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大秦工程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李牧亡

大秦工程兵 远征士兵 2076 2020.06.30 17:07

  赵国若是只有许昌一个奸臣也就罢了。

  因为李牧的思路和做法也的确行得通。

  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何况是在战斗打到关键的时候。

  所以李牧不放兵权是正常的。

  同时李牧若是攻下长城并大败秦军,其“通敌”的罪名也就不攻自破。

  于是所有的一切就会回归正轨。

  问题就在于赵国从不缺鼠目寸光的奸臣。

  陷害李牧的许昌是一个,被赵王派去替换李牧的赵葱也是一个。

  赵葱喜孜孜的拿着赵王的命令赶到前线准备大展身手,不想却因为李牧不肯放兵权而吃了个闭门羹。

  赵葱又哪里肯就此罢休。

  更让他着急的是眼前赵军形势一片大好:

  杨端和所领的秦军主力被包围在马头山一带动弹不得。

  杨婷所部驻守在长城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赵北地精骑又突破长城朝敌侧后穿插……

  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啊!

  这功劳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这样打下去,由我赵葱来指挥又何尝不能取胜?

  到时我赵葱岂不是威震九州、扬名四海?

  更重要的还是……

  若李牧打赢了这场仗洗清嫌疑,就没他赵葱什么事了。

  于是赵葱一面派出快马向赵王哭诉李牧无视王令,另一面又派人给李牧送去一封书信。

  信中,赵葱痛斥赵国奸臣当道不顾国家安危冤枉李牧。

  深表同情后再相约共商大计,并承诺会替李牧在赵王面前美言几句。

  李牧哪里知道是计,哪里会想到便像赵葱这样的宵小都敢对他动手?!

  于是赴约……李牧亡。

  是时沈兵这边还与赵军打得难分难解。

  赵军的攻势是越来越猛,步兵攻占多处并越过长城从几面朝秦军发起进攻。

  秦军在地理上的优势已荡然无存,只能退到几个制高点苦苦支撑。

  沈兵一众被分割包围在位于山峰上的一段长城上。

  这段长城南北两侧是峭壁无法立足,赵军只能沿着长城往上攻。

  不过几次都被沈兵等人拼死杀退。

  这其中最能发挥作用的就是火石弹。

  这些石火弹原本是给烽火台上的投石机用的。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投石机已失去作用。

  火石弹便被用于手投……

  将其点燃后奋力往下一投,一颗火球就蹦蹦跳跳的沿着台阶往下滚。

  即便没能砸到人也能烧起一团火使赵军无法前进。

  赵军一时竟无法攻上来。

  缺点就是,抱着这样的火球往下投自身也难免会烧伤。

  虽然最初点燃时只是小火。

  剺一边包扎着手上的烧伤一边对沈兵说道:

  “火石弹仅剩十余个,我等只怕也守不了多久。”

  “此处地势虽是险要,却是绝路。”

  “待火石弹用尽……”

  之后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没有了火石弹,沈兵这一干人又哪里抵挡得住有如潮水般不断往上涌的赵军。

  苍勿自不敢相信:“我等为何不点燃烽火求援?”

  循手臂受了一道箭伤,此时靠在墙角虚弱的应了声:

  “此时到处都是赵军。”

  “各部自保尚且不及又哪会有救援?”

  苍一听就慌了:

  “难道我等便在此等死?”

  “师兄,你定会想出办法的!”

  “我等可以撤军,可以突围……”

  沈兵没有回答,他也是无能为力。

  “师傅喝水!”胖子屯双手恭谨的将觥递到沈兵面前。

  沈兵随手接过仰头喝了几口,然后就发现见底了。

  胖子屯赶忙回答:“师傅恕罪,这已是最后一些水了!”

  沈兵抬头一看,见他正不自觉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必是自己没舍得喝。

  胖子屯似乎看出沈兵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咧嘴一笑:

  “师傅莫要担心。”

  “反正便要死了,渴着也无甚要紧!”

  沈兵想笑却笑不出,只叹了口气带着歉意朝胖子屯点了点头。

  看看身旁一脸无所谓的剺,看看面色苍白的循,以及依旧对自己抱着希望的苍……

  沈兵心下暗叹。

  自己来这时空虽说只有短短十余日,但能结识到这些生死之交也算不冤了。

  此时赵军又高喊着冲了上来。

  沈兵不再迟疑,下令道:

  “将火石弹尽数投下去!”

  “痛快的杀上一阵!”

  众人应了声,先后将十余枚火石弹点燃投完。

  然后拔出腰间的青铜剑大喊一声便冲了下去。

  剺冲在最前头,沈兵等人紧跟其后。

  这几乎就是找死。

  虽然他们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但大多是不着盔甲的砲师操士。

  并且毫无近战技能和经验,青铜剑不过是自卫武器。

  而赵军手里虽然也只是青铜剑,却个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一看便知是几经沙场的精锐。

  不久两军便狠狠的撞在一起。

  剺果然不愧是砲师的头号“打手”,卜一接触就接连砍翻了两名赵兵。

  于是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敌我双方挤在一起互相厮杀。

  那一刻沈兵突然就不害怕了。

  战场就是如此奇怪。

  战前总被吓得心惊胆颤双腿发软,但真到那一刻,脑海里根本就没有害怕的余地。

  只想着如何避开敌人的剑锋并将敌人杀死。

  这是沈兵头一回杀人。

  沈兵心知无法与对手硬碰硬,所以手中青铜剑虚晃一招引对方格挡。

  乘着这时用尽全力一脚踹上对方盾牌……

  这是居高临下并带着沈兵体重及力道的一脚,那赵军兵士饶是臂粗膀圆也受不了这冲势失去平衡带着盾牌往旁边一歪。

  乘着这时,沈兵的青铜剑便送进了他的脖子。

  沈兵甚至都能感觉到剑锋那一头传来“咯咯”的响声。

  那赵军兵士满脸恐惧和痛苦,眼神里带着些意外和愤怒。

  他伸手想抓住剑锋似乎是想将其拔出,然而努力了一下却没能成功。

  沈兵此时也顾不上那许多了,推着这兵士以他为盾,青铜剑照其身后一阵胡劈乱砍。

  不久,赵军居然退了。

  确切的说不是退了而是逃了……

  之前他们不过退出百步之外整军待战,现在却是漫山遍野的逃走。

  有些还丢下剑盾。

  这让砲师上下一阵意外,个个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发愣。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叫道:

  “李牧死了!”

  “李牧死了……”

  “我们得救了!”

  众人闻言立时暴出一片欢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