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解剖尸体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006 2019.11.29 09:45

  次日清晨容府内,卿忆如因为害怕刀具,她只能站在一旁,指挥着容宸的操作,如何解剖尸体。

  虽然她自己不是专业的法医,但还好容宸天资聪颖,可以直接用自己的剑将尸体的肚子分成两半。

  尸体的肚子一被剖成两半,各种肠子便四处留着,一股恶臭随即扑面而来,卿忆如嫌恶地用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呕……”容铮率先忍受不住吐了出来。

  卿忆如看着脸色苍白的容铮,嘲讽道:“啧啧,原来你就这点胆子呀!”

  容铮狠狠地瞪了卿忆如一眼,随后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再看这恶心的尸体。

  卿忆如捏着鼻子蹲下身来检查了一下尸体,皱着眉道:“可以从他喝过的水和吃过的食物入手调查。”

  “卿云说得有理。”容华点了点头赞同道。

  “可是这些水和食物也需要一些引子来帮助我们知道它们来自何处?”卿忆如接着抛出了一个难题说道。

  容宸看了眼尸体,惊喜地说道:“我记得巫族的蛊术似乎可以帮助我们引出凶手。”

  容华附和道:“没错,巫族的人可以使用蛊虫来引出幕后指示者。”

  卿忆如忽然脑中想起什么,问容宸道:“洛弦是音族的人?”

  容宸点了点头,向卿忆如解释道:“当年离族曾经有恩于音族,音族便一直对离族忠心耿耿。而音洛弦是音族二小姐,擅长下棋,她一直跟随在离魅公子的身边。”

  容华疑惑地看着卿忆如,顿了顿问道:“昨晚是音洛弦救的你们?”

  容宸和卿忆如两人闻言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容铮翻了个白眼,对容华说道:“三哥,你就别那么惊讶了,说不定哪天你的妹妹就变成了离族的少夫人了。”语罢,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卿忆如。

  卿忆如瞪了容铮一眼,便沉默不语。到是容宸忍不住替卿忆如辩解道:“也许是离魅公子心善呢?”

  容铮闻言在心里嗤笑一笑,君魅离会心善?他行为乖张诡异,不折磨人就好了,怎么可能会有心善的一面?

  随后检查完尸体后,容华便吩咐下人将尸体清理干净了。

  “怎么了,卿云,怎么愁眉苦脸的?”容宸放下了剑,看着卿忆如问道。

  卿忆如抿了抿唇,紧缩眉头说道:“如今的谜团更多了,到底该从何处下手呢?还有冷家的灭门与莲绛妃的死亡可是与昨日刺杀我们的黑衣人有关?更有梅若痕这条线索也因冷府灭门而断掉了。”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道温和柔润的声音说道。

  卿忆如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水清漪与悠清染,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水清漪抬手抚了抚卿忆如皱起的眉头,安慰道:“会皱眉的女子可不美了。”

  卿忆如脑中忽然想起君念筝曾对自己说过“多笑一笑”,似乎与水清漪话中的意思一样。她随即努力压下了自己的愁绪,反而弯了弯唇角。

  “我听说昨晚你们遭人行刺了,来看看你们可有受伤。”水清漪关切地看着卿忆如问道。

  “放心吧,我没事儿,有哥哥们护着我。”卿忆如有些骄傲与幸福地看了眼容家几位公子。

  “我想来看看我的病人,正碰上水小姐,所以一起来了。”幽清染含笑开口说道。

  “想必这位便是有着悠族医圣之称的悠清染吧。”容宸看着眼前刚刚开口的青衣女子道。

  “清染见过宸公子。”悠清染闻言偏头看着容宸道。

  “悠大夫,你怎知他是宸公子?”水清漪疑惑地开口问道。

  悠清染笑了笑,温润开口答道:“传闻宸公子喜好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猜定是位翩翩公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容宸喜不自禁,连忙摆手推辞道:“不不不,悠小姐谬赞了,谬赞了。”

  悠清染将目光移到了卿忆如的身上,问道:“近日冷小姐的病情可好些了?”

  卿忆如摇了摇头,随后带着悠清染和水清漪两人来到了冷韵梅住的厢房。

  悠清染看着盘腿坐在床上的冷韵梅,道:“冷小姐,可否知道我是谁?”

  冷韵梅移动了一下自己呆滞的双眼,看着悠清染摇了摇头,随后依旧低声自己呢喃道:“韵梅最美了,韵梅最喜欢梅花了……”

  悠清染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真是可惜了一个好好的女子!”

  水清漪闻言抿了抿唇不语,她虽然不喜冷韵梅的傲娇,但是看她变成如今的模样,终归心里有些难过。

  卿忆如点了点头同意了悠清染的看法,缓缓开口说道:“她如今可有什么治愈的方法?”

  悠清染答道:“速成的方法没有,只能慢慢地观察,也许会有一日她能恢复正常。”

  容华进屋听了悠清染的话后,蹙眉说道:“冷府灭门惨案莫非与梅若痕有关?”

  “三哥,你知道冷族族长以前的事情吗?还有他可在江湖上得罪过什么人?”卿忆如看着容华问道。

  “冷老族长已经离世十来年了,时间太久不太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不过若是他得罪的人,为何要等到现在才报复呢?”容华细细地分析着。

  “华公子说得有理,忆如,你说那次在冷府给我们下毒的人会不会就是凶手啊?”水清漪疑惑地开口问道。

  “不可能!”悠清然率先开口回绝道,“她虽然平日有些邪气,但灭人满门的事情还是不会做的。”

  卿忆如也点了点头,分析道:“我看那日在冷府的那人虽然给我们下毒,但做事还是比较光明磊落,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她就是凶手呢!”水清漪哼了声,不屑地说道。

  “清漪,我看你是不是现在还记恨着她对你下毒呀?”卿忆如好奇地看着水清漪说道。

  水清漪见自己的心思被人揭穿也不恼,淡淡地承认道:“没办法,在这方面我就是有些小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