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云顶召唤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追凶

云顶召唤师 临松听鹤 4272 2019.08.10 12:00

  第二日,新闻报道了一起凶杀事件,受害者是一位少女。

  罗宾看着手机上的新闻震惊不已。

  虽然受害人的相貌被打上了马赛克,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少女的衣着装扮,正是昨日他遇见的那位女孩。

  下午,刚从一场战斗中归来的孙翔重复着与昨日相同的流程。在温暖的浴池里,他冲着门外的女侍者问道:“她还没有找到吗?”

  女侍者有些紧张,她递过来一块平板,上面显示着一条新闻。

  如她预料的,孙翔一看到新闻立刻急得从水池中跳了起来,他先是不可思议地呆愣了几秒,随后愤怒地胡乱拍打起来。水花飞溅,却发泄不了他内心的愤恨。

  “查!给我查是什么人干的!”

  他直接赤条条地冲了出来,推门就要出去。女侍者赶紧追上去替他换上了新衣。

  “队长,有些事还等着您去处理呢!”女侍者小声道。

  “不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孙翔果断拒绝了。

  女侍者为难道:“可是,这可是若先生亲自吩咐的呀……”

  孙翔刚才还在气头上,一听到是若先生的吩咐,虽然心中还是气愤难消,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他咬牙切齿地嘱咐道:“告诉警局的人,今天晚上我就要得到结果,否则我废了他们!”

  “是是……”女侍者诺诺而退。

  警局内,罗宾向警方提供了线索,警局效率不错很快就锁定了那两个嫌疑人的身份,但是警长却没有动手抓人的意思。

  “怎么了,有问题?”罗宾问道。

  “嗯,这两个人不好动。”警长为难道。

  罗宾感到不解,追问道:“怎么说?”

  警长点着这二人的资料道:“这两个人是召唤师,根据《法典》,轻易动不得!”

  罗宾惊道:“他们可是涉嫌杀人!”

  警长反问道:“杀人又怎么样?《法典》里就是这么写的:如果召唤师能证明是普通人先侵犯了他们,那无论造成什么后果都可以定性为正当防卫!”

  听了警长这番话,罗宾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他指着警局电脑上二人的信息,道:“把他们的资料给我,我去办!”

  “那怎么行?”出于职业本能,警长果断拒绝了。

  罗宾愤怒地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大吼道:“难道你不想搞清楚真相吗?难道你不想替普通人伸张正义吗?别忘了《法典》的保护名单上可没有你自己!”

  警长被质问地说不出话来。

  罗宾见他沉默不语,语气和缓了些,道:“把资料给我,让我去办!没有人会追究到你的头上的。”

  警长犹豫了片刻,左右看了看,默默地将资料打印了一份,悄悄塞给了罗宾。

  罗宾转身离去。

  片刻后,回过神来的警长立即觉得后悔了:自己堂堂警长竟然被一个身份不明的举报者给威胁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时,又一个年轻女人走到了他面前,警长刚刚还在不满,但一见到这女人的衣着立即变了脸,凭空换出一副笑脸来。

  因为这女人穿着的是蝮蛇之眼的制服。

  “小姐,有什么事情能帮到你的?”警长笑眯眯地问道。

  女人将显示着新闻的手机扔在桌上,冷冷道:“我要查这个案子!”

  警长一看,正是同一件少女遇害案。

  “怎、怎么又是查这个……”警长不觉眉头一皱,小声抱怨了一句。

  女子听出他话里的异样,问道:“怎么,还有人在问这件案子吗?”

  “对,刚才有个年轻人来问过了。不过,这件案子……”警长为难道:“这里面牵扯到了召唤师,所以……”

  女子冷漠道:“要你查这件案子的也是召唤师!”

  说完,她将一枚吊坠一亮,警长当场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枚蛇头吊坠,这是蛇眼核心层的信物,意味着警告警长:要你查案的人是《法典》之下最高级的召唤师。

  “明白!歌檀市警局向您保证,三天之内一定给您答复!”警长严肃道。

  女子还是不满意,道:“你不是已经知道凶手的信息了吗?为什么还要三天?现在就去抓人!我只能给你……五个小时!”

  她看了眼手表,离孙翔办完事回来大概还有八个小时,这样时间应该还够。

  警长哪里敢违抗蛇眼的命令,只能连连称是,然后调集警力,抓紧时间出警。

  临行前,女子又问了一句:“你说刚才有人来问,那个人是谁?”

  警长忙着出警,只是道:“他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只是做了简单的登记,您可以去查看警局记录!”

  说罢警长带人匆匆出门了。

  女子找到了登记单,上面写着举报人的名字是:武藤游戏。

  她不死心,又查看了警局的监控记录,在看到罗宾的脸的时候,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一间红灯俱乐部里,罗宾找到了他的目标。

  昨天挨了他一拳的男人叫苏爽,此时脸上还带着淤青,另一个跟班叫高超,怀里正搂着一位脱衣舞女。

  他走到苏爽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啊?”苏爽不耐烦地回头瞥了一眼,当看见是罗宾是顿时吓了一跳。

  “你,你想干嘛?”

  “问你几个问题!”

  苏爽从起初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他打量了一番罗宾,道:“问我问题?小爷正要找你呢,你还送上门来了!哥几个,给我揍他!”

  随着他一声令下,高超和周围几个小混混都围了上来。

  罗宾不想在这里动手,便冲苏爽示威了一下,然后掉头就跑。

  “还想跑?给我追!抓到了往死里打!”

  苏爽带着一帮小弟紧追上去。罗宾逃到一处小巷里,日色渐沉,黑灯瞎火,确认这里没有监控之后,他停了下来。身后,苏爽带人紧随而至。

  “小子,怎么不跑了?你不挺能耐的吗?”苏爽冷笑道。

  罗宾也不说话,甚至都不转身,只是默默地亮出了卡牌。

  昏暗里苏爽还没看清罗宾手里拿了什么,只隐约看见一道黑影在小巷里掠过,自己的手下竟然全都瞬间倒地了。

  “怎、怎么回事?”

  苏爽还没搞明白状况,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高超提醒道:“爽哥,是银卡!这家伙有银卡!”

  说着,他也艰难摸出了自己的银卡,只是身体遭到重创,他甚至连发动银卡的体力都没有了。

  苏爽这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他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卡牌,但看着倒在地上被瞬间秒杀的小弟们,他却没有了亮牌的勇气。

  能对现实世界造成影响,至少是二星级别的存在。这已经是召唤师内部众所周知的秘密了,而苏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牌只有一星,根本对现实世界无法产生影响。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召唤师而已。

  见苏爽已经吓呆了,罗宾直接走上前,将他举在半空中的卡牌抽走。

  苏爽起初还有些呆滞,等到罗宾明晃晃地打劫了他的卡牌之后才清醒了一点。

  “你、你干什么?”

  罗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疑惑道:“有问题吗?”

  苏爽眼睁睁地看着罗宾将他心爱的卡牌收起,却无法反抗,只能默许。

  谁料罗宾并不善罢甘休,他绕到呆立的苏爽身后,趁其不备直接插入他的口袋,在其反应过来之前又掏出了一张银卡。

  “呵,小流氓好东西还不少啊!”

  收获了意外之喜,罗宾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看了看,一张狼人,一张盖伦。

  “不,不要啊!给我留一张好不好!”

  苏爽几乎都要跪下求饶了,罗宾却不理他,先走到倒在地上的高超身边,摸出了他身上的唯一一张卡牌。

  无双剑姬·菲奥娜。

  这次真是收获颇丰了,这样一来自己的三贵族离全体二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正喜着,突然罗宾感到背后闪过一股杀气,竟然是被逼到绝路的苏爽趁机偷袭。

  “去死吧小子!”苏爽愤怒的咒骂着,也不知是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弹簧刀,对准罗宾的背心直直地捅去!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一个人影重重的砸在墙上,却不是罗宾,而是苏爽自己。

  不知从哪里发起的攻击,一击之下,苏爽已经瞬间丧失了反抗能力,痛苦地跌倒在墙角,而发起攻击的人在瞬息之间又隐身在了阴影之中。

  罗宾回过头来,蹲在重伤的苏爽身边,道:“搞偷袭啊?我还没说拿了东西就放过你呢,你就自己不肯放过自己了?”

  苏爽虽然受伤,但还能说话,他忍受着痛苦艰难道:“你想怎么样?有本事杀了我呀!”

  罗宾看不惯他这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扯起他的头发道:“你给我装什么江湖大哥呢?告诉我,昨天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苏爽被扯着头发,这让一向跋扈飞扬的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屈辱,竟激发了些胆气。他硬撑着冷笑道:“哦,为这个呀?那妹子,你老婆?很带劲嘛!”

  听出他话语里的亵渎之意,虽然罗宾与那女孩只有一面之缘,但苏爽这副嘴脸依然让他感到十分恶心。他扯起他的头狠狠砸在了墙上。

  “是你干的吗?告诉我!”罗宾恶狠狠道。

  苏爽被砸得晕头转向,一时说不出话来。

  罗宾见问不出来直接将他扔下,转头抓起倒地上的高超。

  “别装死了,不想死,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

  高超显然没有苏爽那么难搞,在罗宾将他拖到墙角的路上,高超已经怂了。

  “别,别!我说,我说!”

  罗宾捡起掉在地上的弹簧刀,道:“敢说假话吗?”

  “不敢、不敢!”

  “好,你说!”

  罗宾将刀插在他两腿之间,目光凶狠地盯着他。

  高超两股战战,口齿不清地通通交代了出来。

  原来那天他俩只是如往常一样,在那间民宿里搞一些无法描述的不良派对,这时他们一位大哥带了个新妹子进来。

  那人自然就是罗宾在问的女孩。

  女孩看起来很害怕,应该是被胁迫的,但他们这帮纨绔子弟早见惯了这些,就硬拉着她一起Happy。

  后来她趁机逃了出去,他们哥儿追出去,正撞上了罗宾,后来发生的事情正如罗宾所看见的。

  罗宾摇晃了一下有些疲惫的脖子,问道:“也就是说你们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高超悄悄瞥了苏爽一眼,道:“是、是!”

  罗宾转头一看,原来苏爽正盯着这边。他笑了笑,突然伸手抓起苏爽的头又是狠狠地一砸。苏爽彻底昏死过去了。

  他掉过头来,冲着高超,冷冷道:“说,她去哪了?”

  高超已经吓得浑身直颤,罗宾拔出刀子缓缓向上刮去。刀尖摩擦着地面发出呲呲的刺耳声。

  高超双腿抖得更厉害了,最后当刀背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罗宾闻到了一股难言的气味。

  他嫌弃地挡了挡鼻子,看着裤子上突然湿了一大片的高超,罗宾不耐烦道:“说吧!”

  “我、我说……是,是那个大哥把她抓走了,就在你打苏爽的时候,他把那女的拖走了……真的,都是真的!”

  “那个大哥是谁?”

  “他、他……你惹不起的……”

  高超盯着罗宾,从那目光看,罗宾能看出他并不是在恐吓,而是说的真心话。

  “那现在的我,你惹得起吗?”罗宾道。

  “好,我说!他、他是南部州神农集团的公子,姜秋,他爹可是南部州最大的财阀,他自己也是个召唤师,你敢动他吗?”

  南部州神农集团?

  罗宾自己本就是南部州人,这个神农集团他自然听过,垄断了南部州八成以上的农牧产业,这样的巨无霸,说他一家养活了整个九州都不过分。

  可是神农集团的公子怎么会在东部州?这里发生了战争他不知道吗?

  不过眼下罗宾还想不明白这些,他只顾着要去找到那个为非作歹的凶手,要让他付出代价。

  这时,突然外边传来了急促的警笛。

  罗宾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语着:“怎么这时候来的这么及时?”

  没办法,总不能被当场抓到自己滥用私刑吧?罗宾趁着警笛尚远,赶紧先溜了。

  “太好了,得救了!”

  高超正庆幸警察来得及时,还在计划着怎么向警察告罗宾的状时,一个身着制服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

  “你们杀了那个女孩是吗?”女人问道。

  “不、不是……”高超忽然感觉有些迷糊,仿佛体能到了极限,随时都可能昏死过去。

  “我再问你一遍,你想好了回答!是不是你杀的女孩?”

  恍惚间,高超竟看见一支手枪指在自己头上,本能的恐惧驱使他说出了对方想要的话。

  “是,是我……”

  砰!砰!

  两声枪响之后,漆黑的走道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