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宠妃:盛世嫡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四章 可以这样做

神医宠妃:盛世嫡谋 凰然若梦 2036 2019.01.12 19:10

  夏棋然意识到问题,对苏氏又多了一分不满。

  在他看来这种事情应该是苏氏主动提出,或者自个儿就安排好,毕竟关系到夏雪芸的未来。

  怎么还要他来发现呢?

  苏氏没意识到夏棋然已经想到了更多:“老爷,若是因为还没进门的贵妾发落了嫡女,只怕传出去也不会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爷宠妾灭妻呢!”

  虽然有点强词夺理,可夏棋然还是认可,毕竟有的八卦人云亦云,三人成虎。

  深深的看了苏氏一眼,夏棋然转了转手中的宝石戒指:“这事儿等龙氏过门自然会好好处理,事不过三,你若是再惯着芸儿,不会再有下次,你可知道?”

  看来苏氏胆子也挺大的,竟然用龙氏进门的事来“威胁”他放过夏雪芸。

  呵呵,那也是他的女儿,小惩一下都不行?

  苏氏脸色又白了一分:“听说老爷还承诺了龙小姐的管家权,这是……”

  夏棋然猛然站了起来:“苏珊,你不要得寸进尺,龙氏进门不管你怎么闹也不可能有所改变,你难道还能因此一而再再而三是要好处?”

  苏氏一惊,呼吸急了一分,脾气也涌了一分上来:“老爷生的哪门子气?这管家权有哪家会交给刚进门的贵妾?老爷还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将妾身的名声置于何地?又将夏家……”

  夏棋然神色一拧:“够了,苏氏,没想到你贪恋权势到了这种地步。”

  “你怀孕了不放手,说是要锻炼芸儿,本官也认了。你坐小月子也不放手,依旧拿芸儿做借口,如今芸儿被本官禁足,你还拿她做理由吗?”

  “你是在质疑本官的处罚?让本官的处罚变成儿戏,然后呢?夏府的中馈家务事你要怎么办?”

  “你没有办法,依旧想着要将权利抓在手上才甘心,你把夏府当成什么了?无论怎么乱都可以吗?你这孩子怎么没保住自己没点数?”

  苏氏听一句,脸色白一分,句句戳心,将她最后的遮羞布彻底撕开。

  她到底是为了女儿,还是为了抓权?其实两者都有,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可以兼顾?

  夏棋然竟然这么说,原来在他心里她是这样的?

  这个认知把苏氏打击得不轻,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整个人摇摇欲坠,越发弱不禁风。

  夏棋然觉得刺眼,甩袖而去,还留下一句话:“你自己好好养着,掌家权的事儿你管不着,你应该知道你有两儿一女,若是多个继母会是怎样的结果,你当真以为本官不知道你怎么对五丫头的么?”

  苏氏身形一颤,面露惊恐。

  幸好夏棋然只身离开并没有回头,可苏氏平静不下来,心中的骇浪一波荡过一波,情绪波动太大,两眼一翻,身子一软,又一次晕了过去。

  夏雪宓得到消息简直无语了:“苏氏的身体已经这么弱不禁风了?父亲也不怕直接把苏氏给气死了?”

  这个时候苏氏要是死了才事儿大,外面肯定传闻夏棋然冲妾灭妻,为了新婚宠妾把正室给摁死了。

  这样的名声绝对会让夏棋然怎么洗都洗不白。

  “对啊,夫人最近三天一小晕,五天一大晕的,叶大夫都快愁白了头。”

  浣纱嘻嘻一笑:“不过,小姐,老爷竟然说他知道夫人怎么对你的,奴婢一直以为老爷不清楚呢!”

  夏雪宓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正因为知道,这个男人才可怕。”

  知道却没有作为,不仅冷眼旁观,还不动声色的伪装成不知情,压根儿就没在乎过她的死活。

  听到这话,只会让夏雪宓更加心寒。

  浣纱眨眼,随即垂下了头:“想想还真是,老爷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夏雪宓不以为然:“早就知道了,何必再抱有希望?以前只是怀疑,今天倒是被本人证实了。”

  “这是事实,让我很难不怀疑我娘的死,他其实也是知道的。”

  浣纱一吓:“不,不能吧!”

  夏雪宓眸色流转,带着一丝狠厉,三分清凉:“为什么不能?”

  “夫人死了,他能有什么好处?原配妻子不好吗?”

  夏雪宓冷笑:“不好,那个时候白氏一族危机四伏,自顾不暇,他若只是求财,再多的也得不到了,要我娘还有何用?如果原配妻子就一定好,何来糟糠之妻一说?”

  浣纱噎着,理由满满,她完全反驳不了。

  “总之,不要让我查出来……”夏雪宓喃喃自语,看着灰暗的天空有些出神。

  京城龙家府邸。

  曾经辉煌的龙府经过一次次的劫难已经缩水很多,剩下的地盘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即便如此,龙府也不是一般人的府邸能够比拟的,面积大,还特别精致。

  若不是知道龙家本身落魄,光看龙府还以为是到了哪家权贵大本营呢!

  经过一夜的平复,龙家高兴过后开始商讨起来。

  “嗯,我儿想得对,这事儿可以说一说,让夏府不想办酒席就交给我们龙府来,到时候那些大人物自然由我们接待。”年纪不小的龙老爷子脸色不算好,可眼神很亮。

  他虽然觉得抛绣球确实很丢脸,可这个结果很喜人。

  “爹,我查过了,夏府是才进京不久的,怕是没多少家产,毕竟是娶妾,仔细商量商量很可行,至于琴儿……”龙家主停顿了一下,看屋内众人坐直了身体洗耳恭听才满意。

  “琴儿,你可别再犯傻,昨天的事情夏大人指不定心里有疙瘩,你要做的是化解,而不是积怨。”

  龙琴儿也有些后悔,早知道无法改变为何还要不甘心,那一瞬间怕是脑残了。

  “爷爷,爹,琴儿知道怎么做,那个嫡女的性子似乎有点冲动,这个可以利用。”龙琴儿不急不慢的说了起来,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还有,琴儿让人查过了,夫人的确实在坐小月子,初一那日小产后身体极差,而且时不时的就会被气晕。”

  “等琴儿进了府,若是有机会让夏夫人气死,我这个贵妾未必不能进一步。”

  众人眼睛一亮,原来还可以这样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