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你听我解释

在综漫中的BUFF女神 我不是风梓 2673 2019.06.19 21:49

  嗯?我衣服呢?

  上身空捞捞的,管他呢,身手摸了摸床头柜,我那个铁之国温泉社,超级会员限量版的水杯,怎么会不在?

  不太对劲,这好像不是我家,脑子有点撑浆糊,混乱至极,努力的撑起身子,靠着床塌,按着额头的太阳穴。

  头好疼,“水!”

  下意识的轻唤,也不知道在叫谁,稍微清醒点的野子,无奈,自己是一个人住,忘了这茬了,准备翻身起床找杯子,眯睁的眼睛,却发现一个杯子抵在自己嘴边。

  微眯的眼睛缓缓变圆,没有着急去喝水,而是下意识抬头看去。

  坐在床边这名男人,壮硕的身材,每一块肌肉的微微隆起,体脂极低甚至可以看到肌肉的纹路,如同小蛇一样,一条一条的崩在皮肤之下,整齐划一。

  帅气非凡的面容,即便是一个侧脸,也能让少女倾心。

  蓬松的头发在身后炸乱着,透过发丝的缝隙,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那丝不耐烦。

  依然没有接过水杯。

  斑?怎么回事。

  野子猛的撩起了裹在身上的被子。

  愣!

  抬头看着斑,斑正好扭头,两人对视。

  确认过眼神,这是真的人,再次低头,这次等了许久野子才抬头,确定了,这真的是空的,自己是空的...

  一耳光扇到了斑的后脑勺,手掌那火辣辣的疼痛,撒了一地的水渍,斑怒视的模样。

  你特么还瞪我,你瞪个鸡儿,我没瞪你就不错了。

  看着表情变化的野子,斑忽的起身:“你听我解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看着斑手舞足蹈的模样,和赤裸的上身。

  我信你个鬼!

  野子声线平一,“呵呵!”

  扯了扯被子,将脚露了出来。

  “好啊!我、听、你,解释!”

  下一刻,野子猛地蹬腿,虽然是躺着,但是以野子的柔韧度来说,这个距离根本不算什么,还没反应过来的斑,野子一脚直接踹在了面门上。

  毫无防备,斑直接坐在了地上。

  脸上那深红的脚印,配上一道鼻血,除了小时候,这可能,是野子见过斑最惨的模样,不知道为啥有点想笑的感觉,不过现在不是笑场的时候,必须憋好了。

  裹着被子的野子,对着斑就是一顿脚踢。

  一边踩着斑,一边大声叫嚣,“老子把你当兄弟,你居然这么对我,你的良心呢,我@#¥%……&...你*&……%...”

  感受到脚掌上的温度,和大力的抓握,抽,抽,抽不动!

  “你给老子撒手!”野子被捏着脚,裹着被子有点站不稳,原地乱跳。

  斑怒极了的大喝:“老子,老子!”

  “说话,总是张口一个老子,闭口一个老子,你算什么老子。”一只手摸了摸鼻子,看着手上的血渍,就气不打一处来。

  “让你听我解释,你不是说要听的么?为什么要动手,信了你的邪。”

  野子鼻息出气,冷哼一声,“撒手听到没有,咳咳。”口干舌燥的野子,乱吼一统,忍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这么一咳嗽头晕乎乎的,看着就站不稳。

  见状,斑松开了手。

  野子眼睛一亮,咬着牙,“我让你,抓,我让你,睡,我让你牛批的教育我...”

  指着斑,野子喘着粗气,怒道:“告诉你,8年前我打不过你的时候,我就敢打你,8年后我依然打不过你,但是我还敢打。”

  看着面前这个完全不讲理的女人,斑都快气炸了,吼道:“你这个女人,不可理喻,你好歹也是永田大叔的女儿,也算是宇智波公主,怎么每次都这么不讲理,而且你看看你自己这模样,你在看看水户,你和水户一对比,你就像个怨妇一样。”

  怨妇?这词在哪里听过,脚下一顿,好像以前仓之助讲过。

  难得停下攻势,野子踩着斑的腹部,微微屈身,看着对方幽怨的那双眼睛,嘴角邪笑,感情满脑子还想着你的小水户呢!

  你想你的‘小水壶’管我屁事,那我对比是什么意思,你的‘小水壶’又打不过我,老子仙人模式一开,你全阴遁都未必打得过我,何况只是一个耐打的娘们。

  别说,这个角度还挺好,斑不由自主的下视,随后,故作镇定,眼睛缓缓的上移,与野子毫不退让的对视。

  咬牙切齿的野子,低声一字一顿的喝声怒斥,“好看哈!”

  看着野子有些惨白的脸颊,难得让人升起了保护欲,被问话的瞬间,斑下意识的回道:“好看!”

  “还好看哈!”说着猛地一脚踩在了斑的脸上。

  好一个十字杀,两个红色的脚印,落在斑的脸上,正好形成‘十’字,看着斑的脸,野子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对,现在不是笑场的时候,故作镇定的转身,坐在床上,这酒也醒了,自顾自的从新倒了一杯水,野子边喝边道:“解释吧!”

  斑委屈至极,看着这20岁的斑,完全没办法与后世那个‘你也想起舞么!’联系到一起。

  指了指一地的衣服,斑嘟囔着:“衣服,你自己脱的,跟我没关系。”

  “那你衣服呢?”

  “被你吐了,正在洗,你说想喝水,我才进来的。”

  “还有,这是我家!我都没怨你霸占了我睡觉的地方,你反而还埋怨我。”

  “你家?是我自己来的?”

  “不是。”

  “那我怎么来的?”

  “我抱你回来的。”

  “所以你怪我咯?”

  “不是那个意思。”

  “衣服我自己脱的?”

  “嗯,你一件一件脱的还砸我脸上,一边砸一边说,老子一趟任务赚的是你们十趟的。”

  “好看不?”

  “好看!”

  还特么好看呢,虽然自己有私心,对于自己的这个肉身,野子还是很有保护欲的,但是...

  算了算了,就当倒霉被鬼压,无所谓了,反正掉没掉肉自己也不知道,看着一脸委屈的斑,野子无奈的挥了挥手,“算了算了,饿了,去弄饭去。”

  “哦。”

  本就未关的房门,突然被推开,泉奈看了看地面一地的衣服,侧身看了看面前的房门,确定没有走错,随后看了看一侧呆愣赤裸上半身的斑,又看了看与自己对视,明显就是裸身的野子。

  “咳!”

  ‘嘭。’

  轻咳一声,泉奈猛地关上了房门。

  野子和斑两人对视一眼,斑赶忙追出去大吼道:“泉奈,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野子什么都没有!”

  野子懒得理他,这东西越解释越完蛋,你自己嗨皮去吧。

  在次确认,可是,为啥自己没感觉呢,斑他不行?签之粗细?蠕虫动力?回想了一下斑的身材,不应该吧?!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身材自己还是很懂的,吸引纯情小少男应该不是问题啊,自己看了都有冲动,何况是别人。

  忍住的可能性不大,除非...

  斑他喜欢男人!

  野子猛地反应过来。

  推开房门,看着远处斑和泉奈站在一起,斑的样子像极了解释出轨问题的出轨少男,而泉奈那阴柔的面容,却是一副困扰和不耐烦的听着斑无力的解释。

  微微点头,这样就解释的通了,斑肯定是基佬!

  轻轻关上房门,野子又给自己满了杯水,这米酒是喝怕了,不过不喝不可能,以后注意量就好。

  皱着眉头的泉奈,很是认真的说道:“消息可靠,森之千手已经完成了统一,很干脆很果断,柱间一个木遁下去,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看来我们要做打算了,你有什么好想法?”

  “我想,野子同我一起去搞一下熊之国,让他们安分点。”

  不知道何时,野子又窜在门口,透过门缝,看着泉奈指了指自己,随后很是严肃的说着什么。

  野子不得不在将房门关上,果然,是因为自己哎,自己居然做了棒打鸳鸯的活,这该如何是好。

  俗话说硬拆一座桥,不破一桩婚,我这算是棒打鸳鸯棒打婚,这以后斑和泉奈不和谐怎么办?

  紧锁眉头的野子,一边喝水一边沉思,想着解决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