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兰特之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6:自我

兰特之底 Ucein 3394 2020.06.29 22:08

  ——

  7月25日。

  这一切都太怪了。

  这梦的实感之强烈,不由得让奈落浑身都冒满了冷汗。

  幸好落叶叫醒了他,不然他有强烈的预感,自己会死在那个梦里。

  真的是梦吗?

  奈落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询问自己。

  这梦造成的心理负担还是结结实实地反映在他因紧张而变得抽搐的肌肉组织与他怀疑下一秒就要涨裂的脑袋上,让他不得不重视起这个梦来。

  按道理来说,短暂的时间内梦便会被忘却。

  而且,他也不经常做梦。距离这次最近的一次梦境,还是有关落叶的。

  太奇怪了。

  他甚至还能回想起那被封于冰块下的,他自己身上的每一处细节。

  “呕——”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扶着木质的船板,尽力地想要呕吐些什么东西。

  但却失败了。昨晚吃的几片饼干早已变成他身上的细胞组织,游动于他的血液之中。

  这种干呕愣是持续了三分钟,期间落叶也毫无办法,只能轻轻地拍打他的后背。

  虚脱。

  这种难受的感觉,真不如让他直接死了算了。奈落想。

  地板上只有一摊因为他无法合上嘴而淌流的涎水。而他意识清醒地,倒在了那摊涎水上。

  疲惫吗?说不上来。

  奈落觉得自己身上的所有神经都被切断了。仅能传来微弱的感受,却无法发出任何回应。

  他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慢慢扶到了柔软的床垫上。

  谢谢你啊,落叶。又让你担心了。

  他只能一开一合地滑稽的长着自己的嘴,却吐不出半个字节。

  “意识,重组。”

  脑内却清晰地传来电子合成音组成的话语。

  “奈落。”

  自己的名字又被它诵读了一遍,这感觉还是蛮羞耻的。

  “海底。”

  什么海底?出行过的关于海的任务,就只有一次关于回收属于库里斯克的关于陆森海域遗迹的任务。奈落艰难地回想着关于过往的一切,也还是不出意料地失败了。

  海底的窒息感,水底压力,这一切都与刚才的感受对上了。

  抓紧了这条线索,他试着再潜下去一点,去接近那晦涩的提示。

  这一切可能会是巧合吗?不太可能。

  就算刚才的不适感与此刻的提示词仅是一个巧合,他目前能做的,也只能照着这条线索走下去。

  额头上传来了温暖的触感。

  潮湿的感觉,顺着他的额头蔓延下来。

  应该是湿毛巾吧。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好像被委托照顾是自己啊。

  他想睁眼,却发现自己眼前除了昏沉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短短四天时间,就瘫在床上两次。整得奈落倒是有些自责。原本她可以多享受一会儿自由的时间,反倒因为自己这一连串怪异的事情,又抽不开身去玩乐。

  “没关系的,笨蛋。”略带哭腔的声音。“总是出些什么事情都瞒着我,我就那么不可信吗,奈落。”

  他张不开口去回应,就算可以,嘴笨的他想必也只能回她一阵沉默。

  “不要总是撑着自己啊......你知道你这样我有多担心吗?”

  冰凉的液体,滴落在他垂在床边的手背上。

  “奈落......”抽泣声下,是溢出量的悲伤。

  如果可以,就算愚笨如他,也一定会不由分说的将她拥入怀中吧。

  “不要有什么事情都自己拦下来啊,我也可以帮你的......我也可以......”声音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鼻子翕动的闷响。

  而后,突然的,他的嘴唇上传来一阵熟悉的触感。

  泛着白光的海面上方,一轮淡红的初阳仍旧散着眩目的光。

  而这揽阳光,透过舷窗,遍洒在奈落因虚弱而苍白的脸上。

  落叶吻在了阳光上。

  毫无反抗之力的奈落,若是现在还能够作出反应,他一定会羞红了脸吧,一把推开落叶吧。

  幸好他不能。

  他只能感觉到自己被吻了,然后继续恢复着他的精力。

  ——

  约摸两个小时吧,那太阳已经爬上了云层,不留余力地炙烤着海水。

  察觉到自己神经连接上的奈落,猛地睁开了双眼。

  额头上方正地躺着一块早已失去温度的毛巾,脸上仍是黏着一些汗水。

  低头,落叶正跪坐于床边,呼吸平稳地伏在他身上,像一只小猫似的。

  贴近胸口的布料也不知是被汗水还是泪水浸透,也可能两者都有吧。

  力气差不多恢复了大半,那种不适感也散去绝大部分。

  而后,他想起......

  这回他的脸可是从耳朵根到鼻尖都涨得通红,却也不敢吵醒正睡得酣甜的她。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一种复杂的感情渐渐发芽。

  苦酸,却又带有回甘。

  他不知在落叶眼中,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只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

  明明还没有那种关系,或者说也不应该有这种感情,却依然让他想要给予她某些东西,某些他自己从未尝到过的,憧憬的东西。

  或许是陪伴,或许是享受。或许只是简简单单地吃上一圈甜死人的巧克力香蕉薄饼然后摇动两下身体,或许只是与她畅想和平的时候,他们的这笔积蓄能做到的所有事情。

  他想过太多太多,而似乎每个望不到底的结局背后,都让人期待不已。

  一旁的音乐播放器里,放着的是落叶最喜欢的一对组合。

  听着那钢琴与吉他多次共同奏响的高潮部分,就着窗外因浪而激起的水花,与在胸口安睡的她。

  要不就这么活着,也挺好的。

  等再驶入北极,说不定还能看见那绮丽的极光呢。

  正想着,他摇了摇她的肩头。

  不是说想吵醒她,只是用这样的姿势睡觉,醒来必定是腰酸背痛。

  “嗯——”

  她的喉咙发出低低的吞咽声。

  而后,抬起头来。

  泪水的盐分干在富含弹性的脸上,划出两道明显的泪痕。

  她揉了揉眼睛。

  “你醒啦!”沙哑的声音下,是难以抑制的欣喜。“到底怎么了啊奈落,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

  清了清嗓子的她,也已起身,坐在了他的床沿,看着奈落还未完全消退桃红的脸。

  奇怪,奈落倒是不怎么长胡子。要是长胡子,配上这凌乱的狮子发型,一定看起来憔悴极了。

  “呃......我......”

  不知从何说起的奈落,嘴中含糊不清的话语,也不知从何开始说起。

  不过最令他在意的,是那个吻。只不过他也没有勇气提起就是了。

  此刻全部的勇气,都将她揽入怀中。

  “诶......”

  没料到有一天奈落竟然会主动拥抱她,此刻落叶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我......这个故事会讲很久,你想听吗。”

  他能感受到自己抱住的这团火焰,烤干了他那本就泥泞而湿漉的内心。

  甘甜的香气缓缓流入鼻中,大脑皮层的分泌物让他有些稳不住自己的内心。

  颤抖。

  他还是放开了双手,仅短暂地拥抱了一会。

  “请尽管讲吧,我很愿意听。”一脸认真的少女,脸上充满着期待与好奇。

  关于他的记忆,与自己先前的所能记住的所有过往,都在今天对她说了出来。

  他自己从未直视过的曾经,如今却赤裸在最令他在乎的那个人耳中。

  漫长的过去,说到嘴边,结果也只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故事啊。

  “最后,我认识了你。”奈落拿起床边的水瓶喝了一口,“那之后的故事,我们都一同经历过了。”

  “嗯。”

  那轮太阳已然西沉,不同于先前看到的景象,如果在河流旁阳光只是将水染的通绿,那么现在,海面上泛起的金色磷光,更像是整个世界都被冠上了烟火的颜色。

  “我不清楚我的过往。我丢失了大部分记忆。我甚至是一个被收留的弃子,却仍然遇见了你。”奈落顿了顿,“原谅我的笨拙与词不达意,但,我希望每一个未来都是和你一同构筑。”

  “什么嘛,原来你真的会说这种情话吗。”

  “呃......这算情话吗?”

  “为什么不算?我可要默认为你跟我表白了啊。”落叶捂住嘴笑了笑,眼底却再难忍住盘旋的泪花。

  “这怎么能算呢,而且是我这种......”

  阴沉的人。

  还未等他说出下半句,落叶就在他嘴上竖起了一根手指。

  “不准说我喜欢的人的坏话。”

  “......”

  足足反应了半秒,奈落才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

  7月24日。

  “所以你的条件是?”

  “分成再提高一成。”周恩卸下了那幅人畜无害的笑容,站在两个人高马大的身形面前。

  他脸上的这幅表情,充满了诡异与狡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是在听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胡子拉碴的叼着雪茄中年男人突然笑出声来。

  “你怎么确保信息的正确性?还是说等你的如意算盘打完之后,我们还得蒙受你错误情报的损失?”

  剑拔弩张的气势,在双方存在的这片空气中无声的对峙着。

  “那或者,我们可以看一看,四小时后,你的那批运着新奇玩意的车队会不会出现意外。”

  “你在威胁我?”男人的鼻孔都快吐露出他的嗤笑声来。

  “不是,这件事当然和我们扯不上关系,而是由您们调查的人来做。”

  那人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对话有用,周恩得意的挑挑眉毛。

  “反正,这是比对你怎么都不亏的买卖。”

  周恩手上的光笔,存着一部分关于奈落思考的意识回路。

  而后,他在他们面前,掰断了这根光笔。

  “你他妈!”

  “诶,这笔看起来你们不是很需要啊,不过我倒是有更多的情报哦。”周恩皮笑肉不笑,“别想着在这里把我杀了拿东西哦~”

  男人嘴上的烟灰落在他的衣领上。

  他收起背后的那把手枪,而后举起了双手。

  “别抱有那么多猜忌嘛,这对你我都没有什么利处。”男人掸去了身上的烟灰。

  “我只是一介庸民。如果我说的属实,再给我发讯息吧。”周恩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色调昏沉的房间。

  这座大楼下,整顿好的军队正待命于两边。

  “走吧,罗波。”一踏出门外,他便摇摇手,招呼上杵在门口的男人。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就多了。”按下电梯,他们取下了耳后的信号屏蔽器。

  “所以......”

  “放心吧,答应你的我会做到。”周恩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愉悦,对自己的朋友,他从来不会刻意摆出那幅看起来令人不快的面孔。

  “那奈落他们......”

  “那些都是真情报,不然今天我可悬了。”周恩笑了。“我没事干嘛坑你呢,要真想找个傻大头垫背为什么会找你啊。”

  “......最好是这样吧。”

  “安啦,打起精神来,至少我肯定不会害你朋友。就我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你朋友说不定这次还会有所收获呢。”

  “好吧。谢谢你。”

  “还是那句话。”

  “什么?”

  “你跟我客气你妈呢。”

  周恩拍了拍他的后背,走出了戒备森严的管辖区。

  漓光城之小,让它在地图上也毫不显眼,仅能在64寸的地图上占据拇指大小的一块纸面。

  可也没几个人知道,这是刻意不让他显眼。

  这设防严密的地方,就是洛垭尔最大的情报交换点。那些打着“商人”幌子的企业,有些或许是真的爱财,有些或许是真的在收集情报。

  而像“文可集团”这样的企业,确是不折不扣的爱财的情报收集企业。

  而表面上的医药公司更是赚足了信任度。虽说如鱼得水,但他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这个“鱼”,也只是一条随时可能任人宰割的放在砧板上的东西。

  就像刚才,掰断那根光笔时,周恩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

  他需要筹码。而这筹码,相当于一次又一次的赌博。

  他很清楚这红色帝国背后的腐烂与真实。

  周恩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肮脏的勾当。

  只不过这次,他第一次这么有信心。

  杜萌开着Lexas,摇下了车窗:“赶紧上车,晃晃悠悠地搁里面喝酒呢?”

  “来了——”

  周恩拍了拍他的肩头,看罗波仍是眉头紧皱。

  “我虽然是个烂到骨子里的资本家,但也许我比你想象中要更看重情义。”

  那么,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罗波拉开车门,踏上了回“Midgard”的行程。

  22:17。

  那个电话,再一次响起。

  周恩嘴角带笑,很快便拿起了听筒。

  “喂。”

举报

作者感言

Ucein

Ucein

点个收藏嘛~

2020-06-29 2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