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631 2019.12.08 09:14

  卿忆如回到容府后将暗道内发现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容华,并劝他放弃莲绛绡。

  容华摇了摇头,淡然一笑道:“卿卿,我知道了。”随即便不置一词了。

  卿忆如走上拍了拍容华的肩膀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三哥,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

  容宸也随即附和道:“三哥,卿云说得有理,莲家大小姐已死,三哥不应再伤害自己的身子。”

  容华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对卿忆如说道:“卿云,你将那个金手环交给我保管吧。”

  “好。”语罢,卿忆如将金手环递给了容华,许是这金手镯是莲绛绡对容华的唯一念想了吧。

  容华接过手环后,将它轻轻地放于怀间,意味不明地说道:“卿云,五弟,我没事儿,是我的何时也跑不了的。”

  “三哥,五哥,有大事儿了。”容铮一脸笑意地跑进了容华的住处说道。

  “七弟,你这多大的人了,急躁的性子什么时候才可以好好改改呀!”容宸看着又蹦又跳的容铮认不出出言抱怨道。

  “知道了,五哥。”容铮向容宸做了个鬼脸说道。

  “你这个小魔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的消息啊?”卿忆如好奇地问道。

  “哼,这消息是好是坏也不用你来听。”向来看月卿云不太顺眼的容铮撇了撇嘴说道,“血府大公子要成亲了,还给我们发了请柬。”

  “血战枫要成亲了?”容宸瞪大了双眼问道。

  “五哥,你怎么那么惊讶啊?”卿忆如疑惑地问道。

  容华抿了抿唇,向卿忆如解释道:“血家大公子血战枫为人阴狠残暴,骄傲奢侈,不知是谁家的女儿被他给糟蹋了……”

  “管他谁家的女子呢,反正我们又可以去凑一个热闹就行了。”向来爱凑热闹的容铮毫不在意地说道。

  卿忆如瞥了眼容铮,不屑地说道:“你怎么那么喜欢凑热闹啊?”

  容铮哼了一声,有些委屈地说道:“江湖许久都未曾如此热闹地办过喜事了,就连上次三哥成亲……”

  容宸闻言一把将容铮的嘴巴捂住,道:“三哥,我突然想起我上次读书的书本落在七弟那儿了,我随他去拿。”语罢,将容铮连拖带拽地拉出了容华的房间。

  卿忆如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好笑地摇了摇头,问道:“三哥,我醒来已有一月之久了,为何还未曾见过这血族中人呢?”

  容华解释道:“这血族中人向来神出鬼没,别说是你,就连我一年内能见他们十次也算是幸运的了。不过最好无事别去招惹血族的人,毕竟他们杀人不眨眼,与君魅离可以相提并论了。”

  “君魅离?三哥为何会提起他来呢?”卿忆如忽然想起当日容华大婚之日,君魅离也曾扬言会大开杀戒,可他真的会是如此狠厉之人吗?

  “曾有传闻说君魅离一人在一夜之间曾杀了数万人马,但不知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容华顿了顿,继续说道,“凭借着近几日我与离魅公子的交往,却发现也许传言有误吧。”

  卿忆如闻言皱了皱眉头,她内心也觉得君魅离不似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但是他有时邪魅无双,行事诡异,也的确不算个好人。

  卿兮阁内,卿忆如一打开房门,便看到躺在自己床上休息的君魅离,静谧安稳。

  卿忆如走上前,上下打量着君魅离,忽略掉他脸上的白玉面具,就只他宽肩窄腰的身材与白皙若骨的玉手,怎么看也不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倒是个占尽人间风流的翩翩公子。

  “卿卿,你若是再如此打量下去,我可保不齐会误会的呀!”君魅离慵懒低缓的声音传来,让卿忆如从幻想世界一下清醒过来。

  卿忆如淡淡地瞥了眼君魅离,道:“你若醒了,便离去吧。”

  “卿卿好生狠心!我为卿卿一直奔波劳累着命案,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一张床歇息,刚刚醒来卿卿便要赶我走。”君魅离闻言有些伤心地说道。

  卿忆如狠了狠心,淡声说道:“君魅离,我希望关于容府大婚之日的命案到此为止,以后别来容府找我了。”

  君魅离瞳孔微缩,似乎有些不相信卿忆如的话语,讶异地开口问道:“卿卿,莫非你忘记了一月前我们的击掌为誓?”

  “我记得,不过你也没真正查清幕后凶手。但是君魅离,我很感谢这段时间你对容府的贡献。以后你若有困难,我必倾力相助!”卿忆如向君魅离承诺道。

  君魅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道:“卿卿,你觉得我真的是要你的感激吗?难道一月之久了,你还不清楚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卿忆如闻言闭了闭眼,冷漠地答道:“君魅离,你想要的我给不起!”

  “怎么会给不起?”君魅离一把拽过立在床边的卿忆如,俯身狠狠地吻着卿忆如鲜红的唇瓣。

  一吻罢后,君魅离缓缓放开了卿忆如,直视着她含有氤氲的双眼,怒道:“难道就连这个你卿忆如也给不起吗?”

  卿忆如虽然脑袋昏昏沉沉,但耳朵依然清晰地听到君魅离唤自己“卿忆如”,她略微有些迷离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真名?”

  君魅离嗤笑一声,说道:“明明就是你自己说与我听的。怎么,你还想要继续冒充月卿云吗?”

  卿忆如脑袋轰的一声断了思绪,断断续续地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是真的……月卿云?”

  君魅离故意吊着卿忆如的胃口,笑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卿忆如嘴角微勾,不服地撇撇嘴说道:“你若是想去告诉容家的人这个秘密,那便尽管去说好了,我反正不在乎!”

  君魅离轻轻地抱着卿忆如的怀抱,哄道:“卿卿,我会帮你守着这个秘密的,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卿忆如“呵”了一声,一阵见血地说道:“君魅离,莫非你想用这个秘密来捆住我吗?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君魅离惨然一笑,有些难过地说道:“卿卿,你就是这样想我的为人吗?”

  卿忆如不答反问道:“难道不是吗?”语罢,她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唇瓣。

  君魅离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只得转移话题道:“卿卿,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你不能这么狠心对我!”

  “爱?”卿忆如迷茫地薄唇轻启道,似乎在思考这个字的真正含义。卿忆如一边咀嚼着这个字,一边脑中浮现起一副埋藏已久的画面:

  “念筝,你说这世间什么是爱呢?”卿忆如略微低头看了眼君念筝问道。

  “卿卿,你今日为何会问这个问题呢?”君念筝偏头不解地望着卿忆如道。

  “你不是很喜欢Ketsu吗?那这个算是爱吗?”卿忆如嘟着嘴问道。

  君念筝闻言心下了然,原来是最近自己一直佩戴卿忆如送的Ketsu胸针被卿忆如给发现了,难怪这丫头会如此问。

  “我对Ketsu不算爱,只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吧。至于爱这个字的含义,我觉得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默默付出吧!”君念筝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道。

  卿忆如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自己的理解:“爱应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美好夙愿吧!”语罢,她抬眸娇羞地看着君念筝。

  君魅离有些恼怒地看着思绪游离的卿忆如,道:“卿卿,你难道不相信我对你的爱吗?”

  卿忆如闻言回了回神,惨然一笑问道:“君魅离,你认为爱是什么呢?”

  君魅离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薄唇轻启地说道:“我认为爱应是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即是对远处一人的相思断肠吧!”

  卿忆如随即跟着低声呢喃道:“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