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9章 你自己找死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顾清渏 2220 2021.03.27 21:37

  苏木还不解气,抡起丢在地上的长条椅就要朝白柱头上砸去。

  “杀人啦!”兰桂花大叫。

  “阿木,不要!”陆在川也惊叫。

  以苏木的力气这一下下去白柱肯定脑袋开花,到时候她就成了杀人犯,那就得不偿失了。

  苏木的手一顿,发恨地把长条椅往地上一丢,椅子顿时断成两截。

  转身恶狠狠地看向兰桂花,她吓得面色煞白,双手撑在地上节节后退。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苏木一把拎起兰桂花的衣襟,眼中满是怒火,“你是不是不怕死,还敢欺负我阿妈?”

  “是你、都是你……”兰桂花吓得涕泗横流,“如果不是你冬青怎么会和我离婚,怎么会查出阿柱不是他的儿子,现在他要赶我们娘俩走,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苏木冷笑,“是我叫你去偷人的?是我让你生下野种的?你自己做错了事还来怪别人?你这就是活该!”

  “你当初做出这些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怎样的后果!”苏木狠狠地说道,“我阿妈心善帮你瞒了那么久,你自己找死要来惹我们,你这是自作自受!”

  兰桂花呜呜哭了起来,“可我们现在怎么办啊,你大舅不要我了,你二哥也变成这样了,我不怪你怪谁,都是白佩兰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说出去,我怎么会这样?”

  “你还敢说?”苏木举起巴掌朝兰桂花的脸上又扇去,“那你来找我呀,你欺负我阿妈算什么本事?不就是看我阿妈好欺负?你想死我成全你!”

  说完啪啪又连扇了几个巴掌,把兰桂花扇得眼冒金星快晕过去。

  “木木……”白佩兰叫了一句,苏木连忙丢下兰桂花把白佩兰扶起来,“阿妈,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白佩兰虚弱地摇摇头,“我就是皮外伤。”

  苏木看白佩兰鼻青脸肿,更是火冒三丈。

  “木木,够了!”白佩兰拉住苏木,“再打真的要被你打死了!”

  苏木忙给白佩兰检查身体,还好,除了脸上看着吓人,其他地方没什么伤,多涂点药过几天就会好。

  倒是陆在川,苏木朝他看去,刚才那一下她听出来了,很重,怕是会有内伤。

  “你别管我,先看你阿妈!”陆在川对她摆手。

  苏木把白佩兰抱进房里,先把她安顿下来,再出去看陆在川。

  “你怎么样?”苏木问。

  陆在川苦笑一声,说没事是假的,其实他很难受,胸闷得厉害。

  苏木把陆在川的手腕拿起来把了一下脉,果然是有点内伤,刚才那一下伤到内脏了。

  拉起陆在川后背的衣服,一看,一大片乌青,很严重。

  “你是不是傻?”苏木吼了一句,眼眶红了起来,“你知道我力气大,我不怕的!”

  “你力气大又不是铜皮铁骨……”陆在川苦笑一声,“我是男人,我受伤比你受伤会轻一点。”

  “我送你去医院!”苏木扶起陆在川。

  “不用,没那么严重。”陆在川摇头。

  “不知道有没有内出血,不过内脏受到震动,淤伤肯定是有的。”苏木说道。

  “你能治是不是?我相信你!”陆在川说道。

  “能是能,不过也没那么容易,还要喝中药。”苏木垂眸。

  “我不怕苦!”陆在川笑笑。

  兰桂花趁两人没注意,爬到门口大声叫起来,“杀人了,来人啊,救命啊!”

  “阿木杀人啦,快来人啊!”

  山村里安静这一声吼叫,几乎全村人都听见了。

  “阿木……”陆在川担忧得看向苏木。

  “没事,让她叫,没打死她就不错了。叫来了人正好替她收拾烂摊子。”苏木不在意地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白冬青和三叔公白酉利,还有村长都来了。

  见到被打得像猪头一样的兰桂花还有昏迷不醒的白柱,众人都大吃一惊。

  “阿木,这是你打的?”村长问道。

  “阿木,上次的事已经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怎么又打人?”白酉利也说道。

  “你们搞清楚,这是我家,是他们到我家来打我阿妈,不是我找上门去打他们!”苏木怒道,“我阿妈也被他们打得很严重,你们怎么不看看?”

  “还有陆医生,你们看……”苏木揭起陆在川的衣服,“这都内伤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内出血。如果不是他为我挡一下,我的脑袋就开花了,你们怎么不说?”

  几人面面相觑,这么严重吗?

  “那个狗东西,他就是活该,没打死他就算他命大!”苏木指着白柱狠狠说道。

  村长忙让人到白佩兰房里去看,出来的时候对村长说道:“也挺严重,鼻青脸肿的……”

  “现在明白了?我们只是正当防卫,难道他们打上门,我们就坐在这里让他们打,你们才高兴?”苏木问。

  几人说不出话来,这样说来倒是他们自找的。

  白酉利叹口气,“说来也是他们不对,这不是刚查出来吗,兰桂花果然和那个铁匠有一腿,白柱不是冬青的亲儿子,他那亲家一听说后马上就提出退婚,他的媳妇也没了,他们这是记恨上你了……”

  “所以我们就该被打?是我们让她做的还是我们让她怀的?他们来打我们我们该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苏木冷笑。

  众人都沉默。

  白酉利看向白冬青,严厉说道:“冬青,这是你家的人,自己把人带走!”

  “他们不是……”白冬青脸色涨红,确定兰桂花偷人的那一刻他就提出离婚了。

  “这不是还没离成吗?先带回去,在这里像什么样子?”白酉利说道。

  白冬青咬咬牙,他是提了离婚,可是兰桂花不同意,还没离成,家里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没想到他们又来找佩兰的麻烦,要不是阿木在家,佩兰还真可能凶多吉少。

  这样的婆娘真不能要,太不让人省心了。

  “阿木,舅舅对不住你!”白冬青心怀愧疚,其实他都知道,以前婆娘不时来妹妹家占点便宜找点麻烦,他都是睁只闭只眼,想着她也是为了那个家。

  没想到她居然偷人,自己还帮她养了那么多年的野种,他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再想想妹妹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包容,更是羞愧难当。

  “你不是对不起我,是对不起我阿妈,她才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苏木怒道:“若不是你的纵容舅妈会这样?你们一家人敢来欺负我们?”

  “我看你有今天就是活该!”苏木毫不客气地说道。

  白冬青羞得无地自容,不敢再辩解,请了几个人过来把兰桂花和白柱抬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