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在清朝的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选秀(下)

在清朝的生活 西木子 2541 2009.09.30 10:16

    一个月后,终于到了最后一轮选秀的日子了。这日,慧珠一行四十六名秀女,在太监们的带领下来到了顺贞门。

  接着六人一排进入殿内,让帝、妃们选看。慧珠和慧雅隶属于镶黄旗,由于此次正黄旗的秀女十分少,她们便被排在前面等候挑选。此时,慧珠和慧雅被安排在第二排,第一列皆是正黄旗下的秀女。

  不知道里面是怎么选的,不一会儿,慧珠就见里面有人出来了。那是第一排的六个秀女,除了一个长相一般,但家事背景都是这届佼佼者的秀女一脸喜色的走出来,骄傲的看了眼等候挑选的众人后,方跟着满脸陪笑的小太监离开了。至于其余四个大多神情沮丧,只有一个一脸平静。

  不待慧珠多想,就听见旁边的太监叫她这排的秀女进殿待选。

  一排秀女按着事先演练过的,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请安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随着请安声的起落,慧珠现在的心情是既害怕又激动,害怕她被选上,又激动于见到真实的康熙皇帝。不过,她也没忘记这是人如草芥,皇权自上的清朝,只好努力平复心情,双眼目不斜视的盯着脚尖,尽量让她显得不起眼。

  “免礼。”一个声音不大,却充满着威仪和压迫的声音响起。慧珠知道,说话的人是康熙,她听到了三百年前康熙皇帝的声音!

  慧珠深吸口气,勉强敛住心神,不停地对她自个儿暗示,要稳住,一定要稳住,不能因小失大,未来的舒适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一番自予大气后,她稍稍稳住了心神,不想这时康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左边第二个是哪家的?”

  左边第二个?左边第二个?不就是她吗!

  慧珠无法,暗暗呼气吸气了一下,方上前一步福身答话道:“回皇上,奴婢隶属镶黄旗,是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之嫡女,钮祜禄·慧珠。”

  康熙帝听言,复又看了看太监手里的托盘,轻咦一声,自语道:“恩,这钮祜禄家这次倒有二个姑娘适龄,唔,还是这个看着好些,稳重踏实。”然后只见康熙手往托盘里一指,在一挥手,即刻只听太监高声喊道:“镶黄旗下,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之嫡女钮祜禄·慧珠,留牌子。”稍一停顿,又高声喊道:“秀女们叩谢皇恩。”

  闻言,慧珠彻底懵了。接着,只是浑浑噩噩的跟着太监离开,回到储秀宫的房间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慧雅说了什么。再下来,就有一个小太监过来通知,说再不走就要关宫门了。她方才猛然清醒,看见一脸担忧的等着她的慧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说了几句,才携着慧雅的手出了皇宫,上了内务府的马车回府。

  慧珠正沉默的坐在马车上,突然感觉踉跄了一下,猜想估摸是到了,抬眼向车窗外随意一瞟,就猛然起身,掀开门帘子,跑下马车,扑进章佳氏的怀里喊了声额娘,便发泄似的哭了起来。

  章佳氏看着放声哭泣的慧珠,一颗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来。今个儿早早的,她就打听镶黄旗的秀女已经全部选完,皆被内务府的马车各自送回。按理说慧珠也该差不多时间回来,却迟迟不见慧珠、慧雅姐妹回来,一家人是提心吊胆了半天。可现在呢?好不容易看见慧珠回来了,又哭的如此伤心。章佳氏只好暂压下满腹的疑问担忧,柔声劝着慧珠,并扶着进了府里。

  回到正堂,章佳氏从慧雅那弄清了事情始末,便打发了慧雅母女和老太太派来打听消息的仆从,又交代了赵嬷嬷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后,径自来到慧珠的卧房。对着呆坐在炕上的慧珠,安慰道:“女儿,不要哭了,哭得额娘心都要碎了。既然你已经被圣上留了牌子,也是件可喜的事。额娘知你不在乎这些,可事已成定局,往后的路还是要走下去的。不过照额娘看,你也不用太伤心,你该是要嫁进宗室的。以现在宗室的人来看,你被指给几家王府阿哥的可能性蛮大的。”

  听到这,慧珠疑惑了,眼含询问的看向章佳氏。难道她不是进宫,也不用给五十岁的康熙帝当小老婆吗?一想到她不用去那杀人不见血的后宫,瞬间就有种峰回路转的感觉。从最坏的消息突然变成一般的消息,慧珠半天才回过神。

  后听了章佳氏的解释,才知是她搞错了,进宫的秀女皇上会当场宣布留下,而不是像她这般。明了事,慧珠的心轻松了不少,索性便把哭泣的原因告诉了章佳氏。

  可章佳氏却没笑,只是眼里露着几分忧虑的看着慧珠道:“我的儿,是额娘对不起你,你以后……虽说不用进宫,可按咱们府里的条件,你嫁给宗室也只能做妾室,除非是落寞些的宗室子弟方可为侧室。算了,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咱们现在只能等圣旨下来后再来商量……怎么入选的偏偏是你,不是三丫头……”言犹未晚,章佳氏似是再也止不住般,眼眶一红,跟着落了泪水。

  哭过忧过,此时的慧珠已经接受了事实,这嫁谁不是嫁,本来也没想过在清朝会遇到相爱的人,再嫁给他。的确,她刚开始听到消息时,以为是要进宫,又是嫁给比她阿玛还要大的康熙,以后再见父母兄弟也就难了。现在既已确定不是,也就好了。虽然心里对以后要当人的妾很不愿意,可也只是因为妾室地位低,比较受气不如嫡室,其他的倒没什么。

  想通后,慧珠注意到疼爱她十余年的章佳氏因为她要当妾室难过伤心,还有在正屋里估摸着也为在为她担心的的凌柱和大哥幼弟,不禁恼恨自个儿的不省事,情绪化。

  于是又安慰起哭泣的章佳氏,故作轻松的说道道:“额娘,别哭了,是女儿弄错了,只要不进宫,女儿也就能常见您的。再说了,按女儿的性格,就算当妾室也会过得很好,断不会让人欺负了去。好了,额娘,女儿已经一整日滴米未进,想必阿玛和额娘也因担心我没用晚饭的。女儿这就去叫吩咐厨房备食,然后我们一家好好在正屋吃顿饭。女儿这一个月在皇宫可是没一天放松过,就等回家大吃一顿呢。”说着就站起身,在章佳氏面前转了一圈后,方笑道:“额娘,你看我是不是瘦了,这趟皇宫之行也是有收获的嘛。”

  章佳氏看着努力逗她笑的慧珠,心里虽还是难过,却也打起精神,勉强笑道:“就知道你是个贪吃的,早叫厨房,准备了你爱吃的。”说完,两人皆笑,不再提及指婚一事,扯了其他话说。

  随后见气氛好了些,母女二人方离开慧珠闺房,往正屋走去。

  刚到门口,就见一个身穿蓝色袍子的十岁男童跑了过来,抓着慧珠的手,稚声道:“姐姐,我和阿玛、大哥等了你很久了。我很想姐姐……姐姐啊不要哭了,若有谁欺负你,我给你报仇就是了。”

  看着活泼可爱又十分贴心的俊贤,慧珠不由会心一笑,丢了烦恼,摸这俊贤的头道:“好,姐姐知道了,咱们的贤哥儿长大了,能保护姐姐了,是个男子汉。”说着拉起端贤的手进了正屋,在掉漆圆桌旁坐下后,方看着凌柱和俊德,声音欢快道:“让阿玛和哥哥担心,女儿实在不该。不过现在女儿倒是饿得很,开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