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飞刀英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再遇磨难

飞刀英雄 则鱼三哥 2172 2019.06.13 16:10

  再说这牛前飞口中的兄弟名叫牛前翔,年过四十,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点正形。娶一老婆得一儿子,日子也算富裕。

  飞一林找到牛家,开门:“哎呀,牛兄弟,你咋上这来了?急死了!”牛前飞哈哈大笑:“哈哈——大哥,这潍丘是咱的老家怕丢了?哈哈——”郑小伟问道:“牛大哥你手里拿的什么啊?”牛前飞道:“一些地契房契,我打算交给我那二兄弟。”赵一潍双手掐腰:“你还有个二兄弟?”“对,以前没跟你们说。”

  龙家客栈里屋。

  “给我打!”龙椅一声令下,伙计们把那个给鬼子报信的叫精马子的伙计往死里打。精马子连忙求饶:“大掌柜饶命啊!大掌柜——我不敢了——”龙椅呵斥道:“你给日本人办事,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你竟然——这下粮栈结了仇,你说怎么办?我打死你个狗奴才!打——”

  潍丘一人家,牌匾上刻着“万事如意”几个大字,牛前飞走了进去,就听见吵闹声:“你个酒鬼,整天去喝酒!滚——”从里面跑出一个邋邋遢遢的男子,正是牛前翔,牛前翔看见牛前飞:“哥,你是我哥吗?”牛前飞说:“混账玩意!”上前打了牛前翔一巴掌,牛前翔吼道:“你凭什么打我?”“爹从小叫咱们忠孝节义,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牛前翔说:“哥,你屋里坐屋里坐。”牛前翔老婆没好气地端来一杯茶,放在桌子上,“砰”茶水溅到了桌子上,牛前翔说:“哥,喝茶喝茶。”牛前飞喝了一口:“弟妹坐呀。”牛前翔老婆随声附和:“好哥。”坐下。牛前飞说:“翔子,我今天不抽你,我跟你说个事,我这箱子里存的是牛家的房契地契我打算交给你。”牛前翔和他老婆目瞪口呆,牛前翔眨巴了眨巴眼,说:“不是......哥......你说啥?”“爹走后,想必你也知道我现在干什么,我想让你为牛家传宗接代,并把这些家产给你。”牛前飞说道。牛前翔说:“不,哥你这干啥?只要哥愿意立马娶一小老婆,生一大堆!”“闭嘴!还是那么的没正行!我只求你从此以后好好做人,为牛家传宗接代!行吗?”牛前飞训道。“行,没啥说的,立意过来。”牛前翔吆喝道,跑进来一大小伙子道:“干嘛?有客人啊。”牛前飞指着小伙子说:“这是你儿子?”“我儿子牛立意,二十了。”“呃好!”“这是你大爷。”“大爷好,以前没见过你啊。”“是啊,以前的事不提了。”牛前飞过了一会儿便要离开,牛前翔和老婆出门送。

  牛前翔道:“哥,以后这还是你家,想回来就回来。”

  牛前飞道:“行我知道了,你小子别太膨胀了。”

  老婆说道:“哥,我管着他呢!”

  牛前翔问:“哥你现在到底干啥?”

  “杀——”

  “哥......你做那个?”

  “是啊,怎么了?”牛前飞淡定。

  老婆诧异,牛前翔凑近耳根:“哥那可不好玩,虽是掉脑袋!”“少废话,好男儿立志报国,保家卫国!你瞧你那觉悟,对,说到这儿了,我警告你,不管到啥时候都不许给小鬼子办事。”牛前翔嬉皮笑脸:“那不能,不能,小鬼子罪大恶极!”牛前飞说:“最好。”说完便走开了。

  两人目睹牛前飞离开,乐开了花!高兴得手舞足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媳妇儿——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包不住火,牛前飞把家产全都给了牛前翔马上传开了。

  飞一林几人来到龙家粮栈,龙椅心情烦躁:“打烊!”飞一林连忙说:“老哥老哥,您先别我想您打听个人。”龙椅做了一个手势,回头看了看:“进屋。”

  “你是飞一林。”

  “老先生,您怎么知道的?”

  “您是潍丘的飞刀英雄谁不知道啊?你这些年打鬼子,我们百姓都为你叫好!”

  “见笑,几天前,有个大光头来你这进粮食......”

  龙椅压低声音:“我知道你们为这事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他们只是说粮食先放在我这儿,还没交钱呢!”飞一林答道:“这......”龙椅说:“日本人也在找那几个人。这样,你们现在我这儿住下,明天再说。”飞一林说:“也好,天色已晚,贵姓?”“鄙人姓龙,叫龙椅。”

  龙椅把飞一林他们带到一个小屋里,赵一潍说:“飞一林这龙椅我们又不熟悉。”飞一林说:“这龙家粮栈在潍丘出了名了,名声很好,这——轮流站岗,行吗?”“我看行。”牛前飞说道。

  县政府,张金炮在写着什么东西,然后一个伪军进来道:“张县长,一封信。”张金炮接过信封:“好下去吧。”伪军离开。张金炮看完后,来到伊藤面前:“报告指挥官阁下,飞一林在潍丘县城,我已得到准确情报!”伊藤脸上露出了笑容:“真的?张县长,如果你能抓住飞一林我保举你去省城谋官。”“是!”张金炮行了一个军礼。

  第二天,天蒙蒙亮,公鸡打鸣。

  郑小伟从窗外看到鬼子伪军,郑小伟说:“飞大哥,龙椅那老小子果然不老实,你看。”飞一林凑了过去:“坏了,大意了!”这时,龙椅破门而入:“对不住了,各位!风声漏了!”郑小伟上前一把抓住龙椅的衣领:“你这个老小子!跟我装什么好人啊?表面上看你挺和善!你他娘的却是个二狗子,我宰了你——”“郑——”赵一潍喝住,一个长工进来:“掌柜的——”,长工面对掌柜被人掐着脖子吓了一哆嗦,“有什么话快说!”龙椅道,长工哆哆嗦嗦地漏出几个字:“鬼——子——来——了。”

  龙家粮栈粮厅!

  “张县长大驾光临何事啊?”

  张金炮坐在一把椅子上:“胖子别给我装蒜!说,人呢?”“啥啥啥人啊?”“你说谁啊?”“县长,可别开玩笑了,我咋知道是啥人啊?”

  张金炮起身,整了整衣领:“说出来怕吓死你!飞!一!林!”龙椅微微一笑,笑得极不自然:“县长,您可别开着玩笑,飞一林是皇军的死敌,怎么可能会在我这呢?这玩笑不好笑。”“呵呵呵呵,果然是生意人啊,能啦会说,搜搜!”龙椅说:“行行行,搜搜搜!”

  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