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301 2019.11.20 19:17

  回容府的路上,卿忆如向众人问道:“你们可还发现尸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容宸笃定地回道:“那具尸体不是莲绛妃的。”

  卿忆如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不解地询问道:“难道莲菂没认出那不是他女儿的尸体吗?”

  容华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说道:“他早就知道,不过是不愿告诉我们罢了。”

  卿忆如看着三哥每当提到莲菂总是冷冷的表情,不觉有些奇怪。不过她还是很开心,毕竟三哥跟自己一样都很厌恶莲菂那副嘴脸。

  回到容府后,夕眉对容宸说道:“宸公子,风公子来了。”

  容宸答了一句“好的”,便先对众人说了声“告辞”,随后跑到院落里去找风公子了。

  卿忆如猜到风公子想必就是风家的大公子风霁景,似乎听夕眉提起过他,他与容宸相交甚好。

  “小姐,离魅公子来了。”夕眉拉着卿忆如的衣袖悄声说道。

  夕眉挑了挑眉,随后对容渊说道:“二哥,今日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语罢,便带着夕眉回了卿兮阁。

  卿忆如一进卿兮阁,就看到站在曼珠沙华丛中一袭白衣的君魅离。卿忆如觉得这幅场景似曾相识,但仔细一想,便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卿忆如摇了摇头,甩掉了那些奇怪的想法,走上前问道:“你今日怎么又来了?”

  君魅离转过身,含笑看着卿忆如道:“我这不是一日不见卿卿,就如隔三秋嘛!”

  卿忆如不理睬君魅离的暧昧情话,相反她更关心那桩案子的走向,便询问道:“你又有何发现?”

  君魅离怂了耸肩,随后双手摊开,无奈地说道:“我还真没什么发现。今日前来只为看看卿卿!”

  卿忆如瞪了君魅离一眼,岔开话题说道:“你今日不会又是翻墙进来的吧?”

  君魅离闻言不觉尴尬,反而骄傲自豪地回道:“也不算翻墙,用轻功一跃就行了。为了看卿卿,其实翻墙也无不可!”说罢,便含情脉脉地直视着卿忆如。

  卿忆如直接无视君魅离的神情,对夕眉说道:“夕眉,我有些饿了,去上点饭菜吧。”

  君魅离见卿忆如无视自己也不恼,相反他也对夕眉说道:“夕眉,你多上点饭菜吧,我正好也有些饿了,可以陪你家小姐一起吃饭。”

  卿忆如猛地转头看着君魅离,有些惊讶地说道:“莫非你也要留在这里吃饭不成?”

  君魅离一下坐在椅子上,拖着腮帮看着卿忆如道:“卿卿,难道你忍心看我饿着肚子吗?”

  卿忆如不但不怜惜,反而哼了一声,回道:“你可以去外面酒楼吃,不必在我这儿吃。”

  此时夕眉将饭菜端上了桌,君魅离闻着饭菜的香味,对卿忆如说道:“外面的酒楼哪有卿卿这儿的厨艺好呀!”

  卿忆如闻言挑了挑眉,看了眼夕眉,试探问道:“不如这样,你既然觉得我这儿的厨艺好,不如我就把我的厨娘夕眉送与你,如何?”

  夕眉闻言身体一僵,她似乎没想过卿忆如会将她送给他人,她怔愣了好半天。

  君魅离本来要加菜的手顿了顿,也被卿忆如的举动所惊讶了,随后云淡风轻地说道:“饭菜可口不仅要厨艺好,还须美人相伴!”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注视着卿忆如。

  不等卿忆如回答,外面就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声音道:“谁要将夕眉送人!”这语气不似成年人那般雄浑,但也不像儿童那般稚嫩,他是介于儿童与成人之间的。

  卿忆如望门外一看,就看到了红色的曼珠沙华丛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居然是容铮!

  容铮一步一步地走进卿兮阁,看着餐桌上正吃着饭的君魅离,甚为意外。他不管不顾地对卿忆如问道:“你真要把夕眉送人?”那质问的语气有些倔强和固执。

  卿忆如看着向自己质问的容铮,笑了笑说道:“没有,刚刚不过是在与他们看了个玩笑而已。”

  容铮似乎不太相信,看着夕眉征询着她的意见。

  夕眉心下了然刚刚卿忆如的送人话题不过是想避开离魅公子,并无其他恶意。她对着容铮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小姐与奴婢开个玩笑呢!小姐哪会舍得将夕眉送走呢!”

  君魅离依旧含笑地对卿忆如说道:“卿卿果真是在与我开玩笑,我就说嘛,卿卿是在乎我的,不喜我有其他人。”语罢,还瞥了一眼夕眉。

  容铮看着桌上的饭菜,说道:“夕眉,去给我多添一双筷子,我今日也在这儿用餐了。”

  夕眉动作麻利地给容铮拿来了筷子,容铮一坐下,就看到君魅离在自己碗里挑着鱼刺,不觉嘲讽道:“原来世家公子也不过如此,竟然喜欢挑鱼刺。”

  君魅离头也不抬且手也不停地继续挑着鱼刺,卿忆如看着阳光照耀着他洁白如玉的手,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君魅离将挑好鱼刺的鱼放入了卿忆如的碗中,说道:“快吃吧,不然要凉了。”

  君魅离的话语唤回了卿忆如的思绪,她看着碗中的鱼皱了皱眉。卿忆如自幼便不爱吃鱼,因为鱼有太多的鱼刺,她总会幻想着君念筝会有一日会亲手为自己挑完鱼刺,将鱼放入自己的碗中。可是如今第一个为自己做这件事情的人竟然是自己讨厌的君魅离,自己心中的滋味说不上来是什么!

  “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容铮看着两人的动作冷冷地质问道。

  “如你所见,如你所想,就是我们的关系。”君魅离淡淡地回答道。

  容铮嗖地一声站了起来,指着卿忆如大声说道:“月卿云,难道你忘了你还有位未婚夫吗?莫非你就是个朝秦暮楚的女人吗?”

  容铮不提也罢,一提起卿忆如就想起了最近被自己遗忘的箫倾泠。他最近过得怎么样自己不了解,但是自己与他的婚事总有一日会推掉的,不为君魅离,只为自己而已!

  卿忆如看着怒火中烧的容铮,叹了口气不辩解道:“既然你都看到我俩的关系了,那便离开吧!”

  容铮闻言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失聪了,竟然会听到卿忆如亲口说出他和君魅离有关系,他不禁大吃一惊。

  他急得脸色通红,说道:“你……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语罢,甩了甩衣袖离开了饭桌。

  卿忆如看着容铮离去的背影,扶了扶额头,有些无力地看着君魅离,不料他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好似眼里有一簇火焰在燃烧。

  卿忆如薄唇轻启地说道:“请不要误会,我刚刚情非得已罢了。”

  君魅离笑容中多了一丝苦涩,淡淡地说道:“不想嫁给箫倾泠竟然选择利用我,卿忆如,你真是可以的!”

  卿忆如想要辩解,但却无从辩解,她只得与君魅离两两相对而坐,却无话可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