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百日依山尽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615 2019.11.27 18:44

  街上果真如月碧筳所言灯市如昼。卿忆如等六人走在街上,顿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而视。

  “三哥,以前的月夕节也像现在这般热闹吗?”卿忆如看着远处各种各样的花灯问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容华看着街边热闹非凡的小贩们答道。

  卿忆如点了点头,随后六人走进一个贩卖长明灯的小商贩处,看着屋里坐着一个满脸褶皱的老人问道:“老板,这长明灯如何卖呀?”

  老板闻言慢慢地抬起了头,声音有些嘶哑地回道:“今日是月夕节,若是众人答对了长明灯上的三道题,这长明灯便免费送给各位。”说罢,老板指了指外面长明灯上的挂着的绸缎说道。

  容铮率先走出屋里,抬头看着一个长明灯上的题目,大声念道:“人面不知何处去打一字。”

  “完颜。”容华根本不用思考,最先开口答道。

  容铮挑了挑眉,随后走到第二个长明灯旁边,念道第二题:“作出六句含有菊的诗句。”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容宸信手拈来一句说道。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容华紧随其后说道,随后叹了口气有些忧愁地看着霄儿。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容铮不甘示弱地跟了一句,随后偏头看了眼夕眉。

  容华看着身旁的霄儿,含笑问道:“霄儿既然会识字,不知可否作一首诗呢?”

  霄儿明白自己正处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态度,随后启唇吟道:“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好诗,好诗呀!三哥的婢女也是才情万许的!”容宸赞许道。

  “好一个燕子双飞去!”容华闻言有些意味不明地看着霄儿。

  夕眉看着霄儿说出了一句,无奈也得吟出一句:“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夕眉,你的这句诗似乎有些伤悲呢!”须臾容铮就偏头就看了眼卿忆如,接着说道,“卿云,我们都说了一句诗,剩下的这最后一句便交给你了。”

  卿忆如闻言抿了抿唇,朱唇轻启道:“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卿云虽然失忆了,但这才情也未减分毫啊!”容华看着卿忆如夸赞道。

  卿忆如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默默无语。她心里想着这是《离骚》的诗句,倒是赞美屈原高尚的情怀!

  容铮看着绸缎上的第三题,有些惊讶地开口道:“这第三题为什么是空白的呀?”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老板,老板那满脸褶皱的脸上堆满了笑意,答道:“这第三题是压轴的,确实为空白题目。但若是谁能将这道题目答对,我自然将店里的长明灯双手奉上。”

  “不就是个破长明灯吗?三哥,我们还是去另外的店铺看看吧。”容铮看着这莫名其妙的题目,准备拉着众人离开。

  正在容华犹豫不决的时候,卿忆如抿了抿唇,眼里含有万千情绪地看着那个长明灯开口道:“这题我会。”

  随后卿忆如从屋里笔墨纸砚处拿起笔,一步一步地走近那含有题目的长明灯处,轻轻地摸了摸灯之黄皮,执笔在空白的绸缎处写到:百日依山尽。

  容华看着卿忆如写完后,淡淡地念道:“百日依山尽。”

  容铮看着这五个大字,疑惑地开口道:“忆如,你这百字是不是写错了?”

  搁笔后,卿忆如看着洁白如雪的绸缎上的那五个字,早已泪眼模糊。她摇了摇头,回道:“没有写错,一定没有!”随即她脑中浮现起了一副伤感的画面:

  “忆如,只有一百天了。”十五岁的君念筝看着黑板上大大地书写着距离中考还有一百天的倒计时说道。

  “念筝,我们不会分开的。”同样稚嫩面容的卿忆如扯着君念筝的衣角回道。

  君念筝抿了抿自己的薄唇,淡淡地说道:“还有一百天,恐怕我与你就要此生不复相见了。”

  卿忆如闻言,哼了一声,随后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一张便签纸写着:春眠不穴晓。随后将纸条递给了君念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君念筝缓缓打开了纸条,看着上面的诗句惨然一笑,随后回道:百日依山尽。

  卿忆如脑中不断浮现起当年的画面,不由得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卿云,你怎么了?”容华率先跑上前来搂着卿忆如的腰肢关切地问道。

  卿忆如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地开口对容华说道:“三哥,我想独自一人走走,可以吗?”

  容华虽然心里担心着卿忆如,但也耐不住她的请求,只得点头同意了。

  “这位小姐,你的长明灯。”老板喜笑颜开地将这个卿忆如题字的长明灯递给了她道。

  卿忆如抿了抿唇,神情有些激动地问老板道:“老板,请问这最后一题是何人所出?”

  老板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子,似乎在思考着,须臾回道:“这道题目似乎是半年前一位白衣人所出的。”

  “那人是何模样?”卿忆如再次直视着老板追问道。

  老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遗憾地答道:“这……我也不知,那人只是一袭白衣,但我却未能见着他的真面目。他只留了这洁白如雪的绸缎在此处,意味着这是最后一题为空白。”

  此时在长明灯店铺的二楼上,君魅离原本只想悠闲地喝着茶,欣赏着这繁华霓虹的街市,却不曾想卿忆如闯入了自己的眼里,还答对了自己的题目。

  这老板的第三道压轴题便是君魅离脑中一直空白的记忆存在。看着卿忆如在长明灯上写着的那五个字,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匕首插在自己的心里,不知为何自己会觉得字字泣血?

  卿忆如拿着老板递给自己的长明灯走在灯市如昼的街上,人来人往互不相识地擦肩而过,卿忆如不知自己身处何方,也不知自己有几许离索。难道君念筝也在这个时空中吗?否则这世间只有她们两人才懂得的暗语别人怎会知道呢?

  “卿卿,原来你也喜欢长明灯啊?”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唤回了卿忆如的思绪。

  卿忆如一转身就看到了在人山人海中的君魅离,不知怎么的,自己似乎有某种超能力,能在一大群人里一眼就看到君魅离。

  卿忆如看着满天星光悬挂,万家灯火燃烧,皎皎如秋月般的君魅离站在离自己的不远处。他现在的身处环境似乎让自己想起了一句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莫非寻寻觅觅,自己要找的人是他吗?很快卿忆如就将自己心里这个荒唐的想法给摒弃了,念筝是女儿身且纯洁无瑕,怎么可能一下变成个邪魅无双的男子呢?

  “嗯。”卿忆如淡淡地答道。

  “卿卿,今日是月夕节,我们一起放长明灯吧?”君魅离笑意吟吟地看着卿忆如问道。

  卿忆如看了看长明灯上自己题的五个大字,说道:“不了,我还有点事情,告辞了。”随后不等君魅离回答,便匆匆离去了。

  君魅离身形一闪,跟着卿忆如来到了一偏僻无人处。

  卿忆如看着长明灯内燃烧着的烛火,敛了敛睫毛,低声呢喃道:“念筝,青灯古佛,长伴一生。吾生之愿,唯汝安好!”卿忆如闭眼许愿,随后睁眼看着长明灯缓缓升上了天空。

  待卿忆如走后,君魅离吩咐黑影道:“跟着她,护送她回容府。”

  须臾君魅离走到了卿忆如刚刚所站的位置,飞身而上如一条白练,将缓缓上升的长明灯攥在了手里,脑中浮现起卿忆如刚刚的许愿。

  “念筝……”君魅离意味不明地咀嚼着这个名字,不知为何自己的心口有些隐隐作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