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兰特之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7:火花

兰特之底 Ucein 4366 2020.06.30 20:30

  ——

  你同周遭的火焰一同袭来,便是雨水,也浇不透这一颗将死之心。

  ——

  “我们上次说到啊,关于这个《边境条——”

  老生常谈的那么几句关于当今国内形式的广播正在不停的嘴碎个没完。

  杜萌烦闷地一拳重锤在那“滋滋”冒响的廉价荧屏上,声音在她抬手的瞬间便停了下来。

  “啊呀......”与罗波一同坐在后太的周恩看着她又一次粗暴的打碎了一块屏幕,只能咂咂嘴,看着这一头火气的大姐,说不出话来。

  倒不是心疼钱,这廉价的屏幕修一次倒是简单,他只是好奇为什么每次不小心播放到这个136.2电台时,她都无一例外地进行了暴力行为。

  可能是广播内容令她生气,也或许是那两个广播员的问题?

  周恩也只敢在心里设问,你要说他直接问杜萌,那怕不是嘴会被她三下五除二地撕碎并扔进那个破篓里。

  要不这机子就不修了吧,他想。反正修了也是浪费钱,不如买块8k屏留着给她打游戏用。

  盘算着今日开销的周恩,不大不小地叹了口气。

  “BOSS。”

  “嗯?”

  端坐在一张吧台椅的罗波,招呼了一声周恩。

  “你确定这个情报,不会影响到他们两个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会影响了?”

  “啊?”急于问清楚的罗波直接起身,胳膊肘刚好撞到了一个崭新的玻璃杯。

  “啪——”

  清脆的碎裂声回荡在空旷的酒吧里,其中的酿造物也不可避免地流了一地。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半秒,周恩才笑着说道:“影响怎么可能会没有呢,不过不至于让他们出问题就是了。”

  “最好是这样。”罗波从门后拿出了笤帚。

  “不过,这东西无论我怎么争取,都只能看你那个叫奈落的朋友的做法了。”看着正低头清扫碎片的罗波,周恩喃喃道。

  刚才的那通电话,其实也说的很明白了。

  周恩只是趁奈落不注意,悄悄地收集了一些关于他的情报,以及那根光笔就是了。

  有储存功能真是万幸,不然周恩也不会那么硬气的掰断了那根笔。

  他需要的不是那个坐标,而是残留在光笔里的计算痕迹。

  而根据计算痕迹一步步推演的心智模拟,能够最大程度上解读“奈落”这个人。

  军方需要这个每次都能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不小干扰的人的情报,甚至悬赏出价一度超过三千万源币。虽然随着通货膨胀,三千万好像也值不了几个钱。

  他倒是对钱不感兴趣。跟一个资本家谈钱,可就太俗了。

  他需要的是军方的活动细节,以及下一步他们的决策可能,并以此来决定他们的去向。

  处于这么一个时代的企业,用墙头草来比喻并不恰当,更像是一株蒲公英,若是抓不紧自己的命运,那便只能随遇而安。

  或者说,自生自灭。

  想到这,他吃痛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你要说周恩出卖了奈落他们吧,倒也确实可以这么理解。毕竟现在,军方已经朝着他们的回航路线赶去了。

  就比如现在,7月27日。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一颗脉冲弹准确无误地刺穿了磁船的甲板。

  ——

  7月26日晚。

  大晚上的,落叶非嚷嚷着要和奈落一起睡。

  理由是害怕奈落再出什么事情,等她能发现的时候就为时已晚了。

  虽然他更怀疑,她这一脸满怀期待的笑容好像动机完完全全和刚才大义凛然的台词对不上号。

  吵的他神经都快衰弱了。

  奈落:“你一个女孩子自重一点,再不济我也是个男人好吗?”

  “诶~你有把我当女人看吗?”落叶狡猾地笑了一下。

  口气倒不像是开玩笑啊......

  奈落这回是真的头大了。

  他对落叶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要买的衣服,喜欢的小玩意,或者是昂贵的维护设备和高精度的狙击步枪,他都会大大方方地给她买下来。

  但这回的要求,属实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不得不否认,即使奈落自诩自制力再强,面对这么一个柔软的东西,他也很难做到不去动那些邪念。

  说实话,要是他真的可以答应,一定也很愿意和这么可爱的人甜腻上一天。

  就是面前的她倒是一脸不知道是不是故作单纯的表情,一对弯成柳叶状的眼眸就这样看着奈落。

  “那......好吧?就只有今天一晚哦。”

  最后还是没法说出“不”啊。他现在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懦弱了。

  刚说完整句话不到半秒的时间,落叶就“啪”地一下猛扑到他床上开始打滚。

  “是我最喜欢的气味~软呼呼~”

  自己的房间还是蛮整洁的,不会因为只是简单的在船上住两个晚上而停止收拾。

  自己的东西很少,带的大部分行李件都是落叶非要带出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所以他对自己的房间,还是蛮有信心的。应该至少是不会让她嫌弃的地步吧。

  然后他看着床上这个俨然一副人形蛆一般裹着被子乱扭的奇怪生物陷入了沉思。

  算了算了,就只有这一个晚上。

  这么想着,他的右手摸向了门框边上的开关。

  他打开了一盏小夜灯,空调也进入了静音模式。

  床上的那只“蛆”也已经停了下来,乖乖地撑出了被子的一角。

  他知道落叶很怕黑,晚上没有灯都睡不着。只是自己不太适应这么突然的改变,眼球连着转了好几圈,愣是没找到一出感受不到光线的角落。

  “不关灯吗?”被子里传来小小的声音。

  “你不怕黑了吗?”

  “你在我旁边,还需要什么夜灯啊。”

  嗯,反应迟钝的奈落又是在关上灯之后才听懂这句话。

  温热。

  被子里的温度让吹了半小时空调的他有些不太适应。

  躁动。

  落叶将他的左臂抱在怀里。除了软糯与极其明显的香气,奈落除这些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吐息。

  甘甜的风吹在他的耳旁,不断的挠着他的心脏。就像一只吮吸鲜血的蝙蝠。虽不至死,但这种麻人的感受还是十分难耐。

  他索性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听她律动的心跳声,和她轻微的鼾声。

  无论是谁,也对这样毫无防备的女孩下不去手吧。

  他这么想着,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

  船体被生生撕裂开的声音清晰地从隔壁落叶的房间传来。

  7月27日。

  来不及反应,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船摇摇晃晃地开始将水吃进船舱,能够感受到一寸一寸的下落感。

  这种感受是漫长而折磨的,由于本身地面的不平稳,水在顺着门框流入房间,一时间奈落竟呆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很快,大脑就从宕机的状态恢复过来。

  他摇醒了一旁在如此剧烈的声响中仍抱着入睡时甜美笑容的落叶,准备带她先脱离船只。再想办法。

  “总部,这里是奈落,坐标是63.35E°,68.3N°,在回航路上遭遇阻击,请求支援。”

  消息发出去的一刹那,第二发脉冲弹精准地命中了他右侧的床柜。

  那足以闪瞎眼球的光线,就这样从他的右边穿梭而过。

  “操......”

  还没说完,整座船像是到达了临界点一般,直接从中间断裂开来,头与尾部同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下沉。

  他一把将落叶抱在后背,随便地抓了两件衣服套在了她的身上。

  “设备......武器......”

  紧急情况下,他能拿上的只有最简单的通讯工具和落叶的那把宝贝枪支。

  怎么可能会......

  来不及思考,他给她带上护目镜后,开始潜入了船舱深处。

  大部分机械设备已经进水,发出呲啦的噪音。

  没时间心疼这些下排的精密机械,他现在要做的,是去找那个吃了不少灰的橡皮筏,还有一些原本准备潜水用的氧气瓶。

  找寻这些并不困难,但要是还有第三发脉冲呢?

  他不敢怠慢,急速向深处的仓库游去。

  水下视野昏暗,他也只能看个大概。但环绕在他脖颈上的双臂,倒是给了他不少决心。

  忙乱地打开那道铁门,他倒是一眼看到了堆积在角落里的那些氧气瓶。正常人在水下本应该使不出力气,可他奇妙的发现,在经历过那一场梦境之后,本应该作用于身上的水压与窒息竟然和那个梦相比显得不值一提。

  他迅速地拆开了面罩,戴在了她的头上。

  空气一点点的化作气泡,挤开了面罩里残余的水分。

  “奈落。”

  他正忙着给自己戴上面罩,那微弱的声音更是在水的阻隔下传不到他耳边。

  “对不起。”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就不连累你了。

  说不出后半段话的落叶,身上依旧罩着他的大衣。

  衣服吃不进多少水,多少也是因为这特殊的编织工艺。

  ——

  奈落回身,方在身后的落叶已消失不见。

  他发了疯似的想要去找寻身边的人,可昏暗的光线只是让他滑稽地乱摸一通。

  他只得扶着墙壁。刚想要浮上水面去一探究竟,却突然收到了来自“Maxi”的通讯信息。

  没法,奈落只能快速地浏览一眼,在眼下,他的当务之急是要去寻找那仅仅半分钟不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落叶。

  然而,短短的一分钟里,他可算是知道了什么是“开幕雷击”。

  “Maxi”传来的文件里,开篇的几句话让他真想他妈一个耳光扇死这个话不说完整的傻逼领导。

  你要早说落叶是英诺森在寻找的女儿,我他妈至于他妈开着你妈这么大的船他妈的大摇大摆的打道回府吗?

  他此刻的大脑再也无法冷静思考问题。甚至连过载的语言模块,都已经被刺激到不停地穿插脏话的水准。

  英诺森五世,就是那个洛垭尔的国王。

  当初的这个委托后半段信息被“Maxi”隐藏起来,说是合约规定,谁知道是个这样的身份消息。

  落叶原本就是被委托给“Katana”接受治疗的病人。只不过“Katana”当时的水平不足以治疗好90%身体机能衰竭的人。只能将她的意识存入机械素体中维持“落叶”这个人格。

  被告知无法将落叶重新交付给他们的国王自然是怒不可遏,落叶是他最看重的一颗关于人体机能的棋子,怎么能就这样给他放走?

  苦于当时的和平条例,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去将落叶接回。

  这些就是在浏览信息后,目前奈落对落叶的认知进度。

  而他很清楚,现在这样,是冲着落叶来的。

  说实在的,落叶其实也不傻。

  从被入侵信号的第二次脉冲时,她就很快反应过来这些人仅是来抓捕自己的。

  那些密密麻麻的黄色信号源就可以看出来被下达的指令是如何。

  黄色是警戒,而红色是敌对。

  奈落在他们眼中定是红色的信号,所以她没得选择。

  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对方全都是精锐的情况下,怎么会容许一个毫无能力的人阻止他们的目标?

  她,可能比奈落想象地还要坚强上那么一些,也更无畏那么一些。

  不过奈落只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动用上全力去想方设法救出落叶。

  现在是,5:29分。

  无法接受。

  他需要一个方案。

  一个赌上自己一切的方案。

  ——

  罗波只知道他们要追杀奈落,但未曾想一开始,周恩所倾卖的线索就和奈落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支光笔不过是个幌子。

  在他不止一次识别这个机型的意识主人后,才发现真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落叶的不请自来让他谨慎地将所有算盘都打了个遍。

  所以他们身上的那个信号源,就算他们本人都切断了也一样会被定位到。

  因为那是周恩给他布置的虚拟信号。

  而虚拟信号,一般就两种用途。

  除了混淆视听之外,便是用来长距离定位。

  ——

  “砰——”

  一声闷响,周恩的脸在力的作用下极速变形,并随着后续的力量让他脱离了引力对自己的控制,从椅子上摔落下去。

  “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在哪。”

  意外地,挥出那一拳的人的语调,却是十分地平静。

  真相吗。

  周恩反倒有点想笑。

  嘴里含混不清的感觉,在酒精的麻痹下,他只能尝到血沫里可能混着一颗半碎的门牙。

  “有什么事是比做一个人更重要的呢?”罗波倒是没再发动攻击,仅仅半跪在地上,揪着右颊已经肿起一块的,那人的衣领。

  “要是连活着都做不到,你告诉我,‘人’的这个身份,还有半点意义吗?”

  抬手,又是一拳。

  这一拳的力道比上一拳更重,让周恩的视野里不可控地出现了一些破碎的感觉,硬要说的话,大概就像老式电视机里没信号时里面的那片雪花一样。

  这一拳倒是消减去不少酒精的感觉,疼痛开始扭曲着他的表情。

  是了,人们总会追求自己想要的真相。

  无论是什么时候,周恩总会在心底嘲弄着眼前的一切。

  无论他人,亦如自己。

  他没法再从他那漏风的嘴里挤出半个字眼。眼睁睁看着罗波发动磁行的引擎,重又笑出了声。

  无需在意身上的伤。

  一切正在按他预想的那样,慢慢重归原点。

  他从不对朋友扯谎。

举报

作者感言

Ucein

Ucein

给孩子投两票推荐吧呜呜呜

2020-06-30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