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至高变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第一个陶罐

至高变形 刀斧薪 2490 2020.02.02 03:14

  旁边在队伍中一直面色稳重,不善言辞的维斯突然神态巨变起来,变得暴怒异常!

  维斯上前对着弗雷尔的屁股就是狠狠的踹了过去。

  没有任何防备的弗雷尔顿时就被踹的飞起,滚地葫芦般在地上滚了两米后撞在了石头上。

  弗雷尔整个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暴怒起来,但是一阵风不等他起身便骤然刮到他的脸上,满布血丝的眼睛映入他的眼帘。

  “维斯!你在干什么?”小队的长官立刻呵斥道。

  维斯头也未回,仍是死死盯着弗雷尔,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他的嘴缝中传出来:“不求你能多么尊敬一个为了探索人类命运而行的先行者,但是请你也不要去轻视。

  别忘了,你现在学习的修炼之术还是先行者们去用生命实验出来的!”

  弗雷尔看着直逼眼前的充满怒火的瞳孔,心里有些被震慑的发颤。

  一直默不作声,谁也不得罪,近乎老好人般的维斯暴怒起来也着实令他有些胆寒!

  但是弗雷尔到底是一个敢于浴血拼搏的士兵,很快就重回固执的心态,冷笑一声,左手握住维斯掐住他衣领的手腕,以远超维斯的力量狠狠将其掰开!

  弗雷尔眼中满是嘲讽的神色:“等你什么时候力量大于我,再向我说教吧。现在,你还没这个资格!”

  说后,弗雷尔提起右拳向弗雷尔挥去。

  维斯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拳头,想着反抗,但是一只手被钳住的死死的,另一只手想反抗却是根本也来不及。

  眼中的拳头越来越大,但猛然间一个大手将其握住。

  弗雷尔抬头望去:“队长?”

  “我们现在的使命是抗击外星侵略者,不是窝里斗。”队长一字一顿的说道。

  “切。”弗雷尔不屑的撇了撇嘴,松开握住维斯的手,他感觉自己在队伍中的地位受到了挑衅,也为自己刚才居然对一个弱者产生了惧怕感到羞恼!

  眼神中带着狠辣,弗雷尔站起身来,威胁式的看着维斯道:“你等着,打完这场仗,我会好好让你知道,什么叫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弗雷尔眼神忽然又变得玩味,低头在维斯的耳边低声言语:“你看起来,很崇拜克鲁斯是吧?我会让你知道,你所崇敬的家伙,是距离你有多么遥远。

  而我,就在你身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然后让你知道:巨人的肩膀,就是用来踩的!

  我会让你亲口承认,我未来的实力注定比克鲁斯还要强!”

  弗雷尔拿起战刀转身离开,看也不再看维斯一眼,话语虽小,但是其他队员又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之辈。

  但是他们也好似未曾看到这场冲突一般,沉默不语。

  虽然他们都是能直面血腥战场的士兵,但是终归是群体中的一员。

  尽管先行者确实为他们开辟了修炼的道路。

  但是眼下,他们和弗雷尔是一个小队的!

  而弗雷尔的实力大家又是有目共睹,在军队里得罪一个比你强的人,那么绝对是找不自在!

  所以他们即便有对弗雷尔侮辱先行者的不满,甚至哪怕刚刚克鲁斯救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出言反驳弗雷尔!

  人心这玩意,谁又说得清呢?

  维斯也站了起来,理了一下衣着,双拳紧握,低下头,眼中包含着无限的愤怒与不甘,他多是恨自己!

  恨自己不能保卫那个人的尊严!

  狂风于克鲁斯的耳边呼啸而过,火力全开的克鲁斯又斩杀一个九米多的兵长级存在。

  克鲁斯平淡的目光扫视着整个战场,战场上已经再没有一个兵长级刀兵存在!

  站立在一个兵长的尸首上,克鲁斯的精神有些恍惚,他的耳边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砰!砰!砰!

  眼角似乎有着一缕粘稠的液体涓涓流淌而出,他脸上是带着全覆盖头盔的,外界的血液溅射不进来,那应该就是他的血液了。

  眼角崩血,克鲁斯舔了舔流到嘴角的液体,一股腥甜,不错了,这就是血液。

  “人在濒临死亡之时,还真是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克鲁斯混沌的脑袋,模糊不清的想到。

  “咦~医生说我还有多长时间来着?好像是即便不全力出手,也只有不到半年可活了吧?”

  侧耳倾听,克鲁斯甚至还能听到体内缝合脏器用的特殊丝线崩裂的声音。

  与克鲁斯一同探索未知道路的先行者们,大多是爆体而亡,修炼铁塔转身术,吸取自然力量纳入体内是关键。

  几万个修行者,实验方向若是不对,自然力量便会撑爆他们的身体。

  克鲁斯好一些,很幸运的是他选择的道路是对的,但是实验的路上艰难坎坷,他没死,却又浑身满是裂痕。

  当古时人们炼出第一个陶器的时候,尽管这个陶器虽然能盛水,但是其内应该满藏着裂纹。

  之后的陶器,缓缓琢磨,从上一个陶器吸取经验,逐渐臻至完美。

  克鲁斯便是那第一个陶器,体内潜藏着深深的暗伤。

  “还以为能安安稳稳地活过半年期限呢!看来现在怕是痴人说梦了。

  倒也好,能最后为人类抵抗外星侵略者做出最后的贡献!

  咦?奇怪,我是为什么踏上抵抗外星侵略者的道路的呢?

  ……

  想不起来了……”

  克鲁斯摇了摇头,狠狠咬了一下舌尖,顿时神识清明了很多。

  脚下风团凝聚,克鲁斯直奔空间薄膜而去!

  挥舞战刀甩出一道风刃,将一个刚刚从空间薄膜冲出来的兵长切成两半,仰天长吼道:

  “快速立起所有空间限制器!这个空间薄膜,先由我守着!”

  顿时,周围传来轰然应是的声音!

  接着,空间限制器被迅速立了起来!一道道蓝色的光柱直冲天际!

  如海纳百川,克鲁斯吸收起一整个峡谷的自然能量!

  他甚至感觉身体快被自然能量撑爆了!

  然后,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挥刀!无边的风刃从他刀中迸发而出!

  既是自残也是发泄!

  成片的刀兵被收割!

  空间薄膜的增长速度越来越慢,甚至近乎停滞!

  不知何时,刀兵一族冲出的刀兵越来越少。

  克鲁斯一抹头盔上的血迹,粘稠的血迹已经盖住了他的视线。

  “呼!”克鲁斯看见刀兵不再冲击出来长呼一声,拄刀立在地上。

  “看来是我猜错了……”克鲁斯头盔之下,五孔迸发出汩汩血浆,从头盔边缘化作血帘流出来,洒在脚下的尸体上。

  极力睁出一丝缝隙,尽管意识模糊,但是久经战场的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有多高——十米!

  “对面应该并没有兵王幼子……

  真是太棒了……”

  这个想法从克鲁斯脑中蹦出,让他很是开心,耳边也隐隐传过来士兵们的欢呼声。

  “我……可以,休息了吧?”

  第一个陶器尽管不会很完美,甚至寿命很短暂,但是他依然承载着前面不成功的陶器的众望。

  这份众望让克鲁斯背负极深,几乎要压弯他!

  为了不辜负这众望,他一直如履薄冰。

  死亡,或许也是他一直期待的。

  有些零零散散的画面出现在克鲁斯的脑海中,克鲁斯嘀咕道:“跑马灯吗?”

  然而就在当他想沉醉在这跑马灯的瞬间,一个血红的大手猛然从空间薄膜中伸出!

  满是硫磺味的身影戴着王冠,头顶上,脚踩下,不留一丝缝隙的从空间薄膜中挤出!

  猩红的瞳孔恶狠狠的盯着克鲁斯,口中吐出滚烫的蒸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