”

  张大牛道:“她好像在她房里。”

  王浪飞道一声谢,便往张小凤二楼的闺房走去。到了闺房门口,王浪飞敲了敲门,轻声叫道:“小凤,是我,浪飞。”

  “进来吧。”

  王浪飞推门走进了闺房,看着张小凤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细读。

  王浪飞走到小凤跟前,做了个夸张的“大吃一惊”的表情,惊呼道:“小凤,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竟然会读书!”

  小凤一笑,扭头道:“这算什么了不得的事,会读书的人多着哪。你今天拜师拜得怎么样了?”

  “别提了,那个武场的武师一练武,我就看出他破绽百出,他教我?我教他还差不多。”

  “吹牛大师王浪飞,还想骗人?从你刚才进门时那灰头土脸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又被赶出去了。”

  “好啊,刚才竟敢偷看我,看我怎么惩罚你!”说着就要搔小凤的痒痒。

  小凤急道:“停!”说着摆出一副严肃之极的表情道:“你刚才要干什么呀?”

  浪飞一惊,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只好放到了自己头上,道:“我头发痒痒。”

  小凤看着他无奈的表情,“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浪飞看见小凤玉容解冻,心中也自欢喜。他低头凝神想了想,对小凤道:“小凤,你说我自创武功成不成?”

  小凤也不懂任何武功,如何能对此评判,但他二人自小一起长大,她心中知道浪飞聪明过人,虽觉此举未免过于大胆,却也点头道:“成!酒楼中的人不是经常谈论有人自创武功吗?你这么聪明,一定成的!”

  浪飞得小凤赞美,心中高兴之极,道:“小凤,我也不是瞎说八道,我听那些会武的客官谈论,自创武功往往是由自己的特长衍变而来,比如厨子创出以菜刀做武器的武功,画师创出以画笔做武嚣的武功。我只要将我的特长衍变为武功,不就行了吗?不过,我有什么特长呢?”

  小凤听得浪飞的理论,心中也不由暗暗佩服,待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失声笑道:“你的特长,那就是胡说八道了!”说罢忍不住一阵娇笑。

  浪飞一呆,默思半晌,忽然大喜若狂道:“对,对,就是胡说八道!”说罢连忙跑回自己房间,自创武功,

  从那以后,浪飞每天工作结束就立马往自己房间跑,别人问他他也只是微微一笑,谁都不知道他每天在房中干什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

  一天,浪飞又来到了小凤屋里,小凤看见浪飞,迫不及待地问:“创出什么来了吗?”

  浪飞幽幽地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小凤明亮的双眼问道:“小凤,你知道什么叫真气吗?”

  小凤一呆问道:“真气,真气是什么?”显然她也不知道真气为何物。

  浪飞看见小凤发呆的表情,忍不住淡淡一笑道:“据我所知,凡是练武之人体内都有真气,因为真气是武功的基础。我要自创武功,可怎么也不会创出真气来的,即使创出几招武功招式,也不过是没有内涵的花架子而已。”说罢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

  小凤“哼”了一声道:“别装了,快说罢,到底创出了什么?”

  浪飞听罢睁大了眼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创出东西来了?”

  “因为我看见你刚才脸上挂了一丝诡笑。”

  浪飞恍然大悟道:“你真细心,不过我刚才也的确没有骗你,我这一个月来创了一套‘胡说八道功’,有鉴于招式无用,所以我只创了功意。所谓功意,就是这套功的根本意义。我这套功的功意是‘不合常理,每一招都使人有匪夷所思的感觉’。你觉得怎么样?”

  小凤点头微笑道:“嗯,的确有胡说八道的感觉,嘻嘻。”

  浪飞继续解释道:“以此为意,招式创多少都行……”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张大牛的声音:“飞哥,你在吗?”

  “在,什么事?”

  “你快去看看吧,酒楼里来了两个长得特别可怕的人,小赵一看见他们就被吓晕了,伙计们都不敢去招呼……”

  王浪飞一边想世间还有这么可怕的人,一边让小凤留在房中,然后走下楼来。

  刚下楼,浪飞就看见一楼正中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的脸上从右至左甩着一道刀疤,还留着一盘大胡子;另一个人有一双红色的眼睛,还有一张血盆大口。浪飞一边心想幸亏有心理准备,不然一定吓个半死,一边走了过去招呼道:“两位客官,不知你们想吃点什么?”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此二人一看见王浪飞就都转动不了眼睛了,好像王浪飞是个绝色美女一般。红眼睛的那个人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血盆大口,咽了一口唾沫对另一个道:“你看他怎么样?”另一个双目放光道:“绝了,要不是我们功力不行还真舍不得给他。”

  王浪飞听见他们的话,觉得莫名其妙,道:“两位客官,你们没事吧,要不要去看大夫?”

  忽然,红眼睛伸手向浪飞身上点来,浪飞吃惊之下连忙左闪,红眼睛跟着左闪。眼看他就要点中浪飞的身体,浪飞一急,便去推他的胳膊,可是浪飞感觉就像在推铁柱一般,红眼睛的手臂没有移动分毫,最终还是点在了浪飞的身体上,浪飞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浪飞缓缓地醒了,只见大胡子递过一个馒头说道:“吃吧!”浪飞一边接过馒头,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他看见他正身处一条小河旁,红眼睛和大胡子围着一簇篝火,正在吃馒头。

  浪飞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红眼睛贪婪地看着浪飞道:“小子,给我放老实点,少问点问题。”

  浪飞没有听他的话,继续问道:“我和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快把我放了!我告诉你,我可是跟着张山混的,惹我就是惹张山,知道吗?”

  大胡子微诧,问浪飞道:“张山是谁?”

  浪飞摆出一副“连张山都不知道是谁”的表情道:“告诉你们,张山就是金陵城的第一混混!”

  暮地,大胡子和红眼睛同时捧腹大笑。

  浪飞不忿道:“你们笑什么?”

  红眼睛笑得喘不上气来道:“你真可爱。”

  大胡子和红眼睛停止发笑后,浪飞已经吃完了那个馒头。大胡子对浪飞道:“既然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你是黑天的寿礼。”

  浪飞忙问道:“谁是……”

  突然他又被人点了穴,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浪飞第二次醒了过来,他看见他身处一家华丽酒楼一楼的正中。大胡子指指他面前的饭碗道:“吃饭。”

  浪飞没有直接去吃饭,他看了看四周,都是在这家酒楼吃饭的客人。在他搜索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发现西北角有一桌客人人人持剑,并还在暗暗注意着他们这桌的动静。浪飞眼珠一转,立马心生一计,他悄悄向大胡子问道:“那边的一桌都坐了些什么人?”说着指了指西北角。大胡子扭头一看,立马回过头来说:“没什么,普通武林人士。”但浪飞,却观察到大胡子扭头看时,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惧意。观察到这一点,浪飞立马心中有数。在看见某个大胡子与红眼睛同时往嘴里送菜的瞬间,浪飞迅速站起来面向西北角大喊道:“救命!”两个字出口后,浪飞立马感觉到身上被人点中,接下来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浪飞第三次缓缓醒来。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和蔼的中年男子。这位男子面相清奇,身上穿着儒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不知怎么地,浪飞一看见他就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仿佛他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中年男子看见浪飞醒来,淡淡地一笑道:“小兄弟,你怎么会被黑魔门的人抓着呢?”

  浪飞脸上一副茫然之色,听罢中年人的问话,立马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详细地说给了中年人听。

  中年人问浪飞道:“他们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

  浪飞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脑袋道:“我差点儿忘了,他们曾说过一句‘你是黑天的寿礼’。”

  中年人听后点点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两个月后就是黑魔门门主黑天的寿辰,据我所知,黑天每次寿诞都会派其门人下山为他找寻练功的炉鼎,这些炉鼎就是一些资质优良的少年,黑天得到他们后,会挖取他们的神髓进行练功。你就是被他们找到的一个炉鼎。”

  浪飞心中一惊,转而想起还未询问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并加以答谢,便恭敬地向中年人鞠了个躬,问道:“大叔,是你救了我的命吗?”

  中年人微笑道:“是小女及在下的几个徒儿救了你。”说着指了指两边。

  浪飞这才发现四周正站着五位儒衣青年和一位妙龄少女。看到少女,浪飞忍不住细细看去,只见她眼睛大而圆,眼珠黑而亮,看到浪飞向她望来,嘴角微微一笑,霎时一种公主型的气质朝王浪飞扑面而来,王浪飞不由自主呆了两分钟。两分钟后,浪飞终于回过神来,连忙向少女深深一揖,道:“多谢这位仙姑和几位少侠相救浪飞。”

  少女听到浪飞称她“仙姑”,忍不住呵呵而笑。

  这时,只听中年人发话道:“浪飞啊,你今后是回酒楼继续当店小二呢,还是要去做什么别的事呢?”

  浪飞何等机灵,岂会听不出中年人的弦外之音,立马跪下向中年人磕头道:“大叔,我从小到大一直想学武艺,已经不知道去了多小次不同的武馆,被武馆的武师们摔出来过多小次了!我知道,如果我现在离开,可能我这辈子都学不成武功了。我非常非常想拜您为师,可是我又害怕我自己的条件够不上大叔您收徒的要求,我只求,在您身边做个打杂小厮,就已心满意足了。”

  这番话发自肺腑,彻底打动了那位少女和那五位青年的心,他们不断帮浪飞劝说中年人:“爹,你就收下他吧!”“师傅,你收了他吧,他太可怜了!”“师傅,他这么诚恳,你就收了他吧。”……

  中年人听到这些,看着浪飞缓缓说道:“其实我旱已有收你为徒的心意了,听你说那两个黑魔门的人对你的态度,我已几可肯定你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好,我就收你为徒!”

  浪飞听见中年人的话,激动得泪流满面,不住嗑头道:“师傅,师傅,谢谢你……”

  感激涕零之际,浪飞耳中听到中年人的话语:“你听好了,我们这一派叫做书香阁,为三道三魔之一。我叫陈雨晴,是书香阁的掌门人,这是我的女儿——陈润雪,这是你的大师兄——李天穹,二师兄——赵毅极,三师兄——张四保,四师兄——秦大石,五师兄——朱海冲。”说着一一为王浪飞引荐。引荐完毕,浪飞提出了一个早已想问的问题:“师傅,什么是三道三魔?”

  陈雨晴道:“三道三魔是当今江湖上的六大门派,三道是佛道门、书香阁和天道门,三魔是古魔门、黑魔门和幻魔门,自古而来魔道就势不两立,抓你的那两个人正是黑魔门的人。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先回房休息,明天换身衣服,和你的师兄们到练武场集合,我会传授你本门武功的基础。”

  浪飞应声:“是!”便往门外走去。

  在师兄们的引领下,浪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浪飞不由地想起了自己这几天来的经历。真他妈玄妙,浪飞心想。想着想着,浪飞逐渐想到了小凤。哼,那个鬼精灵,浪飞心想。浪飞又想起了他新认识的小师妹——陈润雪。她像是一个仙女,又像一个公主,不知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一看见她就心跳得厉害呢?浪飞想。想着想着,陈润雪的影子与小凤的影子交织在了一起,逐渐地,又越来越模糊,终于,浪飞嘴角带着微笑,深深地睡着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