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签到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喝酒排队什么鬼?

签到大唐 小木玩火 2033 2021.07.26 00:02

  程处默晃着脑袋来到崇仁坊。昨天本来开业,自己又占着股份,按道理来说是一定要来的。

  都怪自己管不住这张嘴!

  非要跟青雀这小子显摆张凡做出了美酒。

  结果倒好,第二次光荣的被请进了魏王府和一群文人喝了一天酒。

  吟诗作乐咱也听不懂,只能干巴巴坐在那自斟自饮。那感觉,太难受了。青雀这小子看着自己难受也不说让先走,结果程处默越喝越多,最后喝的大醉。

  ……

  第二天起来坚定的拒绝了下人让骑马的打算,开玩笑,到现在酒还没醒能骑马?

  走了一路,程处默一直心里嘀咕着找个什么理由糊弄过去。

  越走越近,发现前面似乎很热闹。

  “排好队,排好队啊,每个人拿好自己手中的牌子,按顺序进入。”

  “发粮食?不对,崇仁坊发什么粮食?我这个脑子怎么想的!”

  摇了摇还有些晕的脑袋,越发感觉眩晕起来。

  “霸…王…醉…”

  难以置信的看着人山人海排成几队的人群,程处默一时接受不了眼前的场景。

  现在喝酒需要排队?

  什么鬼啊这是?!

  程处默抬腿就要往里走,被前面的人一把拉住。那人怒视着他说道:“小子你敢插队?”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插队你还有理了?到旁边拿牌子去!”

  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店铺旁边摆了一张桌子,上面码的整整齐齐的放着许多木制的小牌子。

  桌子外面竖着一个木牌,上面写到:由于人数较多,请大家拿牌取数排队用餐。

  见了鬼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店铺程处默都想给他砸了!当然,有这想法的不在少数。如果程处默真动手,绝对一片呼喊声。

  可是不敢砸!

  谁的买卖你知道吗?

  皇帝大还是你大?

  有些不满又兴奋,程处默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竟呆在那里。

  门口维护秩序的小太监见程处默来了,赶紧一路小跑过来,有些犹豫的说道:“程公子…程公子?您在干什么?张公子和王总管都在楼上。您看您是?…”

  从冥想中醒来,程处默看着一脸好奇的小太监,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昨天喝醉了,有点晕。走吧,前面带路。”

  走到大堂看见每个座位都坐满了人,一有离开的后面排队的立刻补上。店里的伙计忙的不可开交,盛酒的,打菜的一个个身影在柜台后面穿梭不息。

  到了二楼,见张凡和正在指挥着做酒。正不知道怎么开口,张凡发现程处默来了,一脸拘谨。大概猜出来原因,没有点破,说道:“处默来了,快坐。”

  “我昨日…”

  挥了挥手,制止程处默说下去,淡淡的说道:“无妨,昨天开业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其实都是王德一人在忙碌。来来来,且看看…”

  ……

  楼下

  白有才正焦急的随着队伍慢慢往前排着队。

  掌柜的再三嘱咐,一定要打探清楚。可眼看队伍越来越长,只怕排到自己不知得猴年马月。

  用眼睛瞄了眼队伍,发现不单单是自己这般着急,心里一时有些好受。

  那是福聚楼,还有迎客来的,嘿…竟然春风楼的人都来了?

  有趣,有趣。

  看来大家都坐不住了。

  可不是坐不住了!

  昨天晚上本来就是派伙计去简单看看,结果都到中午饭点了店里的客人比以前少了一半。这下各个酒楼的掌柜是真急了,赶紧抽了几个伙计来到霸王醉打听。

  眼看到了午后,归云楼里窦怀安满脸焦急。

  怎么搞的这是?

  归云楼离霸王醉不远啊!

  平时两步路就到了,快一个时辰了,这个白有才还不回来。

  不单单是归云楼掌柜着急等着伙计回来,其他酒楼也一样。

  不等了,自己去看看。

  坐不住的窦怀安起身对店里吩咐一声,开始踱步着往霸王醉走去。

  不消片刻,到了霸王醉门口,窦怀安呆住了。

  现在喝酒都他娘的得排队?

  还有天理吗?

  归云楼都快没人了这里喝个酒竟然排起了长队!还不是一队,是好几队!

  三层楼中间硕大的霸王醉几个大字看的窦怀安冷汗直流。决不能让它这么下去!

  找了半天从队伍里堪堪看见白有才的身影,却发现这小子正一脸兴奋的四处张望。

  别家生意好你高兴个什么劲?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掌柜的,气愤归气愤,不动声色的来到白有才身边,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白有才正感觉自己不再孤单,四下里看着各大酒楼派来的探子,一转身就看到掌柜的严肃的看着自己。

  “掌…柜的,我…”

  “哼!”

  不理会白有才,示意让出位置让自己进去,后面的不干了。

  “又来个插队的!刚才才来一个,你还插队,看不懂牌子写的字还是没长脑子?”

  顺着那人手指看去,窦怀安看到了门口旁牌子上写的字。

  险些一口血喷出去,强压下心中怒气,窦怀安到桌子上拿了一个木牌往队伍后面走去。

  手指捏的木牌吱吱作响,脸色阴沉着排起队来。

  今日不打探清楚绝不回去!

  靠白有才这个废物恐怕办不成事了。

  排了半晌,正自己生着闷气,看见几个焦急的熟悉身影走来。

  今天日头真是打西边跑出来了,几个其他酒楼掌柜的也来了。

  终于有点理解白有才刚刚的心情,窦怀安心里慢慢平衡起来。

  这些掌柜也不想来,没办法,底下的伙计半天不回来,在店里等的焦急,派其他人又害怕出同样的状况,只好亲自过来打探。

  众位掌柜的过来后看到前面的场景,差点齐齐喷了口老血。

  什么情况这是?

  生意有这么好吗?

  现在喝个酒都得排队?

  顾客排队也就算了,你窦怀安不在归云楼好好呆着,也跟着凑什么热闹?

  几人正想过去跟窦怀安打个招呼,想问问他怎么想的,被门口维护秩序的小太监赶紧拦住,说道:“几位贵客请了,实在不好意思,今日人太多,劳烦诸位去门口取牌排队。”

  一口老血堪堪咽下,几人感觉快憋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