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2章 我负责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顾清渏 2091 2021.04.03 00:03

  “怎么啦?”苏木和陆在川异口同声。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三人一起在山上砍柴,开始都没事,后来阿山突然大叫一声,一边跳起一边拼命拍打脚上,我们跑过去的时候他就晕了。”其中一人说道。

  “是不是被毒蛇咬了?”苏木连忙去查看那人的脚,把裤脚拉起来。

  脚上并没有蛇咬伤的痕迹,倒是脚踝上起了不少红疹,红疹上有一个个白点。

  “这是什么?”一旁的刘文娟走过来,似乎没见这样的,而且明显不是蛇伤。

  “应该是某种虫子咬的,至于是哪一种不知道。”苏木说道。

  “你们砍柴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毒虫或是踩到什么虫窝?”苏木问。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啊,不过我们跑过去的时候看到那边有一个踩坏的蚂蚁窝,不知道是不是那个?”

  “蚂蚁?”苏木皱了一下眉头,很可能。

  一般蚂蚁虽然没毒,可是大山里有几种比较罕见的蚂蚁有毒性,而且毒性还很强。

  这种毒主要是蚁酸,对蚁酸不敏感的人可能就局部过敏红肿,敏感的人可能会造成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

  “是蚁酸性过敏?”陆在川也想到了。

  “对,现在送医院来不及了,先应急处理一下。”苏木马上起身,“我去拿肥皂过来。”

  “我去拿碘伏!”陆在川同时说道。

  两人似乎有默契一般,因为蚁酸是酸性的要先用碱性溶液中和。

  苏木拿了一个竹罐把肥皂泡进竹罐里,弄肥皂水,把竹罐递给陆在川,“你先帮他清理一下,我去找药!”

  说完马上跑到边上的地里,就在田梗边拔了好几株鲜草过来。

  在诊所里洗了,放在捣药罐用药杵捣烂,然后用纱布过滤挤压出药汁,用一个碗盛了绿绿的药汁走了过去。

  “陆在川,把他扶起来。”苏木端着药说道。

  “这是什么?你可不能给他乱吃东西,万一出事儿怎么办?”刘文娟说道。

  “没有把握我不会给他吃!”苏木斜了刘文娟一眼。

  陆在川没有理刘文娟,把人扶了起来。

  “陆医生……”刘文娟拉住陆在川的胳膊,“你就这么相信这个土郎中?万一出事儿谁负责?”

  “放手!”陆在川冷眼看她,“出了事儿我负责!”

  “陆医生!”刘文娟气急,“这人可是送到我们医疗队的,医疗队又不是你一个人,到时候出事连累我们怎么办?”

  “那你可以走啊!”陆在川脸色沉下来,“上个星期我不是就让你回省城吗,你自己要赖在这里,现在又什么都不想承担,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可这不是该我们负责的,我们为什么要承担,都是她的错……”刘文娟指向苏木。

  “怎么就我的错了?那好,你来治啊!”苏木冷冷看向刘文娟。

  刘文娟一噎,她根本不会治。

  “自己不懂怎么治,还阻止别人去治,你安的什么心,想让他死吗?”苏木冷笑。

  “你别含血喷人,我怎么让他死了?我是怕你害死他!”刘文娟怒道。

  “如果害死他自然是我的事,用得你操心吗?给我让开!”苏木提高声音。

  看向陆在川,“陆在川,把他的嘴捏开!”

  “好!”陆在川点头,手在那人下巴两侧捏了一下,那人的嘴张开,苏木拿起碗就把药汁灌了下去。

  然后又把药渣拿来敷在那人的红疹处,用纱布包了,拿绷带缠起来。

  刘文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病人,她不相信这样就能救人?那世界上的医院都不用开了!

  她甚至希望这人不要醒过来,苏木把人治死,那她就要坐牢,就不会和自己抢陆医生了。

  等给病人敷好药,苏木让那两人把病人抬到她的诊所,是她治的她来负责。

  做好这些,陆在川才问,“阿木,你刚才弄的那个是什么?”

  苏木看他一眼,之前他看到自己弄那些药还总是怀疑,今天倒不阻止自己了,开始相信自己了?

  “这是鬼针草,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作用。主治毒蛇咬伤,虫蚁蝎子咬伤都可以,内服外敷!”苏木说道。

  “另外这草还可以治上呼吸道感染、咽喉肿瘤、胃肠炎、疟疾等等,是非常有用的草药。”

  陆在川很惊讶,“我看你就在路边随随便便就找到了,能治这么多病?”

  “嗯。”苏木点头,“别看这些不起眼的草,你看外面,随便哪一株都是一味药!”

  “我们国家发展了几千年,中医药也有几千年的历史,都是靠这些草药治病的。而西医出现才不过百年,难道没有它我们的祖先就都不要活了?”

  “我承认在外科手术上西医是很不错,但其他方面就不一定了。”苏木说道。

  正说着话,那个病人睁开了眼睛,陆在川很惊讶,这么见效的吗?

  “我这是怎么了?”病人晃了晃脑袋,头好像有点晕。

  “你被毒虫咬了,我已经给你用了药。”苏木说道,“不过你体内有没有残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这也没办法抽血化验,安全起见,你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镇医院可能都不行,要去县医院!”苏木说道。

  “那么麻烦?我看不用了吧,我现在好多了。”病人坐了起来。

  “你现在暂时是没事儿,不过我可不敢打保票你就能好,你自己的命自己要负责!”苏木提醒。

  那人犹豫了一下,也是,怕一时的麻烦万一耽搁了病情丢了命那就后悔莫及了。

  便点了点头,“好,我等会儿让人送我去。那我还要吃药吗?”

  “你先去了再说,万一医院给你开的药和我开的有冲突,那就适得其反了,我还是先不开药给你。”苏木说道。

  病人点头,很感激,觉得苏木很负责,“大夫,谢谢你啊,治病要多少钱?”

  “算了,不用了。”苏木摆摆手,“这药就是刚才在路边找的,也没花什么功夫。”

  陆在川很惊讶,之前他说自己是义诊时她还有点不高兴,原来她也有不收钱的时候?

  就是在医院,至少也要挂号费和检查费吧?她还把人救回来了,居然不收钱?

  陆在川发现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看起来很厉害,其实心很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