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太上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长孙皇后

贞观太上皇 苦涩的柿子 2058 2018.10.12 00:05

  (求推荐票!!!)

  夜色昏沉,明月高悬。

  麟德殿,位于皇宫的西北角。

  李渊面色微冷,在廊腰两边点燃的火把照的通亮,怕是有上千,翻滚的热浪给秋夜的冷意稍去,用手牵着皇孙李承乾的小手,温热湿滑。

  那是手里渗出些许冷汗。

  即将面对的是千古一帝的唐太宗李世民,要说他不怕是不可能的,除了史书的片语,更多的是来自影视作品,隋唐演义林俊贤的李世民更多的是温润儒雅、虚心纳谏,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可那是演员的实力不够,张铁林演的康麻子斜躺在龙椅上,那股帝王威压已经让人难以直视,末代皇帝溥仪在东京法庭出证的时候,影像中临危不乱、气场逼人,更何况比康麻子、溥仪厉害无比的李世民呢?

  这个永远的贤君楷模,据说王安石改革时,宋神宗的床榻就有唐太宗的画像,时时自勉,朱元璋驱除鞑虏,将大元朝赶到北漠之后,干什么都要和李世民比一下。

  贞观年,这个最传奇的年代,战神李靖,徐茂公李绩这般人的战绩先不提,那位神人王玄策能从西域借兵灭掉天竺,可是这位不是武将啊!而是一个文臣,出使天竺的副使。

  一人灭一国!

  文人口谈诗词,也可提起青锋剑,十里杀一人!

  蜿蜒的廊腰越发拔起,原是依假山而建,在栏杆处,有湖水涟漪,秋叶染霜,廊腰尽头,露出一天宫似的宫殿。

  站在宫殿,可以俯揽整个皇宫,几处假山,摆着十几案桌,上面放着时令水果,以及满满一鼎的煮羊肉,围绕着假山,有如玉带的小溪绵延,仔细瞧去,竟是铜铸的金龙喷出,小溪漂浮着圆形的木案,木案摆放着银丝酒壶和几盏酒杯。

  竟是曲水流觞之意。

  “这个李世民,崇拜王羲之入魔了。”李渊不由得哑然失笑,心里忽的轻松了许多。

  只不过这盘坐在案桌假山旁的,却不是那高冠博带的魏晋风流名士。

  那些人在看到李渊出现的片刻,面色有些惊慌,但稍纵即逝,反而眼里透出些许同情意味,只不过大多数只是低下头,不敢多看,而只有渺渺几人似是没有察觉,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用小刀切割熟羊肉,或与同僚相谈。

  “啧啧!活的如此悲催的开国皇帝恐怕就属于李渊了,见到这个太上皇在这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出来跪拜。”

  若是换到前世的自己只会笑几声,这个李渊活成鸟了,谁也不鸟他,可是现在换成他自己...

  他只想哭。

  太上皇这个东西不多,唐两个,李渊和李隆基,宋徽宗也是一个,明朝的明英宗朱祁镇,还有一个乾隆。

  其中乾隆过的最好,那是人家嫌弃自己活得太长,退位了,但是大权还是在乾隆的手上,嘉庆也得忍着。至于剩下的几位,就很凉了。宋徽宗,靖康耻嘛,被金人掠走成为奴仆,同样是被异族掠走,但是明朝就不同,土木堡之变后。朱祁镇也挺有骨气,反倒被也先吃好供好,最后被大明逼得没法子,将明英宗送回了大明。

  至于李渊...

  呵呵哒!

  那几位是和异族战乱,大臣拥立皇子,可是李渊就惨了,身为开国皇帝,本来灿烂过一生,谁想到儿子造反了,这就让他很吐血了。

  吐血之后,李世民逼李渊立他为太子,他还是皇帝,可是最后朝政三个月都在太子东宫处理了,这让李渊到哪里说理?

  无奈,灰溜溜退位。

  就让李源捡了个便宜!

  “李世民能来个玄武门之变,朕这个做爹的怎么能落后呢?”李源心里满怀期待,作为一个男人,谁没有想法坐一下九五之尊的位置。

  更何况他的儿媳、孙儿媳还有当女皇的一颗心。

  他又怎么能落后!

  只不过...李二还是有点强,没事,朕怂怂,等李世民嗝屁之后,造那个小受李治的反...

  李渊他还不信,干不过李二,还干不过他儿子,就算干不过他儿子,还有他孙子,还有重孙子...老年人总要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

  “媳妇见过公公。”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李渊的臆测。

  媳妇?公公?若是玄武门之变以前,李渊还不知道是谁,可是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叫他公公!

  长孙皇后!

  就连那个被李二拉入怀里的齐王妃——杨妃,现在也没有那个资格叫李渊公公了,李世民藏她还来不及呢?放在这种场合,是给史官添堵,还是给李渊?

  现在的李世民还在标榜自己是个小受受,李建成和李元吉硬要强上,他没办法,所以才举起小拳拳反抗的,只是...没想到这个小拳拳是个类似花和尚鲁智深的关西大汉打出的。

  打出了人命!

  鲁智深表示他一脸冤枉!

  长孙无垢这个孙媳妇给李渊的第一印象,五官端正,一张清秀的脸庞又带着淡淡的贵族气息,想必李承乾受到他母后影响不少,身材十分纤细,似有几分病弱之色,皮肤白皙,嘴角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恬淡而又端庄。

  李渊双眼微眯,眼前的女子虽不是天上的仙女,但仍让人产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了解历史的人,提及这个名字的时候,总会带着尊重的目光去看待,她仿佛就是个相夫教子的普通古代女子。

  可是她相夫相出了一个千古一帝,教子教出了一个仁厚之君。

  历史上只有两个皇后,得到了天下士子的称赞,那就是唐文德皇后长孙无垢,明孝慈高皇后马大脚。

  公公,这个简单的称呼,就让长孙皇后与李渊拉近了距离,仿佛两人之间不过是平常百姓家中的公媳,而不是冷冰冰的帝王家。

  若是换在以前,十三岁嫁入秦王府的长孙无垢说这话很是寻常,可是今天是李世民登基的日子,台阶上已遍布兄弟骨血,几十的子侄性命。

  “好儿媳!已经过去了...朕不想让大唐的太子再次成为世民那样,你明白吗?”李渊冷若冰霜的脸庞渐渐冰化,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手里一直牵着李承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