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云顶召唤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弃子

云顶召唤师 临松听鹤 4099 2019.08.25 22:00

  “那是什么?”

  “龙……”

  一道热风喷涌而来,预感到危机的萧潇情不自禁地将身体紧紧缩在罗宾怀里,罗宾则毫不畏惧地迎着热浪,目光紧盯着即将冲破地面的恐怖存在。

  最先破土而出的是一只利爪,在离罗宾不到一米的地方抓着陷坑的边缘,利爪轻易扎碎了水泥地面,随后另一只利爪也伸了出来。

  大地随之颤抖,无数碎石滑落进深渊里。

  地底下的魔物并没有选择威风凛凛地一飞冲天,而是以另一种更骇人的方式登场。

  在地穴里一点一点探出身体来,直到那象征身份的龙头冲天一阵长啸。龙首喷吐出灼热的气息,令四周的温度都变得燥热起来。

  罗宾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这种强烈的压迫感和全身赤红的龙身,不难猜测出它的身份——炼狱亚龙!

  即便在瓦罗兰的世界里,炼狱亚龙也是顶级的存在,它的战力甚至远超普通英雄,只有精通狩猎的怪物猎人才能应付的可怕魔物。

  普通士兵们哪里能知道这怪物的底细?大部分都已吓得两股战战,其中也有勇敢的士兵毫不畏惧地冲着炼狱亚龙开火。

  但人类的枪械早已证明是无法对方这些瓦罗兰来客的,子弹打在炼狱亚龙的鳞甲上,只会激起它的怒火。

  炼狱亚龙龙首一昂,罗宾立即预料到了它的动作,赶紧按住怀里的萧潇,二人躲在陷坑的边缘,而头顶,巨龙已经喷吐出超过3000度的赤色烈焰,将面前的一切焚烧殆尽。

  热浪袭击着近在咫尺的罗宾,让他感到背上如火烧一般的灼热,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好在巨龙的肆虐并没有持续太久,只是一次吐息之间,外面喧嚣的世界已经归入了平静,只偶尔听得见行道树被烈火吞没时的呜咽。

  身边一阵疾风掠过,满身大汗的罗宾抬起头来,只看见巨龙一展龙翼,已经窜上了九重云霄,扬长而去,只留下地面一片狼藉。

  他拉着萧潇爬上地面,只看见街道中央留下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不少周围的房屋都已塌陷,所幸这里不是住宅区,应该没有无辜的人员伤亡。

  但其他在场的人未必就有这么好运了,目光所及之处不见一个活物,只能祈祷他们能幸运逃出生天,而不是沦为地上那无数被烧成焦炭,无法辨认的模样。

  看看四周,没有找到孙翔的身影,但猜测他就算没有被烈火吞噬,也绝对已经逃得远远的了。没有人会急着回到这死亡之地的。

  暂且放下心来之后,他这才回头确认萧潇的情况,她一直躲在自己怀里应该没有受伤,但此刻也是显得昏昏然的状态,看来刚才的热浪还是对她的神智造成了影响。

  现在她脸上也是灰头土脸的,全然没有平时白皙可爱的样子。

  罗宾想去帮她抹去脸上的黑尘,此举却惊醒了她,她推开罗宾的手,表示自己不喜欢被人这样对待。

  “还好吗?”

  “嗯……”

  罗宾扶着还有些恍惚的萧潇,她突然有些气恼,嗔道:“放开啦,你的手好脏……”

  罗宾有些尴尬,想放开手又怕她站立不稳,便道:“没事,你脸更脏!”

  这话明显刺激到了萧潇,使她完全清醒了过来,她气鼓鼓地想确认自己的脸,可手伸到腰间才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已经不见了。回想起来应该是刚才的动荡中落到陷坑里去了。

  看着眼前令人惊恐的陷坑,萧潇也不再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多做计较,心里对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满怀感激的。

  “干嘛这么看着我?”

  罗宾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萧潇美丽的容颜被焦黑的尘土遮挡住,但这样却也更突显出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了。

  “谢谢你啊,舍命救我!”萧潇含蓄道。

  “哪里哪里,是你舍命来救我才对!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黑了你的手机,所以……”

  罗宾一愣,拿出腾扬给的特种手机,心道:“这玩意这么好黑的吗?腾扬那小子怕不是在骗我!”

  萧潇有些不好意思,同时转过头去找自己的挂在路灯上的自拍杆,可是这会别说自拍杆了,连那根路灯都已经化为灰烬了。

  但是,后续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由于萧潇的直播行为在网络上引起爆炸式的热度。

  很快,无孔不入的网友们便理出了来龙去脉,有关神农集团公子的死亡之事开始成为最高的热点问题,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

  起初,孙翔并不以为意,以为这种事情只要官方出面辟谣便可万事大吉,直到若先生突然将他关入紧闭,他才意识到了事态不妙。

  若先生的突然举措源自一个女人的登门拜访。她是姜夏,神农集团的长公主,姜秋的姐姐。

  虽然贵为东部州的实际领袖,但若先生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一方面他要随时防范联合会可能的各种方式的袭击,另一方面从一个小老板一跃而成为一州之首,各种政务让他焦头烂额。尤其是姜秋的死亡事件。

  这一次,姜夏是兴师问罪来了。

  等待姜夏到来的时候,若先生站在他的大厦上,望着楼下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自得之情油然而生。然而转念一想,纵然自己一步登天,但马上却要迎接一个女人的怒火,这实在让他感到难堪。

  若不是手中的力量还不够,他大可以带着他的召唤师大军扫荡环宇,豪情万丈,哪里会沦落到需要与一个商女讨价还价的地步?

  都怪那帮不识好歹的召唤师,明明可以做老爷,却甘心做走狗!

  他痛恨那些持重观望,踌躇不前的召唤师。若所有的召唤师都能同心协力,重建这个世界的新秩序又有何难呢?

  他当然知道姜夏所为何来,原本已经约好,只要蛇眼能以最快速度抓到凶手,神农集团面子上下得去,依然会维持与蛇眼的合作。但在这节骨眼上却爆发了一件令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网络上流传甚广的视频里,作为蛇眼的代表人物之一,孙翔竟然承认了是自己杀害了姜秋!

  原本他也以为这种流言只需要官方出面,并不难澄清,只要倒打一耙说这个视频是伪造的,那便可静待时间吞没一切便可。

  可谁能想到,引爆这件事的是网络上的知名大V,她的影响力远远大过了所谓官方。

  甚至可以说,此刻真相如何并不重要,即便孙翔真是被冤枉的,群情汹汹之下,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为此,他不得不紧急限制了孙翔的行动。可不能再让他给自己闯出什么乱子了。

  姜夏到了。

  若先生看着脚下的繁华世界,提醒自己:“不扫一庭者,不足以扫天下。眼下东部州粮食紧缺,必须尽快促成此事才行!真是混账,我居然要被这些破事束缚手脚!”

  不多时,姜夏到场了,若先生在最高级的会议室里接待了她。

  姜夏比他想象中更有气场,虽然见识过不少她的照片与视频,但真当对方坐在自己面前时,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惊艳。

  对方的举手投足与一颦一笑,似乎永远优雅端庄,永远不会犯错。

  每当这种时候,若先生内心都会生出不满。他自以为,这是他一个半路出家的小老板与这些天生贵族的二代王子公主们的天然差距。

  他们天生就懂得如何展现高贵,而这一点,若先生这种人自认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自己的乡土气。

  相互寒暄之后,没有如若先生预想的,姜夏会气势汹汹地质问关于她弟弟的事情,反倒是毫不在意地左右言他。

  若先生先坐不住了,他不能一直跟姜夏在这里闲扯家常,他必须知道神农集团的态度。

  “姜小姐,事关您弟弟,姜公子的事情……”

  “哦?你抓到凶手了吗?”

  姜夏直接一问令若先生不禁语塞,心道:“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网上早有传闻凶手是我蛇眼的人吗?”

  若先生道:“姜小姐有所不知,近来网络上多有传闻,说杀害姜公子的凶手是我蛇……”

  姜夏打断道:“我在乎凶手是谁,我只要凶手伏法!”

  若先生额头渗出了些许细汗,道:“可是凶手的身份……”

  姜夏反客为主道:“若先生,你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难道猜不出神农集团的所思所想吗?我还以为我们会比现在更有默契呢!与您的合作让我们也成为了联合会的眼中钉,请您也体谅一下我,可以吗?”

  姜夏这一番暗语点醒了若先生,他哪里能猜不出神农集团的思想,只是他一心想保孙翔,反倒自己失了方寸,将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对方。

  “我明白了!那合约的事情……”

  姜夏面不改色道:“我的弟弟丧命在你东部州,我们的合约自然要暂停,否则世人会如何议论我神农集团?我姜家也是要脸面的。”

  姜夏话说的果决,但若先生却不慌乱,他知道若是姜家真无意再谈,又何必派最金贵的长公主亲自来呢?而且,从商人趋利的角度讲,此时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坐地起价的好时机。

  果然,姜夏话峰一转,又道:“我们虽然不便出面,但我深知若先生的诚意,我弟之事实属意外,虽然我也是悲痛万分,但我们姜家皆是守约之人。我们会替您预备好新的方案,希望您理解!”

  会谈很快结束,只留下若先生一个人站在会议室里。姜夏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所谓新的合约一定会比之前的吝啬得多,自己必然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而相比于此,还有另一件事更难处理。

  关于杀害了姜秋的凶手一事,姜夏虽没有明说,但若先生已经是明了了。

  当下,坊间盛传是蛇眼杀害了神农集团的公子,神农集团也正好可以借此摆脱联合会对其勾结蛇眼的指控。

  只要联合会找不到合适的借口,那对雄霸南部州的姜家也就难以下手了。而姜家新送上来的合约上也指明,新的合作伙伴是一家空壳公司,显然这是李代桃僵之计。

  这也意味着蛇眼从此抓不到神农集团的把柄,想借合作之口顺带将姜家绑上自己的战车,这种想法也破产了。

  从此姜家只会在幕后攫取东部州的利润,自己却永远稳如泰山,不染寸泥。

  若先生感到有些头痛,这个姜夏,远比姜秋要难搞得多。当初他只是稍加引诱,姜秋就拍板与他立下了合作,如今情势却急转直下,虽然姜夏也觉得东部州的乱局对自己有利可图,但却比姜秋精明太多了。

  而这一切变故都是源自自己的爱徒——孙翔!

  若先生想到此处,不禁咬牙切齿。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姜秋这么一个蠢笨的突破口,既可以解决眼下东部州的资源短缺问题,又可以将姜家裹挟上自己的未来,可谓是一石二鸟,但孙翔却因为一己私仇误了大事!

  自己已经保了他一次,可他还是出错!

  而此时,姜家指明要严惩凶手!姜家要严惩的是谁?看姜夏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果真会为她弟弟的死伤心吗?她是个真正的商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她所顾忌的只有姜家的利益与脸面。

  而如若杀害姜秋的凶手不死,伤害的可不是她脆弱的感情,而是她姜家的威名!既然如此,她要报仇的人是谁?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孙翔杀了姜秋,就算不是你也是你了!

  何况,你还真坏了若先生的大事!

  若先生内心感到痛苦万分,但他的理性却在不停告诉自己:到了该弃子的时候了!

  被紧闭在家的孙翔正整理着自己的桌子,上面有她妹妹送给他的一些小物什,例如一个手办模型,亦或一个精致水杯。

  门外,有人推门而入,道:“队长,若先生……”

  没等他说完,早有预料的孙翔便回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说罢,他取出自己口袋里的银卡,郑重地将它放在房间里最醒目的展台上,他留下能留下的所有东西,只取走了一个小物品。

  来人有些不解地问道:“这个……”

  孙翔笑了笑:“这是我的……私人物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