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3章 我不想伤害你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顾清渏 2077 2021.03.21 21:58

  白娜香见苏木迟迟没有打开五彩饭,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她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不可能,这事只有自己和那个男人知道,苏木一定不会想到。

  只要她和那个男人成了好事,阿金肯定不会要她,自己就有机会了。

  这寨子里除了苏木就数自己最漂亮,只要她毁了,阿金喜欢的肯定是自己。

  “怎么了,干嘛还不吃?”白娜香故作镇定地问,“闻着就好香,我想吃还没有呢。”

  “那给你吃!”苏木故意说道,一边看白娜香的反应。

  “那怎么行?”白娜香慌忙摆手,“这是阿金给你的,我怎么能吃,他知道了会打我的。”

  说完故意笑得很大声掩饰自己情绪,不敢再催苏木,怕她看出什么端倪,“快吃吧,我也要走了!”

  “好!”苏木打开巴蕉叶,假装吃了一口,白娜香顿时放了心,这个笨蛋还是上当了,等会儿就带人去捉奸。

  等白娜香一走,苏木马上把嘴里的五彩饭吐了出去,整个饭包扔得远远的,然后回厨房漱了好几遍口,摸了脉确定自己没事。

  想到刚才白娜香的表现苏木冷笑,演得还真是天衣无缝,也难怪前世的自己会上当,那时候真是太天真了,怎么会想到那么要好的姐妹会害自己?

  其实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可以马上和她翻脸,但又觉得还不是时候,先把今晚的事办了再说。

  至于白娜香,绝对不会放过她!

  苏木和白佩兰说了一声要出去玩,白佩兰也没多想,毕竟还是在姊妹节期间,出去玩是很正常的。

  苏木悄悄往村西的玉米地走去,在路边顺手捡了一根大木棒。

  她还记得前世她来这里等乌金,后来那个无赖出现,她真的吓得要死,和那人拼命撕打起来,差一点让他得逞。

  这一世就不会让他那么好过了。

  苏木先躲进玉米地,等了一会儿那个人来了。

  苏木拿着木棒俯低身体悄悄地接近那人,走到他身后,举起大木棒朝那人颈后猛得一击。

  那人一声没吭便被敲晕了。

  苏木伸手摸了摸那人的鼻息,还有气,只要没死就行。

  拉起那人的脚倒拖着,拖到边上的沟渠边一脚踢了下去,那人翻了几个滚仰面倒在水中,苏木冷眼看了看,水没有淹到口鼻应该死不了,便走开了。

  然后又回到玉米地,猫下腰等陆在川。

  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觉得自己有点犯贱,既然重生了这一回为什么还要来找他?

  其实完全可以避开他,过自己的生活。

  但一想到儿子,她的心就无比疼痛,不行,这一世一定要把豆豆找回来,好好宠他爱他,再也不让他吃苦,一定要陪着他,看着他快快乐乐地长大。

  可是没有陆在川就没有豆豆。

  所以就是犯贱也忍着,等有了豆豆就离开他!

  过了没多久,前面传来脚步声,苏木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是陆在川来了吗?

  ……

  半个小时前。

  晚上有篝火会村里请了医疗队的医生一起参加。

  大家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青年男女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村长一边和陆在川聊他们苗族的风俗一边劝酒。

  刘文娟坐在陆在川的身边,在火光的映衬下陆在川精致的五官更加立体生动,简直英俊绝伦,让她心动不已。

  刘文娟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之前就想下手一直没找到机会,今天正是时候。

  趁陆在川没注意,大家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前面的歌舞中,刘文娟在陆在川的碗里加了东西。

  然后看着他喝了下去。

  她想着等回医疗队陆在川忍不住了自己就出现,成了好事,那他不娶自己也不行了。

  有村民过来拉几个医生一起去跳舞,等刘文娟回到原来的位置却发现陆在川不见了。

  她急忙跑回医疗队,可是陆在川不在,她对村里又不熟,根本不知道该去哪找他。

  陆在川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就离开众人,朝偏僻的地方走,他想着躲开人群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

  会走到玉米地完全就是偶然。

  前世也就是这样的偶然让他遇到苏木。

  本来他就有点压制不住,看到苏木坐在那里,衣裳不整,露着雪白的肌肤,清丽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珠,楚楚可怜又带着难言的妩媚。

  心底某个地方轰一声就坍塌了,只想把她狠狠搂进怀里。

  那时候的苏木心中满是恐惧,可是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

  想到这苏木的双拳握了起来,眼底泛起泪光,嘴角又浮起一丝苦笑,可是这一次却是自己送上门的。

  但为了儿子,就当被狗咬一口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木拔开玉米杆向外看,果然是陆在川,他来了!

  陆在川的脚步已经有点踉跄,可能喝了酒再加上药效,他开始扯身上的衣服。

  苏木站了起来迎上去,故作不知问,“陆在川,你怎么啦?”

  猛然听到声音陆在川瞬间清醒,怀疑地看向苏木,“你怎么在这儿?”

  这样子好像专门在等自己。

  “我……”苏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就是来等他的,就是想成就好事,可是她没法说出口。

  “你走开!”陆在川吼了一句。

  “陆在川……”苏木上前想扶他,他猛得推开苏木,“滚,别碰我!”

  苏木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自己要干嘛?虽然他想的没错,可这并不是自己的本意。

  她突然想明白了,也许前世他就认为是自己算计他的?

  他出事自己正好在这儿,完事之后就有人来捉奸,一切都好像计划好的一样。

  所以事后他很冷静,他说他会负责。

  原来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干的,所以婚后才会那样对自己?

  所以他一家人才会那么看不起自己,对自己那么冷漠。

  原来他们都以为是自己为了嫁给他使的下作手段?

  苏木一下怒了,“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了?我只是……看见你不对劲偷偷跟了上来,你把我当什么了?”

  陆在川愣了一下,身上的燥热又涌了起来,他拼命抑制住,“阿木,你走……”

  “陆在川!”

  “走!”陆在川大吼,额上青筋暴突,“我不想伤害你,你走,走得越远越好!”

  “陆在川,我……”

  没等苏木说完,陆在川突然向前狂奔,跑得越来越快,“扑通”一声跳进了前面的池子里。

  “陆在川!”苏木急了,她记得陆在川是不会游泳的,那个池子很深,是村里用来引水灌溉的,像井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