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兰特之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8:方向

兰特之底 Ucein 4045 2020.07.02 20:30

  ——

  “准备好了?”

  夜的帷幕已经拉开。

  “嗯。”

  徐轩将标记点位重新发送给了奈落。

  “那么,3,2——”

  奈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1。”

  几乎在奈落念下字节的同时,两枚emp同时出手,将整个燃着灰烟的街道口照成了白昼。

  ——

  如果从未被损毁的卫星下俯瞰奈落所在的城市,那么一定会有一个巨大的“L”型建筑出现在地图上。

  洛垭尔最大的科研中心——安河城第三医院,就是他们所要前往的地点。

  明明字面上写着是“安河”第三,可实际的规模与医疗水平相比,都远远超过洛垭尔本国的其他大型医疗机构。更别说这个城市前缀,让人怎么都无法将前沿水平的国家级科研中心与之联系起来。

  能有着和本身名字天差地别的水准,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洛垭尔左派的扶植与场所建设。

  “L”型较长的那一竖建筑,则是平时的医疗点。

  而如果在这所名为“安河”的城市里生活的试图安居乐业的平民,对这所医院一定是敬而远之。

  很简单,因为这所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医院”,所行之事却并非简单的救死扶伤。

  一杯白水都收费的充满铜臭味的地方,除了绝症之外,绝不会有人会找上这所医院。

  为什么说除了绝症之外呢?因为他们真的有办法治愈目前绝大多数的“绝症”。

  而所谓绝症,能被治愈的就不算绝症了吧?

  并非如此。

  这里被唤作“地狱”,不是没有理由的。

  如果有幸在“L”型的较短的那一横大楼地下的7层待过半小时,那么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些精神上的摧残。

  治愈绝症的方法很简单。复制一个相同的人,将需要的器官或是躯体缝合到病变的地方,就是他们“治愈”绝症的方法。

  所以经常会有惨绝人寰的叫声撕心裂肺于空荡且明亮的走廊里。那嘶吼的叫声,活像是自地狱穿透而来的,受刑之人的回声。

  这叫声在那四人小组耳中,像极了美妙的交响曲。这种变态的癖好,似乎也能印证“地狱”这一名号的真实性了吧。

  而用过的遗体,则被他们随意的找个炉子烧了。

  久而久之,这“炉灰”,堆积地也有半人高了。

  而这楼上,就是进行人体实验的地方了。

  小到地脉辐射检测,大到这一次要解剖的对象,都是在这里完成。

  所以在洛垭尔,除了贵族之外,任何拥有共鸣能力的感应者们,将他们身上的能力看作是一种诅咒。

  所以并不难理解,为什么洛垭尔在战后,感应者数量会如此稀少。

  直到落叶的出现。

  这位由疯子与他的情人所诞下的孩子身上,有着一种恐怖的对能量的适应力。

  恐怖到什么程度呢?出生检测的能量报告的仪表在接触落叶的一瞬间就爆出了域外数值,逸散出的能量不亚于一座小型能源场。

  可按照惯例,在16岁时才能进行人体解剖。倒不是因为什么人道主义,只是这个时间段之后,正常身体才有能力把控住对能量的控制。

  而落叶身上的这些能量,或许能解答“感应者”的奥秘。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只是一只被饲养的羔羊而已。

  除了那位名作“玛琳”的将军,从未将她视作将死之人。

  正当皇室所有人都觉得这女孩子一定是上天恩赐本国的一把打开秘宝的钥匙,谁知那场变故却在她13岁那年差点将落叶整个人毁掉。

  超过90%肉身机能损坏,让他们所有人的美梦在那次气体泄露导致的爆炸中醒来。

  而那时的安河城第三医院,还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医院。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联系“Katana”这个当时所有条件都是世界顶尖的组织,妄图救下这颗关键的棋子。

  可惜他们被“Katana”摆了一道。

  “Maxi”很快便明白了为什么一位国王要亲自拜托这个组织救下自己的“女儿”。在合同的隐匿条章里,将落叶的救活后的看护中心以文字游戏的形式留在了“Katana”。

  苦于当时联合政府签署的和平条约,英诺森也只能等一个反咬一口的机会。

  ——

  浑身被海水侵蚀掉大部分力气,挣扎着浮出海面奈落朝海岸线看去。

  早已是空无一人。信号上的红色警戒早已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只留下缓缓沉入海底的,断裂成两段的残骸,与面容稍显平静的他。

  海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几束发丝挡在了护目镜前方。

  他将护目镜向上抬起,一同被带上去的潮湿的头发由于挤压的缘故,海水顺着镜片滑落至眼上。

  盐水却无法刺痛他的双眼。

  瞳孔中一抹危险的红色,与他的杏色眼瞳撞个满怀。说不上有几分不合,但确是引人注目。

  6:17。

  他头也不回地向那片海岸线上游去。

  ——

  “不去看看他会怎么样吗?”

  显然是被房门外动静吵醒的杜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倒在地上的周恩,反倒没有多少惊讶。

  “姐,我都这样了,还怎么追上去和他讲?而且说实在的,你觉得他会信吗?”

  “那你为啥要作这个死,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周恩没少干过是怎么的?”

  周恩摸了摸鼻子,看了看粘稠在脸上的从鼻孔迸出的血沫:“这还真没有干过几次,哪次我能给打成这样?”

  像是看着小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周恩的脸的杜萌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顺眼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能别幸灾乐祸了吗,帮我找点药啊......”

  已经对杜萌这恶劣的性格无语的周恩,只能是咂了咂嘴,并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行了行了,你还没死真是奇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下手也太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周恩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当初把她拉来一起建酒馆。

  是为了帮自己的远房亲戚找个容身点?

  或许自己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太善良了吧。

  接过杜萌拿来的涂药和绷带的周恩,娴熟地将脸上的一切痕迹都打理完毕。

  这么几天,对于他来说可太难熬了。

  一人分饰的角色太多,就算是职业演员,怕也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训练吧。

  更何况每一次饰演角色,似乎都会让他忘记一点自己的初心。

  在烂醉的情况下,他反倒能更清晰地看清自己。

  永远不要揣测自己,其卑劣的程度可能比你想象中更胜一筹。

  ——

  “奈落!”

  罗波赶忙从磁行上下来,扶住了刚爬上海岸的奈落。

  “怎么是......你?”

  被盐水浸过的双眼已然红肿,勉强才能从刺痛之中辨别出模糊的影子。

  适时,通讯中接入了一个青涩的男声。

  “奈落,我们正在往你发送的定位那边赶,预计一小时后到达。”

  这声音真是太有辨识度了,以至奈落一下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Katana”的“尺茧”小组队长——徐轩。

  对他的印象,奈落只停留在年龄小和决策果断这两点上。要说“Katana”这几个小组,除了个别大型任务之外,很少有联手的机会。所以就算对各个成员不甚了解,也无可厚非。

  “徐轩他们吗?”接入了奈落云图的罗波看了眼奈落,正想帮他排查机能的同时,也听到了这条讯息。“确实这种规模的任务,几队精锐共同完成也是应该的。”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会来这里?”

  奈落不解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罗波,发出了疑问的同时,罗波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说,我是来赎罪的,你信吗?”

  “什么罪?”

  “我也......不知道。别问这个了,话说落叶呢?”

  罗波明摆着想要扯开话题,奈落对于这一点当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刚好他问的这个问题,让他自责的心情一下子又涌了上来。

  干涩。

  “失踪了。我估计应该是军方发起的攻击,”奈落指了指海面上还未完全沉没的船的遗骸,“信号一断她就失踪了。”

  “这样......”罗波也只能对此表示沉默。

  “先不说这个了,先等小轩他们来吧,我车上应该有毛巾,你先擦一下。”

  罗波从那辆一看就知道是上世纪摩托的修改版本的“磁行”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未拆封的毛巾。

  奈落接过毛巾,一边擦拭着已经在头发上开始结晶的盐水,一边思考如何定位落叶的位置。

  ——

  “轩——轩——”

  较为中性的女声以较大的音量于正在握着方向盘的徐轩的耳旁响起。

  他回头看了一眼这足足比自己高处半个头的女人,正用着老套的语气试图对他撒娇。

  “我说过不要在我忙的时候打扰我吧?要不这船换你来开?”冰冷得不像是人能说出的语调,从徐轩的嘴里发出来。

  此时徐轩正坐在驾驶室。因为与原计划路线不同,他们只能手动驾驶这只与奈落那艘规模相仿的磁船。

  说是他们,实际上也只有徐轩一个人会操作这么个庞然大物。剩下两个对回航之行真的是权当休假,以及享受一下虎口逃生之后的鲜甜空气。

  云层之外的太阳也缓缓从雨后冒出了头。穿过这片海域,就距离奈落发出的坐标位置不远了。

  “哎呀~可是人家无聊嘛~”无视了徐轩刚才冰冷的语调,这女人十分自然的把下颚抵在了他早上刚打理好的头发上。

  “......”

  徐轩是真的不会生气,不然这女的还真活不到这个时候。“林子,你帮我看一下雷达图吧。拜托了。”

  刚还嬉皮笑脸的被称作林子的女人,马上打开了自己的云图开始链接雷达。

  “好,朝西北方向开就行了,路上可能会有礁石,注意安全。”

  徐轩能清晰地感受到她丰满的胸部垫在了自己的后脑勺,可惜她本人似乎对此毫无知觉。

  算了,本来她就这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或许也没把他当作男人看?

  一同共处了四年,他对这两名队员可以说是相当了解。

  而甲板上,嘴里叼着根巧克力糖条的,是“尺茧”的第三名成员,也是最后一名成员。

  “Katana”的精锐小队,编组人员倒是都很少。

  比如奈落和落叶。

  程鹏一向喜欢吃东西,这可能也与他稍稍肥胖的体型有关。特长是电子信息学的他,正专心模拟着徐轩交代的“落叶”的信号区间。

  在一场战斗中,如果说程鹏是后勤,那么这俩就是前线的战士。

  虽然徐轩体型较小,但灵活的身躯与较强的决策思考力,让他总能制定一个优秀的计划并实行。对于不同武器的使用,他也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同样的,林子虽然不太正经,但自身也是一名高级“感应者”,总能够通过自己的能力获取关键信息的她,只需要按照徐轩的命令将敌人的布置撕碎即可。

  7:12。

  绕过了防线的“尺茧”,就快抵达目的地了。

  ——

  “能给我些落叶信号源的计算轨迹吗?”

  程鹏向来沉默寡言,却意外地向奈落询问了问题。

  “可以,计算回路已经传输过去了。”

  “谢谢。”

  二十分钟前,他们成功汇合于海岸线上。

  省去了多余的寒暄,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程鹏算出劫走的落叶的那队人的回程路线。

  “能把女朋友弄丢啊......”林子伸了伸腰,漫长的海上航行让她好久没有活动自己的筋骨了。

  “你少说两句,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

  得亏奈落没听到这俩人聊天,不然这队伍在这解散都说不定有可能。

  “话说罗波怎么也在这?他不是退出Katana了吗?”

  “听奈落说是刚好碰到来帮忙的,具体原因也别多问了,人现在心情肯定不好。”

  “好吧。”被训了一通的林子,倒是没有半点被训的自知。

  “算出来了。”

  短短四分钟,程鹏就计算出了那一队人的规定路线。

  不过很奇怪的是,目的地既然是安河的话,为什么标记路线要绕一长串远路?

  不过也没时间怀疑了,奈落此刻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调试好自己的所有设备,他已经准备好好地清算一下这笔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