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文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我在明朝蹲大牢(二)

大明文士 无需汗颜 2097 2018.11.09 16:13

  俗话说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林传义夫妇正跟左媚儿商量怎么庆祝一下呢。左媚儿回来之后就把林云轩高中案首之事禀告给他们。

  李秀莹此刻心中之喜溢于言表,连说话的嗓门儿都大了些许,吩咐春婵购买一应物品,准备马车,这是要回乡显摆一下的节奏。

  这也是的,平时在乡下的时候日子过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每到青黄不接之时全家吃野菜糊糊充饥。这下可好了,自己儿子高中县试案首,让那几个妯娌也看看,这可是我李秀莹生出来的儿子,老大家的不是整天吹嘘他家的林云浩资质聪慧,显摆他大伯秀才功名。这下好了自己的儿子比他大伯还要厉害,竟然是县试第一名啊。那可是县太爷钦点的案首啊。

  正美着呢,丫鬟春月来报:“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少爷被当兵的给抓起来了,正游街呢刚从咱家门口过去,奴婢看的真真儿的。少爷还让我告知老爷去找贾教谕帮忙疏通呢。”

  啊~!我滴儿!~李秀莹哏儿一声翻白眼了。这心里落差太大了,一时间难以承受。试想一个农妇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见过多少世面能经历过多少风雨。

  左媚儿加上三个丫鬟赶紧抢救,捶后背抹前胸,一时间手忙脚乱;厨子郑大有更是慌忙去请大夫;小淑儿听闻哥哥被抓走又看到母亲晕厥吓的哇哇大哭,更是鸡飞狗跳哭声阵阵;还是林传义心里素质好一点,毕竟是一家之主,自幼出去学徒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既然儿子安排丫鬟春月让去找贾教谕,那自是有用意的,虽然不知道儿子跟贾教谕什么关系,那既然让找他肯定是能帮上忙的。

  林传义怀里揣着一叠宝钞看着清醒过来的妻子嘱咐了几句后匆匆而去......

  小淑儿此刻也不哭了,正手里拿着哥哥给做的金箍棒嚷嚷着自己是齐天大圣会七十二般变化,要去把哥哥从坏蛋手里救出来。

  左媚儿哭笑不得,这都已经够乱的了,这又出来一位小魔女,不过看着小淑儿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听着那奶声奶气的话语心中被感动到了,心里的那根神经深深的被触动了。想到了自己的哥哥......

  ......

  卫所牢房内。其实说是牢房这哪是牢房啊,由于抓的人太多了,根本没地方关押,这不卫所的闲置的仓库派上用场了。

  林云轩看着空荡荡的仓库瞬间挤满了人,挤得连落脚的空都没了。汗臭味儿,口臭味儿,充斥着鼻腔,爱干净讲卫生的林云轩差点没熏晕过去。尤其是一位仁兄的鞋子都挤掉了,那臭脚丫子味儿,可真是一个味儿,简直是臭气熏天,要人老命啊。

  “你们几个滚一边儿去,这个墙角的位置是张公子的,谁敢过来就揍谁。什么?连张公子是谁都不知道,你可着整个儿怀南城打听打听,绍康酒庄的张大掌柜的公子,知道了吧,赶紧的让开,不然小心你的狗腿。”

  呼啦一下散开了一块儿空间,林云轩身边更挤了,一个孩子的个头还不到人家的肩膀呢,差点没挤成三明治夹心饼干。

  实在是挤得受不了了,林云轩大喊一声:“哎呀!这不是张世兄吗?没成想在这儿碰到了。世伯身体可安好?”

  身旁的人一听,乖乖隆地洞韭菜炒大葱,身边还有一位爷呢,呼啦两边一散把林云轩让了出来。

  林云轩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管空气质量如何了,大口的喘气,好家伙差点儿没被挤死,多呼吸几口浑浊的空气总比让人挤死强啊。

  “你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听称呼难不成两家长辈熟悉?”张礼坐在一个麻袋上问道。

  这小子的忘性也是够大的,真他么的奇葩啊。既然认不出自己,那就好办了。还担心认出来了要挨揍呢,当时挨揍的心思都准备好了,挨顿揍也比被挤成三明治要好的多啊。

  前几日随家父曾拜访过张世伯,而且县试结束那天见张兄在眠月楼樱桃姑娘那里快活,不过当时因在风月之地就没好意思打招呼。

  看着林云轩侃侃而谈,说的也对,那天自己与那小樱桃相会,一番盘肠大战累坏了,倒是没注意,兴许真的在眠月楼见过,不然怎么说的这样准捏~!

  “嗯!既然是自己人,那就过来吧,这地儿宽敞。”张礼拱手邀请。

  林云轩正巴不得的呢,赶紧上前一步拱手道:“哎呀,张世兄客气了,不过在下倒是佩服世兄的紧呢,那日但闻樱桃女喘息,不见世兄低下头,佩服佩服。”

  “哎哟,原来小兄弟乃同道中人呀,佩服佩服,你这小身板竟也眠花宿柳,真风流才子也。”张礼到和林云轩攀谈上了,一来一回的说起了大明笆篱子相声。

  看张礼那相见恨晚的意思,如果此刻要跟他烧黄纸斩鸡头磕头拜把子都行,这二逼真好骗,嗯~!不是骗,是大明民风太淳朴了。哈哈!~

  林云轩曲线救国奏效,有认识他的人,这孩子倒也挺会忽悠,小嘴儿巴巴的竟能唬的那二傻子一愣一愣的,还起身把那麻袋让给他坐,估计这二傻子被人家给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要是知道这就是那案首小子,你这傻逼还能如此大方,我等进来不就是因为质疑人家要县太爷给说法吗?哎?这小子是今年县试的案首怎么也关进来了,哈哈,这下乐子可大了,要是报喜之人去府上报喜......哈哈,某就等着看知县大人得知自己打自己的脸的表情了......

  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张世兄你我难兄难弟的在此相遇可真是缘分呐,日后出去,小弟眠月楼摆酒,还望张兄莫要推辞,到时候春夏秋冬四阁的阁主姑娘小弟一定全部邀请过来,以报张兄。”林云轩继续忽悠。

  “兄弟,这太客气了,怎么好意思呢,不过某也未曾与那春夏秋冬四阁主亲近过,听说这几位当红姑娘的身价可不低啊,这让兄弟破费怎好意思捏。”张礼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其实心里早就飞到眠月楼去了。

  恍惚中看到自己倒在春夏秋冬四阁主怀里,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好不惬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