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履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邸骑

剑履江湖 天极水月 2157 2019.05.16 04:53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连接川藏的茶马古道上来往最多的就是马帮,他们用最原始的工具运载着两地的财富,沟通有无。

  和平常来往于古道上的马帮不同的是,现在走在路上的这支马帮似乎精神更好一些,这当然不是因为得了精神病,而是因为刚刚上路,旅途最常见的疲劳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们一面走,一面放声高歌,唱的是一首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歌曲。

  《送别》其实是一着骊歌,歌如其名,体现的是作者的离愁别绪。可是从马帮众人口中齐声唱出来的时候,大家图的就是一个乐呵,哪里会管作者当时在想什么?没说作者懂什么歌词大意就已经算是尊重知识产权了。

  对于现在这些唱歌的人来说,只要词对,曲调对不对问题都不大,大声喊就是了。唱到高兴的时候,甚至连词对不对都没关系了。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懂,能从歌词里听出其中蕴含感情的人还是有的,例如李弦。

  李弦贵为蜀王郡主,自然不缺教育资源,朝廷连年发动战争,民间男子数量不足,很多事情都需要女人来做,当然也不会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所以李弦自己虽然只能做两行歪诗,却并不耽误她能欣赏别人的佳作。

  趁着陈琼走到马车旁边的机会,李弦扶着车窗,向陈琼问道:“这词也是你作的?”

  陈琼笑了一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反正抄都抄了,难道还要给李老爷子烧个青天白日过去?心想自己这也算是积极传播民族优秀文化了,和到处盖洋葱头的人不可同日而语。

  李弦见他没有否认,又追问道:“那天你们说的静夜思有句子吗?”

  陈琼沉吟了一下,把“床前明月光”四句全文给李弦说了。

  李弦沉吟半晌,叹道:“言简意赅,情思深远,这是你师父所作?果然明师出高徒。”

  陈琼咳了一声,很认真地想自己的师父好像姓岳不姓李,也不知道耍剑耍得怎么样,能交出二师兄这样的奇葩,想来应该不错。

  事实上《静夜思》当然是陈琼随口抄过来的,不过倒不是为了装逼,毕竟以他喜欢宅在家里的特性,观众基数实在太少,就算要装也不能装得尽兴。当时他抄这首诗只是在教大师兄的儿子小星星认字,刚好被师父听到而已。

  岳铭对这首诗自然非常赞赏,后来以此为基础创出静夜思剑意,也就传给了陈琼。

  陈琼两世为人,虽然从前学的不是文科,文学上的素养还是很不错的,再加上保留了前世记忆之后对这个世界的疏离感,居然很快将这个剑意理解了七七八八,甩了号称天资卓越的二师兄好几条长安街,令所有人大吃一惊之余大惑不解。

  毕竟静夜思当中蕴含的思乡之情实在太饱满了,没有人能够相信一个始终宅在家里的十六岁少年竟然能够理解这首诗的意境,试想一下,天天蹲在家里的人,会思念家乡吗?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倒还差不多。

  当然所有这么想的人都想不到,其实让陈琼思念的故乡,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陈琼不置可否的样子充满了神秘感,更让李弦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她一双美目忍不住停留在翩翩美少年的身上,忍不住在心里幽幽一叹。

  陈琼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什么都不干,居然也能撩到小姐姐,这事儿要是被众多单身狗知道了,只怕会被众筹汽油烧死。发现李弦沉默下来,陈琼以为是自己的态度惹恼了她,于是转头问道:“到了青衣江之后,你准备怎么办?”

  李弦茫然摇了摇头,看得陈琼一愣。他皱眉说道:“你都没想好,就想去青衣江?”

  李弦轻叹一声,“总比去长安更好。”

  陈琼有些不以为然,正在心里琢磨应该怎样劝说李弦早做心理准备的时候,突然听到马帮队伍的合唱声变得散乱起来,然后就渐渐停了下来。

  陈琼举目向前遥望,口中说道:“好像前面出事了,我过去看看。”

  如果本来没有事。有人说要出事,然后就真的出了事,这叫言出法随,或者叫局座。如果已经出了事,然后有人说出事了大家快去看,这叫自媒体。如果这时候有人跳出来说,事情的真像不像你们看到的那样,这个就叫新闻媒体了。

  陈琼没有局座因果律的本事,也当不了新闻媒体,就连跑新闻的速度都没有别人快,所以只能当个吃瓜群众。

  等他跑到队伍前面的时候,地上的两具尸体已经被收殓到了路边。

  徐过阴沉着脸正在和自己的手下说的着什么,看到陈琼走过来,他不等陈琼询问就主动说道:“那两个邸骑死了。”

  陈琼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徐过说的是谁。

  所谓邸骑,其实就是朝廷的武装信使,在陈琼熟悉的那个世界历史上,他们有个姓李的同行,后来做了皇帝。

  周朝马政兴盛,民间并不缺马,所以邸骑来去都是乘马。不过国企的通病,真正的好东西是轮不到一线员工的,所以下午陈琼看到邸骑经过时骑的马比他前世看到过的大阿拉斯加也没大多少,两个信使骑在马上晃晃悠悠一路小跑,比步行快点有限。

  徐过的马帮经常和驿站打交道,对邸骑的事情知道得不少,按他的说法,周朝邸骑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起码养活一家人问题不大。

  而且他们运送的大多是朝廷的往来文牍,无论山贼土匪,都不感兴趣,除了路上辛苦之外,倒也没有多少危险。

  没想到徐过的话言犹在耳,这两个刚刚见过的邸骑就已经横尸道左。如果两个人知道徐过曾经说过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骂一声毒奶。

  显然徐过并不觉得这是自己奶出来的惨案,所以对两个邸骑的死显得相当疑惑。

  邸骑出门都是一站一站的传递,最远不超过五百里,而且路上在驿站吃住都不花钱,自然也不会随身带有财物,最值钱的驿马既不能用来作战,也卖不出去,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会有人冒险劫杀。

  听到徐过的疑惑,陈琼心中一动,脱口说道:“也许就是为了他们身上的邸报。”

  徐过愣了一下,连忙让人过去搜查尸体,果然发现本应随身携带的邸报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