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在清朝的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进府

在清朝的生活 西木子 2144 2009.10.01 16:13

    四贝勒府

  慧珠坐在绣墩上,任由福晋派来的王嬷嬷和素心给她卸妆,换衣。

  “格格,现在已经收拾好了,您啊就坐着等贝勒爷过来了就是。奴婢这就遣了众人,回去向福晋交差,您看如何?”王嬷嬷笑着对慧珠道。

  素心看了看慧珠,心下明白。拿起一个装有十两银子和一个宝石戒子的荷包,双手递到王嬷嬷的手上道:“辛苦嬷嬷了,奴婢在这替我家姑娘谢谢嬷嬷。嬷嬷是福晋身边的得力人,我家姑娘初进王府,还有许多地方不清楚,这请嬷嬷能不吝指教。”

  王嬷嬷顺手接过荷包收起,心下觉得这为格格到是个知礼识趣的人,不像府里其她几位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心里如此想着,面上却不显,反而笑容加深道:“奴婢也不拿乔了。格格,素心姑娘,若觉得奴婢的话可听,也就听着。贝勒爷是最讲规矩的一个人,首先素心姑娘的称呼就该改了,要叫主子了。而我们福晋也是个和善大方的主,这不?专门派奴婢来帮格格准备。其实呢,这府里也没什么,规矩是大了些,可只要不做有违规矩的事,福晋也不会管的。哟,看这时辰也不早了,爷估摸着要从书房里出来了,奴婢这还要回复福晋呢。就先行告退了。”

  慧珠点头允:“有劳嬷嬷了,素心,替我送送嬷嬷。”

  接着,素心送走了王嬷嬷,又给这里伺候的下人,各赏了一两银子,便打发了下去。又略等一会儿,胤禛身边的太监小禄子就到了慧珠的院子禀道:“奴才小禄子,给新格格请安。贝勒爷爷让奴才过来通告一声,约莫一刻钟后到。”

  慧珠含笑的应酬了几句,不着痕迹的递了个眼色。素心心领神会,取出一个极为丰厚的荷包谢过小禄子后,对慧珠道:“姑……主子,贝勒爷要来了,奴婢先行。请主子放心,明一早奴婢就会叫主子起来给福晋请安。还请主子今晚谨慎对待。”

  慧珠随口应了素心的话。

  现在的她也无法多顾,想她披散着头发,身着一件粉色鸳鸯肚兜和白色亵裤,外套一件桃红色透明纱衣,坐在床上等着胤禛的临幸。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更多的却是心里没底,生出紧张。

  不及多想,只听“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着石青色袍子,身材高大却又消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方方正正的脸,两道剑眉,一双清冷的眸子深如幽潭,清澈却见不到底,挺直的鼻梁下是紧紧抿着的薄唇,不知是听谁说过嘴唇薄的男子,注定寡情一生。

  略抬眼一看,慧珠便已知道,眼前的男子就是将来的雍正,现在的贝勒爷四阿哥胤禛,也是她以后赖以依靠的丈夫。

  深吸一口气,双手死死的扣进手心,慧珠努力做出一付贤良温顺的样子,循规蹈矩的上前,给胤禛行了个礼,缓缓的说道:“臣妾钮祜禄·慧珠,给爷请安,爷吉祥。”然后就半曲着腿,等着胤禛的回应。

  一时,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只有燃烧正旺的烛火偶尔迸射一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慧珠垂着螓首,任由一双冰封的眼眸在她的身上凌迟打量;半响,就在以为他不会搭理她时,一个稍显冷清的男中音在耳际响起:“恩,免礼。”慧珠紧着小心,眼观鼻鼻观心的站起身。

  静谧的屋室里又陷入一片寂静中。

  面对别样的寂静,慧珠不由慌乱了起来。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站着,总不会叫她上前去询问——是否该安寝了。

  老天爷劈了她吧,未来的雍正怎么就对她说了三个字,然后就面无表情直直的盯着她!

  胡思乱想之际,只听这尊大佛终于开了金口:“我已洗漱过了,更衣安置吧。”说罢,走到离床前一步的地方站住,伸平双臂。

  老天爷您还是劈了他吧!

  慧珠心里不平的想着,这该死的封建主义,该死的清朝。还有该死的胤禛,先是冷冷的盯着她,现在又让自己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伺候他更衣。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可是自个儿以后的衣食父母,说什么也不能饶了这大佛的不快。

  打定主意,慧珠再一次深吸了口气,徐徐走到胤禛跟前停下,然后惦着脚尖,往前凑过身子,伸手至他的胸前解着衣服上的盘扣。

  这该死的扣子,怎么这么难解!

  “我来吧。”胤禛看着眼前这位皇阿玛赐给他的格格,长相清秀,大概是因为圆脸和有些微润的身子,看着比实际年龄大些。此时她虽强制镇定,但颤抖的双手却泄露了原本的紧张。看着该是个性情敦厚老实的,想来也是个知规知矩的人,不会随大多妾室那样,得了宠就轻狂起来了。想到这,胤禛不由地皱了皱眉,面色微沉了下来。

  清冷简短的话语,不愉厌烦的神情,让慧珠好不容易放在实处的心,瞬间又被提了起来。不知道她就站在一旁,又哪里让这位爷不高兴了。

  胤禛兀自宽下身上的长袍,斜睨了眼浑身颤抖的慧珠,眼神一顿,复又将手里的长袍递了过去,话语清晰的吐了二字“安置”。

  慧珠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接过搁置好,又蹲下身给胤禛脱了鞋袜,服侍他上了床。自个儿则坐在床沿上,速度极其缓慢地放着布帐,脑子却快速的翻转着,接下来怎么办,就被拉入了一个滚烫的怀抱……

  嫡福晋院

  “嬷嬷,你也是跟我的老人了,你看这个怎么样。”

  “看着是个安分守己的人,老奴甚至觉得她性子有些软弱,该是个好掌握的。至于容貌比起府里新来的那位可就差远了。”

  “恩,我相信嬷嬷的眼光。若真是个好的,到希望她能为爷开枝散叶。别像另一个,有了两个儿子,就不知进退的张狂起来。”顿了顿,几不可闻溢出一声叹息:“是啊,儿子……”

  “主子,奴婢知道您的苦,自从弘晖阿哥走了后,您就……可这府里还要您做主啊,您才是这贝勒府的女主人!”

  “好了,嬷嬷,你下去吧…….”

  是夜,月色皎洁。

  四贝勒府里,几处主子院却灯火未熄,如一个月前的一晚,寂静却不平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