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辞冰雪为卿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同床共枕

不辞冰雪为卿兮 忆卿卿不知 2983 2019.12.06 18:31

  容府卿兮阁内,卿忆如平躺在雕花大床上,君魅离此时用手枕着卿忆如的脑袋。

  “念筝,念筝,你不要走……”卿忆如低声呢喃道。

  君魅离将耳朵贴近了卿忆如的唇,听到她的呢喃自语,瞬间脸色一白。他此时心里很嫉妒着那个叫念筝的人,不知他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卿忆如一直念念不忘。

  卿忆如悠悠转醒,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君魅离,惊讶地问道:“君魅离,你怎么在我床上?”

  君魅离一偏头正对上卿忆如的眼睛,将心中的嫉妒放平后回道:“卿卿,你醒了?我是因为担心你的身体,所以便求容夫人准许在你房里照顾你的。”

  卿忆如闻言顿时怒道:“照顾需要同床共枕吗?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吗?”

  君魅离抿了抿唇,压住心中的委屈道:“人在受伤时,这些细节都可以忽略不计的。”

  卿忆如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自己这伤是为谁受的,愤懑地质问道:“要不是你招惹了巫惊鸿,她会故意让我护法受伤吗?”

  君魅离无辜地眨了眨眼,道:“卿卿,这点是我不对,但我也没去招惹巫惊鸿啊!不过是她当年练功差点走火入魔,我顺手救了她一命罢了。”

  卿忆如哼了一声,吩咐说道:“反正说是你招惹的,你也躲不过去,这祸患你自己好好处理吧。”

  君魅离点了点头,安慰卿忆如道:“卿卿,你放心吧,下次我定不会再让她伤害你了。”

  卿忆如看了眼房间,问道:“对了,我几位哥哥他们去哪了?”卿忆如瞬间心里浮现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君魅离如实回道:“容华和容宸两人去了莲府打探消息,至今还未回。”

  “我昏迷有多久了?”卿忆如揉了揉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问道。

  “大约已有两个时辰了。”君魅离看了眼燃烧着的蜡烛回道。

  卿忆如心里顿时一紧,担心地说道:“他们竟然去了那么久,莫非出了什么事儿吗?”

  君魅离想也没想地回道:“容华与容宸两人武功高强,心思缜密,想来不会有事的。”

  “月卿云,你醒了吗?”容铮门也不敲想直接闯入卿兮阁,不料君魅离一挥衣袖将容铮扫出了房外。

  容铮捂着自己刚刚摔了的腿,一瘸一拐地走进屋内问道:“君魅离,你凭什么把我赶出屋内?”

  君魅离甩了甩衣袖,潇洒无双的回道:“爷不过是看不惯你这样直接闯入卿卿的房间而已。”

  容铮闻言看着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怒火中烧地说道:“月卿云不是我表妹,我进入她的房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俩还有没有廉耻心啊?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躺在一张床!”

  君魅离闻言笑了笑,一把搂过卿忆如反问道:“我们本来就是两情相悦,这样做没有伤风化吧。”

  卿忆如用手肘顶了顶君魅离,道:“容铮,你怎么突然闯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容铮此时才想起自己刚刚来的真正目的,缓了缓心神道:“三哥和五哥回来了,不过三哥好像受伤了。”

  卿忆如闻言皱了皱眉,问道:“伤得可严重?”

  容铮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一点小伤而已。我前来就是看看你醒没有,娘亲说你若是醒了,就与我一起到前厅吧。”

  “好,我收拾一下,就随你去。”随后卿忆如让容铮出了房门等待自己。

  卿忆如看了眼在床上久久不肯挪动的君魅离,问道:“莫非你要在床上看我宽衣不成?”

  君魅离闻言白皙的脸上微微染上一层红晕,道:“若是如此,也未尝不可。”

  卿忆如睁大双眼看着君魅离,质问道:“君魅离,你知道羞耻二字如何写吗?”

  君魅离悻悻地偏过了头,道:“卿卿,你换衣吧,我不会看的。”君魅离悄悄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其实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想看的已经看完了。

  卿忆如实在不能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脱衣,自己还不够如此开放,她忍住心中的火气,问道:“君魅离,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出不出去。”

  君魅离有些无辜地睁大眼睛看着卿忆如,柔弱地说道:“卿卿,我的手脚有些酸麻了。”

  卿忆如闻言脸颊微红,不再理会君魅离,只得拿了衣服到屏风后面穿去。

  君魅离看着屏风倒影出来的卿忆如纤细若骨的身影,心绪微微荡漾一下,有些想入非非了。

  卿忆如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跟随着容铮来到了前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容华与容宸两人。

  “卿云,你醒了。”月碧筳关切地看着换换走来的卿忆如问道。

  卿忆如微微点头,道:“姑姑不必挂念,卿云身子已好很多了。”

  随后卿忆如走到容华面前关切地问道:“三哥,你听容铮说你受伤,伤得可是严重?”

  “无碍。”容华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卿忆如含笑回道。

  “莲府内藏有一条暗道,我与三哥是分开而行的,我走的暗道左边是直达莲府后门的,而右边则应该是莲菂藏有秘密的地方。”容宸简要地向众人概括了一下今晚他们的发现。

  “我并未走到暗道右边的尽头,就被莲菂发现了。”容华惭愧地说道。

  卿忆如闻言点了点头,看了眼从刚刚进入前厅后就一言不发的君魅离,朱唇轻启道:“君魅离,此事你怎么看?”

  众人闻言将视线落在了君魅离的身上,希望他能有着其他而且关键的见解。

  不料君魅离缓缓开口说道:“那便由我明日再去莲府查探一下吧。”

  卿忆如听着君魅离的话语,急忙说道:“那我也去。”

  “不可。”月碧筳率先开口阻拦道,“卿云,你如今失忆已然忘记了武功,不可前去冒险。”

  卿忆如对月碧筳撒娇道:“好姑姑,你就让我去吧。有君魅离他保护我,我不会有事的。”

  君魅离闻言刚刚皱起的眉头舒缓开来,看来自己对卿忆如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嘛。随后他也开口劝月碧筳道:“月姑姑,你放心,魅离会将卿卿完璧归赵的。”

  “这……”看着君魅离都如此开口说了,月碧筳也实在不好再次拒绝,只得再三叮嘱君魅离道,“离魅公子,还望好好照顾卿卿。”

  君魅离做出一副恭顺的样子听着月碧筳的话语,随后连连点头答应道。

  待君魅离离开容府后,月碧筳道:“卿云,你跟我来,其余人先去休息吧。”

  卿忆如不解地随着月碧筳来到一间房屋前,看到了前面摆放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牌位,上面赫然书写着:月族族主往生牌位。

  卿忆如疑惑地偏头看着月碧筳,好奇地问道:“姑姑,你带我来祠堂做什么?”

  月碧筳不答反而严厉地呵斥道:“卿云,跪下。”

  卿忆如闻言不得已跪下后,只听月碧筳拿起门旁的戒鞭,问道:“卿云,我今日当着月族各位列祖列宗的面问你,你与君魅离是何关系?”

  卿忆如皱了皱眉,连连摆手答道:“姑姑,你别误会,我和君魅离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为什么当日要拒绝倾泠的婚约?卿云,你可别忘了,你是倾泠的未婚妻,不是君魅离的。”月碧筳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姑姑,我就是不喜欢泠月公子才拒婚的,此事与君魅离无关。”卿忆如抿了抿唇解释道。

  “暂且不提你拒婚之事,就今日事而言,君魅离以照顾你为借口竟然会在你房间内待了足足两个时辰。卿云,你可知自古以来女子的清白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月碧筳有些不愉地问道。

  卿忆如点了点头,乖巧地说道:“姑姑,我知道这些,以后我绝不再犯了。”

  月碧筳心中的怒火稍稍熄灭了一些,道:“卿云,今日我要让你当着你爹爹和娘亲的面发誓,此生绝不会和君魅离有任何的亲密关系,否则便让容家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姑姑,你怎么可以让我发如此毒誓呢?”卿忆如心急如焚地说道。

  “卿云,你记住,姑姑是为了你好,倾泠才是你的最终归宿,而君魅离他不适合你。”月碧筳看着面前的牌位有些泪眼模糊地说道。

  卿忆如摇了摇头,道:“我可以允诺姑姑不与君魅离有任何的情感纠葛,但是我与箫倾泠的婚事要我自己做主。”

  月碧筳闻言叹了口气,低声开口道:“你只要不喜欢上君魅离便好,记住明日查清莲府的暗道之后就不要在与他有所往来了。”

  卿忆如看着疲倦万分的姑姑,心疼地说道:“好,姑姑,我答应你。如今天色已晚,姑姑快去休息吧。”

  月碧筳看着月逐渐变深,放下了手中的戒鞭,转身向房屋内走去。卿忆如转头看着月碧筳离去的身影,微微皱了皱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