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兰特之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4:谎言

兰特之底 Ucein 4576 2020.06.27 21:33

  ——

  “醒了吗?”

  游离在空气中的细小灰尘在透过光线的窗户旁清晰可见,仍是一派祥和的酒馆,还是那般静谧舒适。

  开着空调还是蛮冷的,至少对于怕冷的她而言。在肌肤再次接触这寒冷的气流之后,身体反射性地往身上盖着的东西里缩了缩。

  一睁眼,奈落便出现在她眼前。

  眼角还残留着几滴晶莹液体,落叶看上去十分疲惫地打了个哈欠,随后伸起双臂,惬意地抻了个懒腰。

  在这番动作的同时,一件能罩住落叶除头之外全部身体部位的大衣也顺着沙发滑落至木质地板上。

  或许是身上紧罩着一件风衣的缘故,她的身段在这一刻被屋外的光线刻画得淋漓尽致。

  倒也算不上夸张的身材,但配上刚睡醒那粉扑扑的可爱脸蛋,与这曲线身材确是会让一众雄性生物造成不可逆的心理冲击就是了。

  清晰到能听清后背骨骼处传来的一片噼里啪啦的声响后,大脑于一瞬间点亮。

  清醒。

  出现在他面前的,穿着打理好却略带破损的外衣的奈落,此刻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注视着刚睡醒的她。

  要不是他还微微皱着眉头,落叶都差点以为这和昨天那躺在沙发上面容苍白的不是同一个人。

  “早安~”并没有因为目光而感到奇怪的落叶,一脸阳光的将嘴咧成一弯迷人的笑容,这反倒使一旁的奈落无所适从了起来。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早安。”

  看着她身上这件风衣的破洞,奈落在考虑完成任务之后给她再换身什么样的衣服会让她满意一些。

  落叶:“诶,你恢复的好快啊,怎么都能坐起来了!”

  “人家给的药很好啊,纳米技术都用上了,恢复速度肯定快啊。”奈落清了清嗓子,“而且,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

  “诶嘿,谁让奈落身上的味道那么让我心安呢~一不小心就睡久了~”嘴角还吃进了两三根头发的落叶,风轻云淡地作出了如此变态的发言。

  她拾起了落在地上的衣服,又是将脸深深地埋了进去,经由衣服里传出来的笑声,听起来怪得很。

  奈落脸上的羞赧也早就控制不住,只得别过脸去,不看这个抱着自己衣服狂嗅的一脸痴女样的人。

  “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你在沙发躺着吗?”

  ——

  昨晚自告奋勇说是要看护奈落的落叶,一脸坚定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入眠的奈落。

  那沙发就并在奈落躺着的那张旁,只不过长度短上不少,没法让一个人躺着就是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概一二点的时候,最终下眼皮不敌上眼皮,在无意识中昏昏沉沉的落叶,一头撞在奈落手背上,吓得熟睡中的奈落迅速弹了起来。

  倒也证明了周恩带回来的药疗效有多好,奈落看着这大晚上把自己吓得不轻的少女,也只能无奈地扶了扶额,把她抱起放在自己的休息处,自己背靠着那短沙发短暂地休息了一下。

  “对不起啊,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床位了,不过那张沙发可以打开哟,你俩晚上睡一起不就好了。”

  一脸写满“明白”的周恩这样对奈落说的样子似乎还历历在目,他那意味深长的表情让他第一次觉得这罗波和老板能凑到一起还真不是没有理由的。

  所幸没让落叶听见,不然这姑娘怕是要狠狠地黏他一晚上,那真是想都不敢想。

  停止了关于共枕的幻想后,奈落看着这个一脸熟睡的少女,陷入了沉思。

  算了,白天睡的也够多了,晚上就好好地看着这里吧。

  思索至此,奈落垂下了眼角。

  “因为有你在啊。”稍带朦胧的回忆被衣服下那清晰的女声拉回。

  大脑终于反应过来这句话里面的含义之时,奈落便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输了,输得透彻。

  就在一旁柜台整理早上的账本的周恩,看着这俩打情骂俏,也不由得在心底漾出了一个微笑。

  哦等等,或许是落叶在单方面输出。

  想到这,他的表情就快绷不住了。

  周恩只能埋下头去看着账本,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暴露在他们面前。

  ——

  轻松的时间可过得真快啊。

  强制让自己不去理会落叶的奈落,开始专心地查看昨晚传过来的地图。

  河流,建筑,绿化带隔开了这里的穷富,而Midgard这种装修的酒馆,自然在富人区那靠近绿化带的长街旁的一处小巷里。

  而他们经过的地点,刚好就是这片绿化带旁

  也真是有够嘲弄人,以红色为基石的末路,最后也还是忘记了先人的那句“水能载舟”。

  现在的洛垭尔,无异于受伤后红了眼的一只疯狗。

  而那国王——英诺森五世,也真是昏了头脑。明知这是场必败的战役,却依然将自己的意图暴露于公众之下。并不是否认那批生物机械的威胁,而是在第一台共研究的模型下,奈落发现这种装甲驾驶的负担对于正常人来说犹如将淡水鱼置放在海底7000米之下的水压下,顷刻便会被扭曲成碎片。

  即便是“感应者”,负担也一定不会小。再者洛垭尔大地上的感应者,本身也算是稀少吧,在那场战争之后,这片大陆上的“感应者”更是万中无一,估计也就百人不到的水平。

  那么这批Ger Y型“钻机”的生物机械要被用于前线战争,简直是异想天开。

  想到这,奈落忍不住重新检索了一遍徐轩传来的关于洛垭尔内部的信息。

  还是没有半点头绪,还是说这批机械真的只是用来上战场的?不应该啊。

  “奈落酱~你在干什么嘛~”

  “别吵。”这声音再次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不由得有些火气。但一想到声音来源处,这种火气也只是慢慢降了下来。

  回想到自己刚才的口气好像有些过重了,奈落解释了一下:“我在找任务目标和解决办法,请不要在我想事情的时候打断我好吗。”

  “那,那我能靠近点你吗?”

  “随便。”说完这句话,奈落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脑海中。

  时间,地点,人物。

  这三者在计算下都没有问题啊,可不应该他能推演出的结果,洛垭尔政府也想不到吧?

  作不出任何假设的他,也只能叹了口气,开始规划最早到达的路线,准备措施和入侵方法。

  任务是入侵一座Get Y后沿河离开与徐轩一众人汇合。有了上一次的编码公式,预计时间应控制在半小时以内。

  路程时间,一小时。

  狙击布置,两小时。

  风向,空气湿度,可见光。

  还有......哪来的甜味?

  奈落睁开眼,少女的发丝分明,平铺在他的胸口上。脸蛋柔软的触感顺着单薄的衣物传递至感官处,让他险些再次稳不住心智。

  腰被双臂轻轻环住,而她的正脸侧着,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鲜明的轮廓。

  “......待够了没有?”奈落也只能咬咬牙,点了下她的额头。

  “唔......让我再待一会嘛。”

  “我说,你喜欢我吗?”红着耳朵的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喜欢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奈落了!”明明声音较小,于他耳朵中却如轰鸣般爆炸开来。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知道啊,就是在一起很久很久的好朋友吧!”

  ......某种意义上,是这样没错。

  哎,没事干嘛给自己心脏出难题呢。心情缓和下一半的奈落,固然没有听到落叶嘀咕的下半句话。

  ——

  “就先告辞了。感谢你们的帮助。”

  “都说了别和我客气。”周恩摆摆手,表示不以为然。

  “祝武运昌隆。”罗波比了个手势,示意送别。

  又来了又来了,罗波又开始念这句话了。

  看着视线中逐渐远去的二人,罗波眼神逐渐空洞,像是在回忆什么。

  “BOSS,答应我的,会做到吧。”

  “会的。”周恩只是微微一笑,眼角却没有任何波澜泛起。

  ——

  开阔。

  置身于天台,仰视湛蓝天空的感觉确实不赖。

  习习微风,吹开了奈落本就不怎么打理的头发。倒不是他不想打理,而是他不会。

  不会把他自己的头交给陌生人,这是他的原话。听起来固执而可笑,却也含着几分心酸。

  “架设完毕。”

  手中刚摆弄好狙击台的少女的眼神中,显露着一股凌厉,实在与方才黏在他人身上的形象判若两人。

  下午7:07分。

  还有23分钟,这帮车队会在这里停靠大约一小时出来拿零件。

  安保最松动的时候,应该是卸货期间。

  计时器在手环上不停运转。

  “嘀——”

  标着洛垭尔那奇特四边形国徽的车辆果然出现在了那个路口。

  一,二,三,四。

  四辆车稳稳停靠在路边,与之距离四五百米的,就是那零件场了。

  这四辆车都是当下最新的一批军用卡车。

  为什么还在用这种老东西运输呢?因为那场仗把国库打的差不多都空了,根本没啥资源再去造原本用于运输的磁悬浮平台,这才想起这上世纪用的卡车来运输。

  工业程度大幅度衰退,市场崩溃,经济处于复苏状态,就是洛垭尔现在内部最真实的写照。

  而这种载重高的卡车,是他们在当下能拿出的最安全的运输工具。

  其身后承重高达70吨的巨型车厢,以及车身遍布的甲胄,在当时无一不透露着可靠的感觉。

  ——除了车胎。

  要不怎么说这设计师脑子不好使呢,一辆车的运载关键不就是用于保证机动性的车胎嘛,或许他们对自己生产的车胎很有自信?

  而且因为特殊信号覆盖,车辆不得靠近工厂400米范围内。

  而奈落也早已动身,借由灌木丛与大面积绿化带中数量繁多的常青树作掩体,迅速靠近了那一车队。

  他们还浑然不知,自己被枪口盯上了。

  “——”

  安装上比枪口足足粗上四五圈大的消音器,火药的击发声响还没有子弹撕裂空气来的有实感。

  “噗——”车队前方的那辆汽车轮胎被泄了气,迅速瘫下一角,其中晃荡的机械让那几个正走到一半的士兵回头看了一眼。

  “操,怎么他妈走到这里轮胎泄气了。”带着军官帽的男人身形低声咒骂着。

  不对劲,他想。这轮胎是这次刚检修过的新车,不应该会被路上的碎石子扎爆啊。

  正当他怀疑之时,长着一脸络腮胡的大块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那几个站在车队旁的兵:“领头,要不让那几个弟兄去换个胎,时间也不多了,这几批零件光搬完估计就得40分钟,再不给这帮新人休息一下,后面可能会出差错。”

  军官帽听着也有道理,拿出无线电来:“4号7号,去5号车那边帮助检修轮胎。”完毕,他和络腮胡一众继续向工厂走去。

  一切都在按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他停靠到无人看管的最后一辆车旁,确认四下无人,信号屏蔽装置也在正常运作后,他拿出解码器来对着那卡车的后门。

  7:40。

  “这车胎怎么走一半就爆了啊。”一旁拿着千斤顶的士兵询问着共同抬着备用轮胎的两人。

  “我咋知道,可能质量不好还是寿命到期了。”

  放下轮胎后,他们拿出了扳手。开始卸下那几颗被扭得死死的螺丝。

  “等下,你们看,这里面卡着的......”

  7号士兵看着那嵌入硬胶中的异物,想叫两个人过来查看。

  “看啥,赶紧换完车胎,别多此一举了,他们回来要是看到车胎还没换上,你信不信第二天你就回家种地去了?”

  “......”

  约摸五秒,车门自动开启。眼前的庞大机械,与上次发现的模型别无二致。

  独立网络里,传来了尖细的女声:“汇报进度。”

  “已成功骇入内部,执行下一计划。”

  烈阳下,整个枪管在枪油的作用下闪着亮光。

  瞄准镜上虽然已经贴上了镀膜,但还是有可能反射光线,以防万一,少女就这样用着机械瞄具炫技般地精准打击到800米外的车胎上。

  7:43。

  那几个菜鸟可算卸完了所有螺丝,开始取出那个被车体重量压到变形的轮胎。

  扳手在不断往里紧固着螺丝与支架之间的缝隙。

  7:47。

  “目标即将完成检修,即将开始下一步骤。”

  一连串代码通过链接器接入了上次那个用于解码的奇形怪状的仪器。

  奈落紧皱眉头:“与原计划有误,预计时间27分钟。”

  此刻,原先那帮进入工厂的人,六个人都环抱着大包小包的奇怪零件,走向车队。

  “那帮人还真是横啊,零件还得我们自己来搬。”

  “不然换你去生产零件?”络腮胡打了个哈欠。

  “那就算了吧。不过老大,总觉得很安静呢?”

  “自己国家,街道上还能蹦出来两个恐怖分子不成?”军官帽看了那人一眼,直把那提问的人看得心慌。“而且行军路线一直是保密的,想出事还得看你运气够不够好。”

  不过刚才那车胎爆的太过于凑巧了。要不是赶时间,他们也不会就这样离开车辆。

  7:56。

  “——”

  子弹再一次呼啸着从枪口奔出,距离军官帽的脚指头只差半分米不到的距离。卸下了消音器的枪声,犹如野兽般狂啸,立马唤醒了那行动慢悠的六人的神经。

  “有狙击手!往车后躲!”军官帽反应迅速,立马扔下了零件,向着车后奔去。

  能够根据弹孔精准分辨出子弹方向,当上军官的人也确实有那么两把刷子。

  其他人也很冷静,效仿他们的领头,分散逃往了车厢右侧。

  “争取到预计3分钟时间,请加快破译速度。”

  “妈的,这小子乌鸦嘴还真让你说中了。”

  从驾驶位摸出来几把步枪甩给了身后的士兵们的军官,嘴上也是闲不下来。

  “拿好,准备迎敌。”

  他们每个人都警惕着周围的环境。

  8:04。

  “汇报进度。”

  “破译进度78%,预计时间还剩9分钟。”

  躲在车厢后的几个人许久未听到第二声枪响,领头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不对,目标不是我们!立刻检查车厢!”

  “是!”

  8:07。

  “对方已开始检查车厢。”

  语毕,扳机扣动,这一发精准地命中了第二辆车厢的车门玻璃。

  “检查第二车厢!就算是死也得给我守住!”

  领队反应速度很快,立马组织人员排查第二车厢。

  “破译进度95%。”

  “报告!未发现内部有任何异样!”

  察觉到是障眼法的领头,此刻已经为时已晚。

  “破译完成,掩护撤退。”

  “明白。”

  枪声呼啸,这一发子弹,成功打在了一个士兵的小腿上。

  肌肉被撕扯下来的感觉,一瞬间竟让他感受不到疼痛。

  “报告,2号士兵中弹!”

  “娘的,撤退躲好!先包扎好伤口!”

  “他妈的都什么破事操。”紧急情况下,每个人都在诅咒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那狙击手的枪法很显然不是要命的。否则那两枪完全可以打死我们这里面起码一人。军官很明白这一点。

  “撤离完毕,收工。”

  听到指令的落叶迅速收起了步枪,拆卸的速度之快让人怀疑她是否是一具机械。

  只留下那十个倒霉蛋,和空气呆呆的对峙了两小时之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