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2 卿云坠崖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1475 2019.11.04 22:27

  风高气爽,湛蓝的天空上偶有几朵白云飘着,一群群大雁排成一列朝着南边飞去。

  “卿云,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一位穿着白衣的女子在凉亭里弹着琴问道。

  “我不走,难道让我嫁给箫倾泠吗?”一位蓝衣女子冷冷地反问道。

  “可你若是逃婚,你哥哥们该这么向箫家交代呢?”白衣女子蹙着眉有些担忧地开口道。

  蓝衣女子也跟着担忧地蹙着眉,但随即便舒展开来,声音依旧清冷地说道:“清漪,我知道这样做确实对不起箫家,但我不能忘记那个人……”

  卿云说到最后三个字时,语音变得有些柔和。

  她双眼迷离地看着眼前平淡无波的湖水,脑中浮现出一副模糊的画面,那玉兰花树下一袭白衣风华无双的人儿。

  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但已然让自己魂牵梦绕,思念成疾。

  水清漪静静地看着发呆的月卿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若想要走,便趁早吧。”

  月卿云默默地收回了视线,随即转身,脸色有些暗淡地对清漪说道:“清漪,保重。”语罢,便蓝色身形一闪,向远边飞去。

  水清漪看着云卿月远去的身影,直至缩小至一个小点,低声呢喃道:“卿云,你一定要幸福!”

  “大小姐,你看看这件嫁衣和这些首饰如何?”一位丫鬟甜美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

  月卿云一袭蓝衣立在屋顶上,默默地看着底下婚房内的情形,心里默默地想着:三哥,我要走了,恐怕不能看到你成亲的那一天了,希望你和嫂子能百年好合。

  “我不是都说了嘛,我不想试这嫁衣,我也不想戴这些珠宝,通通都拿走吧!”莲绛绡丝毫没有耐心地说道。

  “小姐,可是再过三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我担心若临到头来选,时间恐怕来不及。”丫鬟语重心长地劝着莲绛绡。

  “哼,这门亲事谁想嫁谁嫁去,我可不稀罕!”莲绛绡一脸不屑地说道。

  “可我听说这容家三公子容华风华绝代,世家公子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箫家公子,是多少闺中少女的择偶佳人。”丫鬟微红着脸说道。

  月卿云听着莲绛绡和丫鬟的对话,不由眉毛往上一挑,看来三哥虽然风华绝代,但也并非迷倒万千少女嘛。若非现在自己还操心着自身的婚事,我还真想看看三哥听着这番话的表情。

  月卿云看了看渐渐暗淡的天色,直觉自己不便久留。她正想离开,不曾想转身却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月卿云打量了一下这黑衣蒙面人,声音冷冷地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儿?”

  蒙面男子不曾说任一句话,只是朝着月卿云劈来一掌,直逼月卿云的面门。月卿云立即从袖中抽出蓝绫,快如闪电地挡住了这致命一掌。

  两人随即就在空中与黑衣蒙面人交手了几个回合,月卿云深知此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还高于自己。她不知这人是冲着莲族来的,还是自己,又急于脱身且不想在莲族惹出更大的动响,便引这人来到了相思崖。

  相思崖,顾名思义,崖上矗立着一棵百年的相思树,相思树上结着串串红豆,煞为好看。

  相传是古时有一男子被强征戍边,其妻终日望归。后同去者均回,惟其夫未返,妻终日立于村前道口树下,朝盼暮望,哭断柔肠,泣血而死,树上忽结荚果,其籽半红半黑,晶莹鲜艳,人们视为贞妻的血泪凝成,称为“红豆”,又称“相思豆”。

  相思崖下是一条诡异邪魅的幽冥河,相传幽冥河内千百年内无一人生还,除非此人是神。

  相思崖上,月卿云手腕快速转动着这蓝绫,蓝绫就如一条游龙一般来游动。飘若惊鸿,婉若游龙,月卿云渐渐感觉到自己处于下风。她心里仔细想来,并不觉得自己平时会得罪什么人,便蹙着眉开口道:“若你是莲家的仇人,那便去找莲家,找我何干?”

  黑衣蒙面人终是打破了沉默,嘶哑着嗓音说道:“我与莲家无仇,但你今日必死。”语罢,便集中手上的力道,朝着月卿云逼来。

  月卿云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还未对他的那一掌做出反应,突觉眼前一黑,随即便觉得自己的身体犹如一只折线的风筝直直地落入万丈深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