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白玉面具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3035 2019.11.30 14:03

  夜色如水,月光如白练般纷纷洒在朵朵玉兰花的花瓣上。

  君魅离独自倚靠在玉兰树上,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后,双眼紧闭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少主,事情查到了。”一道清润泠泠的声音打破了君魅离的沉思。

  君魅离倏地睁开了双眼打量着天空中的月色,淡淡地说道:“说。”

  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清润地开口道:“冷族灭门不是冷骨香而为。”

  君魅离唇角微勾,略带笑意地说道:“我知道冷族灭门不是冷骨香所为,她是他的人,他绝不会自掘坟墓的。”

  白衣女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惭愧地低下头说道:“属下不才,并未查出昨日刺杀月小姐的是何人所为。”

  君魅离摆了摆手,道:“洛沁,那些人是些死士,你查不到也很正常。容府最近怎么样了?”

  白衣女子闻言松了口气,还好公子没有生气,不然自己恐怕就要吃亏了。白衣女子答道:“月小姐给尸体解剖了,似乎他们想要用巫族的蛊术来追查凶手。”

  “这也不失为一个方法。”君魅离看着月光下自己纤细无骨的手,顿了顿有些宠溺地说道,“她脑子里装的总是精灵古怪的想法。”

  白衣女子听着君魅离的话语,愣了一下,她何曾见过这般温柔宠溺的少主?似乎以前的少主,总是邪魅无双,行事乖张,如今到越来越有几分人情味了。

  不等白衣女子回话,君魅离接着说道:“许久未见卿卿了,甚为想念。”语罢,他便飞身朝着容府方向去了。

  音洛沁看着君魅离离去的身影,暗想到少主不是昨晚才见过月小姐吗?

  容府内,卿忆如正在百无聊赖地挑拨着烛火里的灯芯。

  君魅离靠着窗户静静地看着屋内的卿忆如,唇角微微上扬。

  卿忆如似乎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视线,偏头一眼便看到了倚靠窗边的君魅离,一袭白衣的他戴着玉面具迎着月色愈发似梦似幻。

  卿忆如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君魅离含笑对卿忆如回道:“自是想念卿卿了,所以便来了。”

  卿忆如自动忽略了这话,说道:“我这儿可不是你随便可来的地方,你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出门左拐不送。”当然,容府出门左拐是一家风月楼。

  君魅离摇了摇头,无辜地眨着眼睛答道:“我除了卿卿外不会喜欢任何人了。”

  卿忆如看着他玉面具里黑白分明的眼睛愣了一瞬,随即恢复常态道:“你整日戴着个面具做什么?”

  君魅离闻言身体一僵,随后反问道:“莫非卿卿想要看我面具下的容颜吗?”

  卿忆如嘴角微勾,画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道:“你长得容颜如画吗?若非如此,我可不感兴趣。”

  君魅离缓缓抬手,正想要解下自己的白玉面具,不料卿忆如却伸手制止了他,皱眉问道:“你戴面具不会有什么规矩吧?譬如第一个看了你容颜的人,就得嫁你之类的。”

  君魅离噗嗤一笑,打趣卿忆如道:“若是卿卿想要这些规矩,也未尝不可啊!”

  卿忆如闻言立马反驳道:“那还是算了吧,你别摘面具了,我不看了。”

  君魅离有些神伤地说道:“我还以为卿卿一直都想看到我的容颜呢!”

  卿忆如撇了撇嘴,正想将自己拉住君魅离的手抽回,不料君魅离却反把她拉住,一把将她带到了怀中并且情不自禁吻上了卿忆如的唇瓣……

  卿忆如立马挣开了君魅离的怀抱,冲君魅离吼道:“君魅离,你给我滚!”

  君魅离被白玉面具遮盖下的脸色也泛着红,刚刚他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的跳动声了。君魅离喜难自禁,他右手静静地抚摸上自己的心脏,对卿忆如说道:“卿卿,它跳动了。”

  卿忆如闻言翻了个白眼,怒火中天地回道:“废话,它要是不跳动,那就证明你已经死了。”

  君魅离仍不放下自己抚摸胸口的手,道:“可我平日里觉得它从未跳动过,卿卿,你刚刚让它真正地跳动了。”

  卿忆如懒得再理会君魅离的神情,她保留了给君念筝的吻,就这样让君魅离霸占了,她现在真恨不得将君魅离这人碎尸万段。

  君魅离完全不曾觉察到卿忆如对怒火,他现在只觉得自己飘飘然了,自己好像已经找到了良人。是的,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君魅离双眼饱含万丈深情地看着卿忆如。

  奈何卿忆如直接无视了他眼中的深情,淡淡地说道:“君魅离,你可以滚了!以后别来容府了,不然来一次我便让你滚一次!”

  君魅离皱了皱眉,无辜地问道:“为什么?卿卿!”

  君魅离不提还好,一提起就让卿忆如觉得刚刚的行为已经背叛了君念筝。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把剪刀,直直地刺向君魅离的心口,道:“你滚还是不滚?”

  泛着银光寒冷的刀刃没入君魅离的心口,君魅离丝毫感受不到刀刃的疼痛,反而是卿忆如的言语让自己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他低声对卿忆如呢喃道:“卿卿,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

  卿忆如不语,其实刚刚将刀刃插入君魅离心口时,她自己已经后悔了,自己是否做得有些过分了。看着君魅离心口汩汩地留着血,卿忆如慌了神,她连忙说道:“我帮你止血。”

  君魅离拉住她的手,双眼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卿卿,我爱你!”

  卿忆如脑中一片空白,丝毫没察觉君魅离所说的话语,反而她一直在嘴里说道:“我帮你包扎止血。”

  君魅离闻言放开了卿忆如的手,嘴角微勾地看着她翻箱倒柜地忙着寻找医药盒。

  卿忆如好不容易找了医药盒,却因为手忙脚乱而不小心打翻了一些瓶瓶罐罐。她也不管什么有用和没用,只管将那些粉末撒在了君魅离的伤口处,随后看着鲜血不再流淌,便找了自己的手帕为他包扎着伤口。

  君魅离看着卿忆如包扎的奇奇怪怪的伤口,打趣道:“卿卿,你这手帕是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卿忆如闻言才看清这手帕上绣着朵朵玉兰花,绣得极为栩栩如生,看来月卿云的绣工很好。她脸色微红,发现君魅离似乎和念筝一样,那么喜欢洁白如雪的玉兰花。

  卿忆如扶着君魅离坐在椅子上,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疑惑地开口问道:“我听三哥说每个家族都有族花和擅长的武器,那么离族是什么呀?”

  君魅离笑了笑,忍不住再次打趣道:“卿卿,你这么想了解离族,莫非还真是想嫁给我呀!”

  卿忆如若不是见他身上有伤,当真还要一掌打在他的身上。君魅离这人真心很欠揍,总是给自己说些有的没的,总是这么油腔滑调。

  君魅离顿了顿,接着说道:“离族的族花就是玉兰花,而我擅长的武器的则是琴。”

  卿忆如倒也能猜到玉兰花是离族的族花,但是君魅离的武器倒是让自己大吃一惊,道:“居然是琴?”

  “琴怎么了?卿卿,怎么如此惊讶?”君魅离不解地问道,随即一挥衣袖,一把七弦古琴便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卿忆如仔细打量着这把七弦古琴,琴的右侧雕刻着朵朵玉兰,琴弦是用冰雪之巅的冰蚕丝所做,甚为坚韧,倒真是一把绝世好琴!

  “真没想到你竟然擅长弹琴,让我惊讶了一下而已。”卿忆如淡淡地看着这绝世好琴,问道,“这七弦古琴可有名字?”

  君魅离闻言回道:“若是卿卿愿意,可以为它取个名字。”

  卿忆如脑中不知怎的浮现起了一幅画面:一位白衣男子背对着自己在玉兰花树下慢慢地抚着琴。随即卿忆如脱口而出道:“紫陌。”

  君魅离点了点头,口中呢喃道:“紫陌,紫陌,卿卿取的名字就是好!以后这琴便唤紫陌吧!”

  卿忆如闻言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她不明白现在自己和君魅离的关系了,明明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竟然能因为一把琴而握手言谈。

  君魅离真希望这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卿忆如与自己相对而坐,替自己包扎伤口以及关心着自己,同时也还会关注着自己身旁的东西。

  虽然这七弦古琴已经跟着自己十八年了,但自己似乎从来也未曾考虑过它的名字,就如同自己已经活了十八年,心脏却从未像今晚一样跳动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