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情报密令,反目相向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我不是风梓 2572 2019.05.28 22:49

  做完报告的野子,难得的休息了一会儿,坐在温水桶中,等待着泉奈。

  曦田的伤势,果然不是那么简单,专业术语野子听不太懂,但是大概意思就是,现在的昏迷状态,可能跟脊椎有很大的关系。

  用野子的理解,那就是,可能会半身不遂,甚至偏瘫之类的,在这时代,那就等于是废了的意思。

  所以,野子很担心。

  但是野子并没有过分内疚,因为这已经超过了自己能力范围之内,那个上忍,是货真价实的上忍。

  若非对方不知道的自己的能力,自己根本不可能,有出手的机会,达到一击必杀的成效果,杀掉对方更多的也是掺杂水分的。

  曦田发生的事情,野子虽然不曾内疚,但是确实心有愧疚,自己明明有不朽,但是曦田并不知道,若不是曦田为了保护自己,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如今成为这样,野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野子头发都没来得及擦,湿漉漉的站到了泉奈面前。

  通过逆通灵术,最新的情报命令已经传递过来了。

  只是忠看着命令完全不可置信。

  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掌权之人,拥有绝对不轻的话语权,但是又对宇智波有着极强的忠诚,对田岛有着不可忤逆的认同。

  忠,犹豫了。

  看着明显刚刚沐浴到一半,湿漉漉的野子,和眉头紧锁的泉奈,忠将情报命令轻轻的推倒了两人面前。

  野子随手想要拿起情报命令,却被忠压住,认真看着两人,忠低沉道:“急传你两人过来,是因为曦田的情报命令下来了,但是情况并不乐观,所以阅读情报之前,我希望你们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最坏能有多坏?”

  野子没来过前线,并不知道最坏的打算,究竟有多坏。

  提出的质问,却让泉奈神情大变,强行将忠压着的情报命令,夺了过去。

  打开情报命令卷轴,泉奈的血轮眼突然怒睁。

  “怎么可能,这是父亲的最终命令么?”愤怒的将情报卷轴砸在桌子上,泉奈愤怒的盯着忠,不可置信的惊呼。

  忠微微点头,算是确认了泉奈的问题。

  能让泉奈都神情大变,野子从泉奈手中,抽了好几次情报都没有抽出来。

  显然泉奈即便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都不想让野子知道,曦田的事情究竟有多严重。

  “大人,斑完成任务回来了,但是只回来两个人。”

  “嗯,让他进来吧。”

  斑一身血腥气息,甚至还有泼墨一样的血渍,拦截任务,是真正实际力量对峙,可不是野子他们偷鸡摸狗就可以成功的。

  忠,并没有让野子和泉奈回避,而是让两人留了下来,这是宇智波未来的三把手,很多事情,没必要去避讳。

  斑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收敛,所以进来也只是对泉奈和野子微微点头,便开始了拦截任务的详细汇报。

  这拦截任务听得野子是心惊胆战,三个纯上忍出击,没错斑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上忍,十五岁半的上忍,了解下,这可是战国时期的分界,并不是木业村子时候的上忍分界。

  按照木业的分档,现在的上忍相当于暗部,而密忍,类似于永台那样的,都是半影级别的实力。

  战国时期的先辈们,战斗力可不是后代可以比拟的。

  “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好,但是目前还有一个情报命令。”忠眉头一撇,看着无动于衷的泉奈,低声道:“泉奈?”

  斑眼尖,对于自己的弟弟,虽然平时懒得管,甚至连站在自己背后,都要被自己痛骂一顿毫不生气的泉奈,而如今却如此生气,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

  斑抢了两把,泉奈都没有给的意思,本以为斑会大骂一通,却没想到斑一改往常那般态度,却是抬手在泉奈肩膀上拍了拍。

  斑的声音不容置疑,很是沉稳,只有认真了的斑,才会是这个样子,“放心,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事情。”

  野子鬼灵鬼灵的走到了斑的身后,十五岁的斑,要不要这么高,踮起脚尖都够不着,难道自己将来要与高跟鞋相爱相杀了么?

  脑袋遭遇雷击的野子,不敢相信。

  只得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

  斑的神情越来越严肃,淡然的将情报手册合了起来。

  只是手掌、手臂上那蹦起的青筋,却不容置疑,斑很生气,现在非常生气。

  趁着斑不注意,将情报卷轴,一手撩到手中。

  “经过前线医疗忍者分析结论,曦田康复可能性为零,全脊椎断裂,神经系统已经完全寸断,骨头可以修复,但是神经系统无法修复,为保护情报,密报,和战遗,下达清理命令,没有异议。”

  落款,是宇智波田岛的章。

  这件事情,不光是家族所有掌事之人同意了的,就连田岛都同意了。

  也就是说,这件事,不可逆转。

  野子紧握情报命令,心中的并不是愤怒,而是不甘。

  又是抛弃,田岛这个狗娘养的,乌龟王八蛋,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敢放弃,虎毒不食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啊!

  无毒不丈夫么?

  斑握着手中的刃刀,转身朝着医疗营地走去。

  野子一把拉住了斑。

  野子的声音严酷,甚至还带着命令的语气,“不行,你不能去!”

  手指抓着斑的叠铠,指头泛白,让人难以想象,野子用了多大劲,才拉住,这头野兽。

  平视着斑,却只看到斑嘲讽的一笑,身体微微晃动,一股劲道将野子直接震开。

  头上的水渍,都被震动落了大把。

  “你,太弱了!”

  说着撩开大帐,就朝着医疗营地而去。

  大白天,天空惊雷阵阵,瓢泼大雨说来就来。

  忠并没有出大帐,这不光是宇智波的事情,也是田岛家自己的事情,他已经没办法插手了。

  瞬间变成落汤鸡的三人,野子早已湿透的衣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猩红的眼睛,死死拽着斑的裤裙,地面一小滩血水逐渐凝聚,可见斑之前的战斗有多激烈。

  “我说了,你不准去!”

  斑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是一掌,跌落在稀泥里的野子,澡也白洗了。

  震惊的看着斑,似乎没想到,斑居然会突然出手。

  泉奈紧握双拳,却是一言不吭,他的理智让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你还不懂么?他已经是累赘了,他是我弟弟,他脑子里的那些情报,宇智波的所有情报,都有可能会被敌人利用,难道因为他一个人,宇智波所有的东西,都要进行改替么?”

  “你懂不懂?你的任性,只会让宇智波走向,灭亡!”

  斑的怒喝,让野子更愤怒,脑子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你特么居然敢凶老子,还打我!

  斑声音平缓,冷若冰霜:“忍者,我们忍者,不配拥有感情。”

  野子摸着泥水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大吼道:“他是你弟弟啊!”

  斑看了一眼泉奈,转头冷冷的看着野子,恨道:“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挠宇智波前进的道路!”说着戳着野子的胸口,疼的野子一步步后退,斑怒道:“即便是弟弟也不允许,没有任何人,可以拖累成为宇智波的累赘,我!不会跟弱者去讲,所谓的道理。”

  看着压着忍刀,转身离去的斑。

  野子握着双拳,浑身查克拉涌动。

  地面泥潭四溅,瞬身术!

  ‘砰!’

  雨水炸裂,四散激昂,野子冷峻的棱角,透漏着丝丝阴柔,而斑握着野子的玉踝,单勾的写轮眼,即便雨滴花落,也不曾眨动分毫,他就这么看着野子,不再言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