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在那川河之上的告别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我不是风梓 2806 2019.05.20 08:53

  窸窸窣窣。

  正在练习爬树的野子,侧站在树上,世界的画面都倾斜着,看着四周如同风摆一样树枝,一道道黑色身影,逐渐远跳。

  而最前端的那抹紫黑色叠铠,吸引了野子的全部注意力。

  田岛?全族上下,只有高层是紫黑色的叠铠,难道!

  野子暗道不好,今天八成就是决裂日?

  自由落体,野子从树干跌落,在落地的瞬间身体周转,稳稳的踏在地上,身体微蹲卸掉了下坠的重力,右手习惯性的压在了忍刀之上,下一刻身体瞬间加速。

  看着地面的扬尘,思绪活络的泉奈和望没有丝毫犹豫,赶忙跟上了前方急冲的野子。

  最开始,野子根本不习惯,这种失去平衡的忍者跑,但是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忍者跑可以大幅度的提升爆发速度,在短时间内可以瞬间将速度提升,再加上有查克拉控制稳定就有了绝对的可控范围,使用的久了也就习惯了。

  刚刚来到岸边,就看到已经有不少密忍,死在一侧。

  果然这一天还是到了么?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就那么隔河对视,两人都不敢相信,从幼年在一起就是朋友的对方,是毕生之敌。

  斑浑身伤痕的握着拳头,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那两片叶子的族徽。

  他不愿意相信,这莫大的欺骗,这颤抖的手,这自己交心已久,为了更大的和平,大谈理想,无话不谈,交手已久的朋友。

  是,生死之敌!

  野子握着手中的忍刀,将一个不长眼的千手族人抵飞。

  野子,泉奈,望,默默的站在斑的身后,冷眼望着河对岸,同样一脸不可置信的千手柱间,当然野子是装出来的。

  野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一天是命中注定,自己的到来只希望能开解一下斑的内心,让他感到不是那么孤单。

  低头看着颤抖的手,斑突然狠狠的握紧拳头,他不想让柱间看到,自己懦弱的这一面。

  “为什么啊?为什么!”斑的嘶吼,四散的长发随风飘扬,这声音就像切割一样,在所有人的心中,狠狠的划伤。

  这真挚的声音,就像闷锤,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口,莫大欺骗涌上了心头,虽然没有一滴眼泪,但是宇智波斑真的伤透了心。

  “够了,够了!呀啊——”宇智波斑猩红的双眼,他愤怒,但是心中的悲凉,却让他也明白,那一脸懵逼的千手柱间,也同样不清楚,两个人都只是被利用了。

  虽然被利用了,但是两人本就是敌对关系,斑现在的心情,就像小孩子一样,不想看到对方,现在、立刻、马上,不想看到千手柱间的脸。

  斑的嘶吼,田岛嘴角微微扯动,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下达了后撤的命令,两方人马,就这么以河流为界限,互相遥望。

  千手柱间,表达感情的方式很简单,他在哭,嚎啕大哭,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他也不愿意相信。

  看着还要动手的千手一族,千手柱间本就大嗓门的声音,更加明亮,传彻全场:“我以千手的名望发誓,谁还敢动!”

  向来听话的千手柱间,就这么和顽固的千手佛间死死对视,两人都没有后退任何一步。

  佛间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会如此固执,但下一秒他深吸口气,这和我不正好相像么,固执的过分,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了,终究还是退让了,微微挥手示意。

  看到千手一族全部退下,河岸两头,柱间哭的像个孩子,好像十六岁年的岁月白活了,他想要祈求斑的原谅,却发现,斑冰冷的眼神,滔天的恨根本掩饰不住,现在的斑一定不愿意在看自己一眼,他一定伤心透了。

  宇智波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族群,爱之大爱,恨之大恨,像极了深爱之人自己恨不得掏心挖肺,却发现对方是个人渣,这样直来直往的人,那么十人八个必然是宇智波一族。

  斑默默转身,这一刻,就此割裂,这伤透的心,碎了。

  柱间抹着鼻涕眼泪,努力平缓着心情,大喝道:“我们一起的梦想,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终有一天,会到来,我一定会努力!你也...你也不许放弃!”

  斑依然冷漠,只是背身,不想再看到,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柱间的一个字眼,或是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像极了面对出轨的恋人。

  看着那孤僻的身影,柱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抹着眼泪,转身。

  佛间眉头紧锁,眼皮略微跳动,看着背身的斑,突然,佛间在所有人眼皮底下消失。

  明晃的忍刀,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简单的劈刺,下意识睁开的写轮眼,让野子终于能捕捉到一点佛间的动作,使尽浑身解数,却发现一道身影比自己还快。

  鲜血挥洒,田岛瞬间出现在佛间身边,两人短暂交手,纷纷撤开。

  “这,算是板间的!下次,就是瓦间!”

  佛间冰冷的声音,带着阵阵颤音,他向来顽固冷血,别说孩子了,哪怕敌人只是婴儿,他也不会犹豫分毫,对于偷袭一个孩子来说,他从来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宇智波的偷袭,千手板间和千手瓦间7岁之死,让他的血早已冰凉,如今大仇得报,让佛间久久不变的表情也狰狞了起来。

  野子是仅次于望的速度,怀里搂着的望,脖子上巨大的口子,却是怎么捂都捂不住,有些哭腔的野子,颤音的低唤,“望...望...你不要吓我啊!”

  “医疗忍者!”

  四周都是密忍,怎么可能有医疗忍者,这年代的医疗忍者本就不被重视,而且就算有,这样的伤势根本没法治。

  如此巨大的伤口,几乎将宇智波望的脖子撕成两半,这是佛间复仇的必杀一击,怎么可能失手。

  看着那流水一样的血液,野子第一次感到恐惧,“泉奈!你捂着这里,斑,斑,快捂着,你特么过来,捂着啊!你发什么呆!”

  面对野子的嘶吼,斑就好像被定格了一样,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只是瞪着两双猩红的眼睛看着不断吐血泡的望。

  野子的眼泪好比小溪,不断涌出,柔弱惨白的脸颊,失去血色的嘴唇,上下打颤,脸上布满了望脖颈喷出来的血点,异常凄惨的声线,让人不忍倾听。

  野子小声嘟囔着,似乎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将望的伤口撕开,“嘘...嘘...望,你放心,望,你不会有事的,听话,你不会有事情的!”

  野子抬头看着四周,那些人的冷漠,那些人百无一变的脸颊。

  无助,无力,无能,她恨透了现在自己无力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嘶吼、除了嘶吼,自己究竟还能做些什么,“医疗忍者呢!都死哪里去了!”

  “嘘,没事的,没事的,嘘!”看着不断咳血的望,野子后悔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能再快一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来。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的无能,都是自己的好奇!

  自己如果不来,望就不会跟着来“望,对不起,对不起!”野子跪在地上,看着一脸柔和的宇智波望,不断的道歉,她想要挽回的,可是她做不到!

  斑木讷的跪在了望的面前,如同一座倒塌的大山,对了,这是因为望替我挡了一刀,是自己的错。

  是自己无能的背身,让敌人才有机可乘,是因为自己的懦弱,给了对方这必杀一击的机会。

  从此不会再有人可以站在自己的身后,自己的后背永远都不会漏给别人。

  望仅有可动的右手,颤抖着,将三人的手掌,一个个拽到了自己的胸前。

  望笑了,三个人哭的模样,让望笑了,“带...带着...带着我的那一份...好好活着!哈...喜欢你野子,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只是没办法和你在一起永远...别来的太早,那样我会伤心的!”

  这突然的告白,让野子停止了抽泣,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泣,含着泪,野子嘴角上扬,漏出了有史以来最甜的笑容。

  望满足的闭上了眼睛,他死的瞑目,他甘愿,为了哥哥,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跳动的心脏停歇的一瞬间,野子突然发现人真的好脆弱,而正因为人的脆弱,才要努力的强大自身,才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原来这就是人呐!

  “望!啊啊啊!!!!望——”

  野子的嘶吼,响彻整个天空,声音的撕裂,让她更为凄惨,晃动着那已经不再有呼吸的身体,她距离疯狂只不过是一线之隔,即便是远处已经撤退的柱间,也能听到其中声音的绝望,他扭头看着身后的树林,握着的拳,更紧了,一个目标在心中生根发芽。

  噌、噌、噌!

  三对血红的眼睛,纷纷对视,那是一种绝望,置死地而后生的诉求。

  斑、泉奈、开眼了!

  野子的单勾急速旋转,如今两颗黑漆的蝌蚪,静静的屹立在其中。

  木讷的野子,握着手中的忍刀,突然起身,却被斑狠狠的按住。

  斑单勾的写轮眼毫不示弱,没有丝毫感情的看着双勾的野子。

  “现在,不是时候,你太弱了!”冰冷的声线,就像一盆盆的冷水,一桶一桶的浇灌在了野子的脑门。

  感受着手腕的紧箍,野子大脑清明了很多,愤恨的甩掉了斑的手掌,腕部那猩红的掌印,可见野子和斑暗中的角力。

  野子没有说话,转身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眼泪化作点滴,在空中花落,像雪花一样,消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