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云顶召唤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最高通缉

云顶召唤师 临松听鹤 2171 2019.08.20 18:00

  混乱之中,罗宾再没找到姜秋的身影,料想此地不宜久留,只能先行撤退了。

  追悼会上的骚乱渐渐平息了,洁净肃穆的灵堂被破坏得一片狼藉,多位贵重宾客受伤遇险,这一事件注定又将被记为蝮蛇之眼的一大败笔。

  若先生听说了此事,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急匆匆赶了过来。

  等他赶到时,已是下午,所有宾客都已离开,而嫌犯也没能抓住。

  他来到灵堂,只见孙翔孤零零地站在遗像前,一个人默语着:

  “对不起燕儿,虽然我将你的葬礼弄得一团糟,但我为你报仇了!”

  若先生心急火燎地赶过来,他四下看了一眼,急问道:“姜公子呢?”

  孙翔深吸一口气,从肃穆中回神过来,他指了指里屋。

  若先生见他神色凝重,便已有了不祥预感。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屋里,只推开了门一道小缝,赫然看见里面横躺着一具尸体,只看了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人的身份。

  他当即关上了门,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孙翔一眼。

  孙翔自然能读出那眼神中的含义,只是低头默默无语。

  若先生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道:“其他人都走开,孙翔你跟我进来。”

  二人先后迈进了里屋。

  若先生站在一旁,端详着地上的惨状。

  尽管已经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心存侥幸地问了一句:“还有救吗?”

  孙翔摇摇头:“利刃直穿心脏,必死无疑。”

  若先生痛苦地按着额头,突然他冲着孙翔猛踹了一脚。若先生并不是四肢发达的武夫,但这一脚却将身形健硕的孙翔直接踢翻在地。

  “你!”

  若先生指着孙翔,预言又止,孙翔也低头沉默,无言相对。

  最后,若先生一脸凄然,将要离去,孙翔突然起身,跪在他身前,道:“孙翔闯了大祸,请先生责罚!”

  若先生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推门而去。

  监控室传信过来,说有了发现,若先生赶紧赶了过去。

  从监控中,他们很快找到了犯案的目标,若先生一眼认出这个男人的身份。他的脸上涌出了难言的杀意。

  “还有,若先生,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什么?”

  “案发之时,姜公子是跟着孙队长走的,而犯人没有找到姜公子,直接从后门逃走了。所以……没有证据表明,杀害姜公子的人……”

  “凶手就是那个人!”若先生指着屏幕上的罗宾道。

  “可是……”

  “没有可是,将所有影像资料全部销毁,不能留下丝毫痕迹!听见没有?”

  “是……”

  若先生从监控室走了出来,孙翔就站在门口,刚才监控室里的对话,他应该都听到了。

  “还站在这干什么?”若先生严厉地问道。

  “等您责罚。”

  若先生心头一阵火起,想要再给他一拳,却忍住了,他语色中有些凄凉,道:“小翔啊!你跟着我十多年了,难道我们所想的从来都不是一件事吗?”

  他话语中似有所指,孙翔却只能闭目忏悔,表达他的愧欠。

  但若先生却话锋一转,道:“现在,我不想听别的说辞,你给我马上立刻将凶手捉拿归案!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给南部州的姜家一个交代!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最后机会,明白吗?”

  若先生的一番话令孙翔如坠梦里,他竟然没有追究自己的罪责?

  “还愣着干什么?抓人难道还要我教你?”若先生嫌弃道。

  “是!”孙翔醒悟过来,仿佛重获新生。

  殡仪馆外,罗宾跳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车辆。高德伟和腾扬都在车上等候多时了,等他一到,立即开足马力,消失在城市的车流之中。

  “怎么样,得手了吗?”待他们确定了安全之后,高德伟才问道。

  罗宾摇了摇头:“那个姜秋十分狡猾,居然连给逝者上香都用替身,我一击不中,就再也没找到机会……”

  “可惜了!”高德伟叹息道。

  腾扬则安慰道:“没事,还有机会的!”

  高德伟笑道:“还有什么机会啊?他今天就要回老家了,难道你还真追杀到南部州去吗?在那里,他只会更厉害!”

  话音未落,腾扬突然打断了他:“喂,你们快看新闻!”

  罗宾依言摸出了手机,高德伟要开车,但还是努力蹭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罗宾打开新闻一看,只见东部州头条上赫然挂着一条通缉令。通缉的对象正是罗宾、腾扬与高德伟。

  “呵,我这还没干啥呢就被通缉了?”高德伟失笑道。

  腾扬讽道:“你还没干啥?我来给你念念啊!高德伟协助主犯罗宾杀害重要人物,罪该万死……”

  “嗨,原来我只是个从犯啊!”高德伟不满道。

  但罗宾却眉头一皱,疑惑道:“杀害重要人物?但我明明没有找到目标啊……”

  腾扬也发现了蹊跷之处,猜测道:“这个未指出身份的重要人物,难道是姜秋吗?嘿嘿,阿伟没准还真被你说对了,他还真回老家了!”

  高德伟一听也笑了:“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大快人心!”

  罗宾却开心不起来,他隐隐感觉其中另有故事。

  这场葬礼本身并不是什么大事,孙翔的身份是蛇眼内部的重要人物,但对外却并不宣张,因此参加葬礼的人大多并不是一流权贵。那么一场并不会引起太大骚动的袭击案,会让蛇眼做出头条通缉的举动吗?

  几乎可以确定,能让蛇眼如此大张旗鼓地复仇,这位遇难者想必就是身负重任的姜秋了。

  而蛇眼若真要对付自己,只需授意孙翔对自己穷追猛打即可,反正自己也还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们如此广而告之地通缉自己,必然别有图谋。

  很容易想到的是,神农集团的公子在东部州遇难,他们必须要给南部州一个交代。

  可是,罗宾自己心里清楚,姜秋并不是死在他的手上。如果在场另有刺客,蛇眼为何不直接通缉那人呢?

  他可不相信掌握着整个东部州所有资源力量的蛇眼,会查不出真凶是谁。

  那么最合理的推论即可浮出水面了:蛇眼知道真凶是谁,但他们一方面要保护真凶,另一方面又要给他人以交代,所以便大张旗鼓地讨伐自己,将所有怒火引到自己身上!

  但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对姜秋心怀杀意呢?而且此人还是蛇眼必须包庇的人……

  想到这里,仿佛一切已然明了了一般。罗宾露出了一缕看穿一切的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