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弱柳扶风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107 2019.11.19 21:21

  次日,卿忆如便随着容渊,容华和容宸来到了莲府。

  莲菂一看我们来到了莲府,不禁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不悦地说道:“你们来做什么?”

  “莲族主,我们今日前来是为了查清事情的真相,找出真正的凶手的。”卿忆如率先开口说道。

  “猫哭耗子假慈悲,谁知道你们安的是什么心呢?”莲族主看了眼卿忆如,哼了一声说道,那语气似乎有些不屑。

  容渊看着卿忆如对莲菂无语的表情,开口道:“莲族主,请看在我容渊的面上,给我们一个机会。”

  容渊的话似乎对莲菂极为有用,他点了点头,说道:“众位请随我来。”说罢,他便引着众人来到了存放莲绛妃尸体的地方。

  众人来到了存放尸体的小房子里,一股腐臭的味道传到众人鼻子中。其间,莲菂向所有人解释说道:“因为尸体不能长久地存放在家,所以正打算不过一日就让她入土为安。”

  容家三兄弟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随后三人走近尸体进行了察看。卿忆如看着这狭仄的小房子,心想着:果然不是你的女儿,你就不把人家当人看。

  容渊忽然掀开尸体的衣服,一眼就看到了那朵梅花的图案,他一怔冲,脱口而出道:“梅若痕!”

  众人随之而来同样将眼神盯在了那尸体的锁骨上。卿忆如没想梅若痕会引起这么大的恐慌,就连不喜于色的容渊此时脸色都变了。

  莲菂难以置信地呢喃道:“怎么可能是梅若痕,怎么可能……”

  卿忆如唇角稍扬,瞥了眼呆若木鸡的莲菂,说道:“莲族主,你现在还觉得会是我三嫂,贵府的大小姐杀的人吗?或者说你认为一位大家闺秀会学习失传十八年的暗器吗?”

  莲菂脸色青白交加,仍旧嘴硬道:“那个不孝女也曾说过不认我这个爹,况且她还曾扬言要杀了我们全家。”

  “即使如此,那恐怕也是莲族主你咎由自取吧。”一向温文如玉的容华此时似乎极为不满地说道。

  莲菂闻言脸色渐渐涨红,有些尴尬地说道:“华公子,你这话……”

  “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道娇弱的女声此时插进了两人的对话中。

  卿忆如微微一偏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绣有菡萏的青衫女子,她脸色苍白地看着我们,神情间一派迷茫。

  莲菂立即停止了与容华的对话,转而向我们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三女——莲绛烟,自小身体不好因而昨日并未出席婚礼。”

  莲绛烟向众人行了个礼,随后声音甜美温和地说道:“想必几位就是容家的几位公子和月小姐了。我以前常常听人提起容家几位公子灼灼朝日辉,月家小姐皎皎如明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卿忆如笑了笑,对莲绛烟似乎极有好感,连忙说道:“莲三小姐谬赞了。”

  莲绛烟看了看莲菂,不解地问道:“爹,大姐昨日成亲,为何今日莲家几位公子会来,这不是还没到回门的日子吗?”

  莲菂被莲绛烟的话一噎,有些尴尬地说道:“昨日你大姐她不见了,二姐则离世了。”

  “什么?”莲绛烟痛呼一声,随后急忙捂住自己的心口,她似乎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

  “烟儿,你没事儿吧?”莲菂上前一步扶着莲绛烟,如今这个女儿恐怕是她最后的一个女儿了,他不能再像她的姐姐们那样出事了。

  “大姐为什么要离开?难道她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莲家吗?”莲绛烟使劲儿摇了摇头,呢喃着,“不会的,大姐不会离开的。爹爹,你是在骗我的对吗?”

  卿忆如发现莲绛烟的话语里丝毫不提她的二姐,眼里似乎只有她的大姐,这是为何?

  卿忆如被她抽泣的样子所感染,上前扶着莲绛烟,安慰道:“绛烟,也许你大姐她是有什么要事才离开的呢?你不是要等她回来吗,那更应该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莲绛烟哽咽地点了点头,说道:“月小姐能陪我出去散散步吗?这屋子里好闷,闷得快让我透不过气来。”

  “好。”卿忆如给容华使了个眼色,便陪着莲绛烟离开了小房子。

  刚刚离开房间的莲绛烟便随便用了个理由支走了身边的小丫鬟,只留下了自己和卿忆如。

  卿忆如看着面色苍白的莲绛烟,道:“现在出来了,你可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卿忆如想着刚刚在房间里自己去扶她时,她一直拉着自己的衣袖,不让自己离开,想必一定是有事找自己。

  莲绛烟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一人后,才声音哽咽地向卿忆如开口乞求道:“月小姐,请您帮我找找我的大姐吧!”她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卿忆如此时才开口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你刚刚明明听到了你大姐失踪,你二姐被杀,可你却为何独独只关心你大姐呢?”

  莲绛烟闻言不禁蹙眉,卿忆如看着她蹙眉的神情,活脱脱一个林黛玉的样子。随后便听她解释道:“我虽与二姐是同母所生,但二姐却比我出生的时间早,备受爹爹娘亲的喜爱,而我虽不像二姐那样备受宠爱,但却也不像大姐那般一点疼爱也没有得到。大姐是爹爹的妾室所生,因母亲身份卑微而自幼得不到爹爹的喜爱。”

  “原来如此,抱歉,提到了你的伤心事!”卿忆如略带歉意地说道。

  “无碍,这也是我最先开口提起的。”莲绛烟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自小与大姐被人合称为弱柳扶风,身子骨想来不好。二姐总不愿意与我一起玩,而我只能和大姐一起玩,所以我与大姐的感情要比二姐深厚很多。”

  卿忆如安慰了一会儿莲绛烟,便看到容华等人走了出来,她便答应莲绛烟改日再来看望她,随后与容华他们离开了莲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