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4章 难道是她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顾清渏 2003 2021.03.22 20:35

  “陆在川,你没事吧,陆在川?”苏木焦急地大叫,拍打水面。

  陆在川的脑袋从水里探了出来,吐出一口水,“我没事……”

  苏木松口气,“你、还好吧?”

  陆在川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声音黯哑,“不好,你走远一点!”

  苏木退后一步,蹲在池边的石块上,探头看他,月光照在她的脸上,肌肤似雪,眉目清丽,美得像一个精灵。

  陆在川又沉入水里,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会亲上去,他不能伤害苏木,不然一定会后悔。

  身体里一阵阵燥热,他呆在水里不敢出来。

  水面上冒出一串水泡,半天也没动静。

  “陆在川?”苏木又急了,不会沉下去了吧?

  “哗啦”一声,陆在川出现在另一边,双手扒着池边的石块。

  苏木突然想到,这池水虽然深,但以陆在川的身高应该没问题。

  以前出事一般都是孩子,这水深对孩子来说是致命的,但对一米八的陆在川来说应该不构成威胁。

  “我没事……”陆在川喘了口气,看向苏木,“你就在那边,不要过来!”

  “你、怎么啦?”苏木故作不知情,如果不是前世经历过她是无法预知的。

  “我不知道,只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陆在川靠在池边上,看向眉目如画的苏木,那女人该死的怎么那么动人?

  可她才十八岁,还是个孩子。

  自己简直禽兽不如!

  陆在川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苏木惊愕,“你干嘛?”

  “我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陆在川苦笑,我不想伤害你!

  这时不远处传来喧哗声,好多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苏木一惊,是白娜香带人来了吗?

  其实在这姊妹节期间小情侣幽会是很正常的,也不知道白娜香用了什么说词怂恿大家过来,可是现在这情况有点说不清。

  “有人来了!”苏木轻声对陆在川说道,弯下腰走过去,“快上来,跟我走!”

  陆在川看向那边,果然有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快呀!”苏木朝陆在川伸手。

  陆在川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就算他们没什么,可是这情况只会越描越黑,他还无所谓,可苏木是个小姑娘,不能让她坏了名声。

  苏木把陆在川拉上来,拉着他的手一路狂奔。

  陆在川看着苏木纤细的背影,还有她拉着自己的手,她的手又软又滑,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直到跑到家里,苏木才把手松开。

  陆在川已是满脸通红。

  “你再忍一下!”苏木说了一声,匆忙跑上楼,从抽屉里拿出陆在川买给自己的银针又跑下楼。

  “坐下!”苏木把陆在川按在凳子上,去脱他身上的湿衣服。

  陆在川的脸更红了,按住她的手,哑着嗓子,“阿木……”

  苏木的手一顿,看着脸色绯红的陆在川,“你别想多了,我只是要给你扎针。”

  说完拍开陆在川的手,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丢在地上。

  “别动啊!”苏木垂下眼眸,拿起银针在陆在川身上一个穴位扎了下去,他顿时动不了了。

  “阿木……”陆在川看着苏木,她低着头在自己身上扎针,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身上,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要不是不能动,他真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控制得住。

  “很快就好!”苏木抬头说了一句,往他身上几处相应的穴位扎了下去。

  只要把这股气泄出去就好了。

  都这时候了,也不想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事了。

  以后再说吧。

  白佩兰听到外面有动静走了出来,看到二人的样子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啦?”

  陆在川脸上大窘,说不出话来。

  “没事,陆在川不舒服,我帮他扎几针。”苏木说道。

  “那身上怎么都湿了?”白佩兰看着一身湿透的陆在川,他打着赤膊倒不在意,乡下很多人干活热了也会脱衣服,再说扎针也只能脱了衣服扎。

  “不小心掉沟里了。”苏木随口说了一句,瞟了一眼陆在川。

  陆在川脸上又窘又红,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去给你找身衣服过来。”白佩兰说道。

  陆在川是晚辈,她倒没想那么多。

  过了一会儿白佩兰拿着衣服出来,脸上有点不好意思,“阿叶的衣服太小了,只有他阿爸以前的衣服,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可以的,谢谢阿……”“阿婆”两个字还是没叫出口,总觉得叫了她阿婆,和苏木就差辈了,他不想。

  至于苏木爸爸的衣服他倒没什么忌讳,只是一个过世的长辈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他是医生也不在意这些。

  “要不我再给你煮点姜汤,免得受凉。”白佩兰说道。

  “阿妈,不用了,这里有我就行。您去休息吧!”苏木忙说道。

  他都这样了还喝姜汤,等会儿身体更热。

  “是,不用了,天气热不会受凉,您先去休息吧,这里有阿木就行了。”陆在川也说道。

  白佩兰点点头,自己在这儿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便说道:“那等会儿你自己换了衣服早点回去,别太晚了。”

  “哎!”陆在川应了一声。

  白佩兰回了房,苏木在陆在川的对面坐了下来,因为留针还需要时间。

  两人面对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尴尬。

  “今天谢谢你了!”陆在川先开口。

  “不用!”苏木应了一句,弯腰把陆在川的湿衣服捡起来用一个竹篓装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这样?”

  陆在川回想了一下,“刚才我就是和乡亲们一起聊聊天喝喝酒……”

  “别人喝酒怎么没事,就你一个人出事?”苏木看他,“一看就知道吃错了东西,当时还有谁跟你在一起?”

  “当时我坐在村长旁边,另一边是刘文娟,……难道是她?”陆在川的脸一下沉了下来。

  想起那天她说喜欢自己,还说是杨玉洁把自己交给她,自己果断拒绝了,所以她才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陆在川的眼里掀起一层寒意。

  原来是她?苏木眼睛眯了起来,前世嫁给陆在川后她就多次挑衅自己,原来她早就觊觎陆在川。

  原来自己前世一切悲剧的源头就是她?苏木的眼里也涌起一丝寒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