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千年蛊王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001 2019.12.04 10:06

  众人来到容府,巫惊鸿看着那些被剖开的尸体,拿出一个木漆的盒子,从中取出一只蛊,对众人解释道:“这蛊是巫族的千年蛊王,是子蛊,而母蛊在我的身上。我可以把子蛊放入尸体中,然后用母蛊感应子蛊传递的信息,随后找出凶手。”

  容铮看着那蛊,惊奇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巫族的蛊术呢!”

  容华淡淡地开口道:“请巫女开始吧。”

  巫惊鸿看了眼无所事事的卿忆如,开口要求道:“使用巫蛊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所以我在施蛊过程中需要一个人来为我护法,我看月小姐就最为合适。”

  “不行。”不等卿忆如开口说话,君魅离率先开口反驳道。

  “离魅公子,我可没有任何针对月小姐的意思,只是施蛊之时护法的最好是女子,所以我才只能选择月小姐的。”巫惊鸿说罢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

  确实此时屋子里只有容家的六位公子和巫惊墨以及被迫前来的君魅离,而卿忆如是其中唯一的一个符合要求的女子。

  容华也不同意巫惊鸿的要求,委婉地说道:“我可以从容府重新找个女子来为巫女护法。”

  巫惊鸿摇了摇头,解释道:“月小姐有武功在身,且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她为我护法能让我最后查出凶手的几率更大。”

  卿忆如闻言翻了个白眼,这不就是护个法嘛,干嘛还牵扯到自己的生辰八字了。她抿了抿唇,答应道:“行吧,我来护法。”

  “卿卿,若是你不想去,谁也不能强迫你。”君魅离霸气侧漏地拉着卿忆如的胳膊说道,语罢他还看了眼巫惊鸿,似乎在警告她莫要胡作非为。

  卿忆如拍了拍君魅离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她真不知道自己都不担心会出事,为什么君魅离会那般着急担心?

  随后巫惊鸿让卿忆如站在指定的位置,开始将蛊王放入了那具尸体中,闭眼开始施咒,嘴里默默地念着咒语。蛊王最先进入了尸体的鼻子,顺着他的鼻子钻入了他的口腔和肠胃。

  众人静静地看着巫惊鸿施咒,没有任何一人敢打搅了她们,生怕一不小心,卿忆如和巫惊鸿两人纷纷命丧黄泉。

  半柱香后,巫惊鸿愈来愈感到吃力,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卿忆如也精神不定地闭着眼,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强烈的画面。

  随后巫惊鸿大喊一声“出”,随即“哇”地一下吐出一口鲜血,那蛊王随着刚刚尸体的鼻子钻出来,倒在了血泊中。

  “卿卿,没事儿吧?”君魅离率先跑过去扶着卿忆如关切地问道。

  卿忆如倒在了君魅离的怀里,脸色苍白地缓缓睁开了双眼,虚弱地说道:“我没事儿。”

  “姐姐,你还好吗?”巫惊墨扶着吐血的巫惊鸿着急地问道。

  巫惊鸿没理睬巫惊墨的话语,反而看着君魅离怀里的卿忆如,眼神幽怨地问道:“你刚刚看到了些什么?”

  卿忆如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道:“我看到的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残酷和血腥,然后似乎空气中还有婴儿的哭泣声。”

  巫惊鸿闻言抿唇,有些羞惭地说道:“我也只能看到你所看到的画面,至于其他的恕我无能为力。”

  “这蛊王是死了吗?”容宸看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蛊王问道。

  巫惊鸿感到自己体内的母蛊的消失,随后看了眼地上的子蛊,惊讶出声道:“是的,子蛊一死,母蛊必定不能存活。不过你们看,这子蛊倒在血泊中似乎形成了一个字。”

  “是莲字!”容铮率先开口说道。

  “巫女,请问这是何意?”容华看着子蛊不解地问道。

  巫惊鸿抿唇回道:“这蛊除了能给外人画面的信息外,也还能带给人其他的提示,想必这莲字就是它给我们的最后提示吧。”

  “莫非这次的黑衣人出自莲府?”容宸大胆猜测道。

  “可是莲府为何有理由刺杀我们呢?”容凌不解地开口问道。

  卿忆如闻言皱了皱眉,虚弱地开口分析道:“难道是莲府的人发现我们知道那具尸体并非莲绛妃的了,所以想要杀人灭口。”

  容华闻言凝眉说道:“卿云分析得也很有道理,看来今晚我们还得再去一趟容府了。”

  随后容宸看了眼巫惊鸿,感激地说道:“巫女今日帮了我们大忙,今日还劳烦巫女劳心操神,不如今晚就在容府将就一下吧?”

  巫惊鸿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还是要回巫族,不过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对离魅公子和月小姐说。”语罢,巫惊鸿将视线落在了君魅离处。

  容家几位公子闻言对视了一眼,随后几人纷纷离开了屋子,顺便将房门关上。

  君魅离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扶着卿忆如坐在椅子上,淡淡地巫惊鸿说道:“有话直说吧。”

  巫惊鸿惨然一笑,有些伤心地问道:“你现在对我都这么不耐烦了吗?”

  君魅离闻言皱了皱眉,他生怕卿忆如再次误会两人的关系,反问道:“我与你见面不过三次,你怎知我对你耐烦过?”

  巫惊鸿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将视线落在了君魅离怀里的卿忆如,道:“月小姐,一个人不会一辈子都有好运的。我承认刚刚是故意让你来为我护法的,我不过是想看看在离魅公子的心里,我俩孰轻孰重?如今我早已看到了结果,不过我心有不甘。我巫惊鸿是天下第一大美人,怎么会输给你一个小小的月卿云呢?来日我巫惊鸿定要与你月卿云一较高下!”说罢,便吩咐巫惊墨扶着自己离开了容府。

  待巫惊鸿走后,卿忆如的身体也支撑到了极限,声音低缓地说道:“君魅离,我好想休息……”

  君魅离闻言一把将巫惊鸿打横抱起,将她抱到了卿兮阁,放在了床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