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云顶召唤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东敏寺

云顶召唤师 临松听鹤 2186 2019.08.21 22:23

  一连数日,罗宾都活在恐惧之中,孙翔一直在找他,且不同于之前每每让他逃脱,而这一次,孙翔是真的对他下了死手。

  原本还不以为然的三位通缉犯,现在终于开始品尝恐惧了。

  他们再不敢抛头露面,而是真正变成了鬼鬼祟祟的夜行生物,在蛇眼的全力搜捕面前,只能躲在阴影里瑟瑟发抖。

  萧潇已经失去了罗宾的消息三天了,她的上级不允许她参与此事。

  虽然不忿,但即便是置身事外的她也能感受到,全力以赴的蛇眼给它的猎物造成的巨大压力,而身处漩涡之中的罗宾,处境可想而知。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走在街上,看着四处张贴的通缉令与往返巡逻的宪兵队,全城戒严之下她又能做什么呢?

  她的手插在口袋里,里面有象征她的身份和力量的银卡。但是,面对一座铁壁般的城市,即便是享受特级公民待遇的召唤师一样无力。

  忽然,心事重重的她一不留神,一辆飞驰的汽车从她眼前快速驶过。吃了一惊的萧潇向后急退,却冷不防将口袋里的银卡掉了出来。

  尽管只是短暂的一瞬,在她捡起银卡的一刻,身边路过的行人中有人看见了她的银卡,立即本能地害怕起来,他们连退了数步,像是生怕惹怒了这位召唤师。

  萧潇被这种眼神盯得很难受,她想赶紧离开这里,却听见行人们的闲言碎语。

  “喂,你看见没有那是一个召唤师啊!真好啊……“

  “是啊,不用说是召唤师了,就算是亲属也行啊!你知道吗,现在新的《法典》里,召唤师亲属都能享受特殊待遇呢!”

  “是考试加分吗?”

  “比那个还变态!听说现在死亡的召唤师亲属都能葬进东敏寺了!跟历史名人们长眠在一起……”

  “那也太魔幻了吧?那里可是安葬英雄的地方,什么东西也能躺进去的?”

  “老兄,我劝你谨言慎行……”

  听着路人的议论,萧潇突然一怔。

  东敏寺?

  这三个字闯入了萧潇的心海之中。

  那里是东部州最负盛名之地,已经有千年历史,曾今是一座教堂,而如今它成了伟大英雄的墓地。能安葬进东敏寺,被视为东部州人的最高殊荣。

  信步而行的萧潇来到了东敏寺。

  这里是整个东部州的圣地,除了特殊节日之外都是可以供人参观瞻仰的。

  她走进了这充满古典与庄重的殿堂里,从古代的君王到伟大的学者,历史的足迹与伟人的光辉照耀着碑林。在这里,你丝毫不会感受到墓地带来的阴森恐怖,而只有心潮澎湃与无限敬仰。

  那些你从小就在书中读到的伟大人物,现在就安详地躺在你的脚边,与你仅仅隔着一块轻薄的墓碑与漫长的时光。

  萧潇一步步走来,历史汇进了她的眼角,不知不觉中化成了热泪,每一个走过这一条长廊的人无不对文明与时间充满了敬畏。

  但走过时光长廊的转角,眼前却显露出另一番模样。

  这里是一片新的墓园,它们与伟大陵墓相隔不远,却完全是另一方世界。

  埋在这篇土地下的人,他们没有创造过盖世功业,没有指点过人类文明,他们能葬在此处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是召唤师,甚至只是召唤师的亲属。

  “真是乱象!”

  萧潇忍不住哂笑。蝮蛇之眼为了讨好召唤师,获得更多的支持,竟然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了吗?

  东敏寺在东部州人心中的伟大地位是因为千年来的坚持:非绝顶伟大之人绝不入寺!若没有这份坚持,长眠于此又如何能成为至高荣耀?

  见萧潇在新陵墓前长吁短叹,一名僧侣走了过来,道:“抓住未来虽好,但遗忘过去之人终将会被遗忘在过去里……”

  萧潇赶紧行了一礼,也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她顺势向僧侣询问最近葬入寺中人的名录。

  僧侣说逝者已逝,不便透露,但所有入葬之人都会记录在公墓碑上。

  所谓公墓碑是指伫立在每片墓园前的大石碑,那就是这片墓园的导图,以指引瞻仰着朝圣的方向。

  得到提示的萧潇赶紧找到了公墓碑,但奇怪的是,无论她查看多少次,都没有找到孙翔妹妹孙燕的名字。

  她又回去向住持询问,寺中人似乎都不愿多提这些新入寺的逝者,得到的答复简单而又坚决:“所有近期逝去的召唤师及其亲属都已葬在新陵园里。”

  这肯定的回答让她困惑,但很快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夜晚,罗宾鬼鬼祟祟地偷跑出来,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见过太阳了,也不知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但肯定不是明天。

  腾扬告诉他之前的藏身地已经暴露了,他需要转移。

  幸亏他还有腾扬这个帮手,在所有信息都被锁定封锁的情况下,只有他给自己的特种手机还没有被监听。

  这也是他能接连躲过多次搜捕的原因。

  这一晚,他也依照腾扬信息的指示离开了原本的藏身地。

  对方逼地很紧,罗宾已经与另两人失散了很久。这时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一个人与一个掌握了全部媒体,警察和军队力量的庞大组织对抗是多么艰难。

  好在对方召唤师的数量有限,只要不被同级别的召唤师黏上,其他人还是留不住他的。

  腾扬为他规划好了完美的转移路线,他自信绝不可能被追捕者截住,但意外竟然就真的这么发生了。

  这一次,堵在他面前的是他最不想见到的对手——孙翔。

  “武藤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孙翔笑道。

  罗宾一看周围,黑夜里不知多少伏兵,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次自己恐怕在劫难逃了。

  自知无路可走的罗宾还不死心,他举着手机问道:“你们抓住了腾扬?”

  孙翔笑道:“没有!根本没人有兴趣去抓小鱼小虾,你才是大鱼不是吗?我们监听了你的通讯设备,虽然腾扬少爷的道具是有点东西,但在整个东部州的力量面前,这些都是玩具!”

  罗宾苦笑一声,将特种手机随手丢下,并取出了银卡。让他束手就擒那可不可能。

  孙翔见状,也来了兴致,他取出一张泛着金光的卡片,道:“你可是个难得的对手,但今天我必须要杀了你,替……那个畜牲报仇!”

  罗宾驳斥道:“那天你也在场,你说这话就不怕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吗?”

  孙翔先是大笑,然后突然露出凶恶的目光,道:“不,我可看得清清楚楚,凶手就是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