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终将陨落,再次开眼(求票,求友情投资)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我不是风梓 2873 2019.06.14 20:43

  看着医疗忍者,几人默默不语等待着检查结果。

  “族长大人的查克拉已经无法凝聚,肉身细胞不断的在剥离,应该与八鬼尸封炼甲之阵有莫大关系。”

  “漩涡一族两大依靠生命力而释放的禁术,八鬼尸封炼甲之阵,和八门遁甲之阵,只能说,果然名不虚传。”

  永台,看着医疗忍者,还是没忍住的问道:“族长他没救了么?”

  微微摇头,否定了永台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连续使用伊邪那歧,又用了伊邪那美,强行更换眼睛,还被八鬼尸封炼甲之阵的金链抽了一鞭,强行使用肉体细胞转换的查克拉,这里的肌肉萎靡,就是这个原因,还有上次的旧伤,压抑不住的爆发,这么多问题堆积起来,族长还有呼吸,已经超乎意志所能理解的范围了,族长他...”

  说到这里,医疗忍者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大帐。

  在场十多人不言而喻,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哪能还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永台大人,麻烦您守在这边吧,族长如果醒来,还有安排,也好执行。”一名密忍看着永台,很是认真的说道。

  族内现在有太多事情需要去做了,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了。

  “无碍,大家都在,野子呢!”

  田岛居然醒了,在场所有人都咯噔一下,这怕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了。

  这不容置疑的威严,即便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清晰的谈吐,而清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关心野子。

  “族长我在这。”

  田岛模糊不清的眼睛,如同千度近视,除了模糊的影子外,什么都看不到,本就是紧急医疗,没有彻底看不见就不错了。

  现场一阵沉默,田岛呵呵一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在刚刚的刹那间,一霎即逝的过往,让田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斑。”

  听到田岛的轻唤,斑立马回应。

  “父亲。”

  知道永台必然在身边,田岛命令道:“永台,团扇!”

  永台双手结印,巨大的团扇和裁决之镰被召唤出来。

  到了这一步了么?

  斑犹豫片刻,看着永台手中的团扇,和裁决之镰,陷入了沉思。

  虽然眼睛模糊不清,但是还是知道斑没有接过手,田岛沉声怒道:“拿着!”

  父亲的话,斑不敢忤逆,这一刻,代表的是,自己成为了宇智波一族的族长。

  “记着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记得你答应过的那些话,我很多时候都没有做到,而你必须弥补这个错失,这就是你的命,后悔你是斑吧。”

  斑脑海中回忆起了,那一次父亲对自己的彻夜长谈,沉重的应道:“明白了父亲,我从来未曾后悔过!”

  “泉奈,你,费心了。”

  “没关系的父亲,这本就是我该做的。”

  田岛微微一笑,泉奈是让自己最放心的孩子,抱歉了泉奈,让你又背负这样的选择。

  “永台,如果战争结束没死的话,就...离开宇智波吧。”

  密忍都微微点头,却是对这个答案很认可,这对永台来说,是最好的答案了。

  只有野子、斑、泉奈三人不解,但是也没有去询问,田岛如果去世的话,永台大叔必然是全族名望最高的存在了,斑在他的扶持下,族内依然力挽狂澜,可是田岛却让永台在战争结束后离开。

  “野子,可怜的孩子。”

  田岛伸起手,野子下意识的握了上去。

  沉寂。

  田岛不知道在回忆什么,眼睛不聚光的乱动。

  “哈!”轻轻松了口气,田岛偏头,看着野子郑重的说道:“野子啊,我,对不起你。”

  野子一头雾水,族长对自己说对不起干什么?

  “因为我的自大,我复仇的心,只是想为自己孩子报仇,我的罪恶,让我不得不背负起这样的事实。”

  “你父亲,永田,是因为我而死,我错误的选择,永田也答应了,本以为可以成功,却没想到失败了,那一次反扑没有成型,却还让宇智波失去了一名大将。”

  “而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而我答应永田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违约。”

  “之所以把你支出宇智波,也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

  永田开始阐述事情原由,本就将死,其言也善,他想在最后一刻化解了与野子只见的隔阂。

  永田接受了田岛密谋的事情,因为自己已经有后,所以永田说什么都要接下这个必死的任务,原因就是哥哥还没有后代,在族内当时位高权重却又值得牺牲的,也就永田和永台两人了,拗不过弟弟的永台,从那一刻封闭了自己,虽然以前很冰冷,但是弟弟死去的一刻彻底心死。

  永田的要求只有一点,庇护自己的女儿,不受战争侵袭,这对于宇智波来说,将一个小女孩保护起来,并不算什么,而且有父亲永田的遗产,作为一个普通人,活到死都足够了。

  但是田岛却认为,想要活着,只有强大自身,自己保护自己才是最根本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即便是宇智波也并不是永恒的,所以田岛毁约了。

  在永田无意义的战死后依然撕毁了约定。

  作为一族之长,他是正确的,作为永田最好的伙伴,他却是失败的,所以从那时起,七、八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开绿灯,开红灯,总是想方设法的变相保护野子,却又让她可以得到该有的历练。

  而永台的冷漠,让田岛更痛苦,作为最好的伙伴,最怕的就是伙伴的不理解,然而永台依然守卫在自己的身后,正应为如此,田岛的内疚无限被放大,他也是人,不是畜生。

  宇智波的情报很广阔,野子的不死称号也越来越响亮,漩涡一族的八鬼尸封炼甲之阵,早就想要对野子使用了,将野子变成漩涡一族的杀戮机器,为此,田岛将野子支出了宇智波,却没想到野子却还能在外面搞出那么大动静。

  甚至还弄了个小村子,赚钱。

  田岛内心的愧疚,让这个站在全忍界顶端的男人,留下了眼泪,哭的像个孩子。

  永田和永台在田岛心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没有人清楚。

  但是永田即便是被田岛害死,永台也依然站在田岛的身后,就知道三人之间的友谊究竟有多深厚,为了田岛的私心,他们愿意赴死。

  也难怪他如此心伤。

  感受到手腕上的力道,野子也忍不住的眼泪打转,看着哭的和孩子一样的田岛,不停的对自己道歉。

  野子终于出声。

  “我早知道了,早就原谅了,从来没有记恨过,很理解父亲,和您。”

  听到野子的话,田岛止戈,回想起野子开眼的瞬间,问出来的那就话,“早就知道了,也对啊,我家野子,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怪我,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松垮的手臂,野子紧紧的握着,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又一次,又一次!

  我想要保护的人,为什么总是在与我擦肩而过,不够强,终究还是不够强,不,不是的。

  不是我不够强,而是世界太过黑暗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

  猛然,野子扭头看向远处祠堂的位置。

  不,不能着了道,这就是他想做的,利用仇恨,而蒙蔽仇恨,演化更大的仇恨,只有我足够清明才能拯救,哪怕只是一个人的灵魂。

  我需要的,不是这些,我需要的,是握住那根操纵历史的笔杆。

  所以,变强才是唯一的道路。

  力量,才是我最终渴望的!

  大脑一片空明,充血的红色,掩盖了双瞳。

  写轮眼中的三勾玉化为丝丝黑线,游走在眼眸之中,一个‘卍’字,斜着躺在双眼之中,中间的瞳仁,却是一个下垂的单勾蝌蚪。

  而与此同时,泉奈,斑,同时开眼,父亲的去世,让他们终于了解到,人的脆弱,这在他们心中感触颇深。

  永台看着没了生息的田岛,久久不语,手轻轻摆在田岛的额头上,眼泪止不住的留下了。

  值得么?真的值得么?就为了宇智波未来的三人开眼么?你这样,让我该怎么办?就说你这步棋,太大了,最后可能只会留下一世恶名,为什么还要一股脑的走下去。

  我恨过你,敬佩过你,崇尚过你,而如今,你却让我站在这里看着你,身边的同伴,一个又一个的去世,唯独留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呐?

  “哎!”

  永台微微叹气,撩开营帐,那高大的身影,如今没落又孤寂,又下雨了。

  站在雨水中,看着天空缓缓坠落的雨滴,他缓缓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