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元天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苏渃雪到来

九元天界 夜深明月 2118 2020.09.14 12:56

  夜深了,皎月高挂,淡淡的月光倾洒下来,为大地点缀银妆。

  天水城的街道巷陌只剩寥寥几盏烛火。

  深院里,苏云来回徒步,心里始终像是有块石头压着,焦躁不安的情绪缠绕着。

  都已经历经世间半百沧桑的人了,怎么会像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一样,静不下来呢?

  苏云这般想着。

  也许是动的久了,苏云居然感觉到一丝疲惫,他坐在门沿上,抬头仰望着星空,久久不语……

  第二天一大早,昨夜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成为了城里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交流。

  各种各样的传言层出不穷,每一间茶楼都有说书人情绪高昂的讲述着,当然了,他们讲述的版本皆不同,人们也都乐不思蜀,听完这家又换另一家,城里好不热闹。

  林阳一夜未眠,除了打坐修炼外,更多的时间都是放在感悟神魂之力上面。

  让林阳有些抓狂的是,无论他怎么换着法运用,刚刚突破时那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隐藏在眉心之中的神魂之力,只要林阳心神一动,无形之力就会从眉心处荡漾开来,周围三丈左右的都能清晰感知到,即便不用双眼去看。

  但林阳能够运用的仅仅只有这样,想起昨天那凝魂成笔的运用,林阳此刻就有着沮丧,现在别说凝魂成笔了,就是凝成一块石头都做不到。

  难不成必须的得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才能做到吗?

  想到这里,林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谁会没事去找死啊!脑子进水了也不可能。

  机会多的是,小命就一条。

  眼看着都已经到中午了,神魂之力的消耗跟元气完全不同,那种来自灵魂的疲惫,不是打坐修炼就能恢复的。

  “完了……”林阳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逃课了,这个时辰,恐怕上午的课都已经结束了。

  而且,好巧不巧,今天上午还是徐太监的课,林阳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不行,必须得找个借口……”

  林阳转念一想,自己昨天不是受了重伤嘛,虽然外伤基本上好的差不多,除了气血亏损之外,虽说不太影响自己去上课,但事到如今,怎么也得装起来。

  “哎哟……”林阳捂着胸口,装作十分痛苦的样子。

  “不行不行,这样太浮夸了,徐太监那个人精,一眼就看出来了。”

  林阳在房间里不断练习装受伤,“痛苦”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

  没一会,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传来,林阳楞了一下,也没多想,跑去开门。

  一开门,林阳瞬间懵逼了,门外站着的,居然是苏渃雪,她今天一身淡紫色的长裙,加上精心打扮过,很是亮眼。

  苏渃雪俏美的小脸上带着担忧,她拉起林阳的手,在他身上到处观察,焦急说道:“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吧!我刚刚听到你在房间里……”

  听着苏渃雪意有所指,林阳忍不住有些脸红,他能有啥事,整个人活蹦乱跳的。

  “我没事,是你听错了吧!”林阳有些心虚说道。

  苏渃雪一愣,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拉着人家的手,立马娇羞躲开,说道:“我明明听到你在房间里很痛苦的样子。”

  林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苏渃雪听完,忍不住掩嘴娇笑起来。

  悦耳的笑声回荡,让这个清冷的小院多了几分色彩。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林阳问出了关键性问题。

  苏渃雪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红着脸,支支吾吾好半天,最后在林阳惊愕的目光下,捂着脸,跑进院里另一个房间中,关上房门。

  “这是什么情况?”林阳完全懵逼了。

  林阳连忙跑去找林战,想问个清楚。

  当林阳从父亲书房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般。

  原来,今天一大早,苏乾那个老狐狸就带着苏渃雪登门拜访,以自己昨夜不顾自身安危,深入险境救出苏渃雪为由,说是十分欣赏自己的胆魄,提出让苏渃雪搬过来,让两人多促进感情交流之类的。

  更让林阳意想不到的是,一向严谨的父亲居然同意了,还当场将烈阳诀交给了苏乾,苏乾当场没高兴的跳起来。

  这哪是订婚啊!这分明就是在卖孙女。

  还有父亲,是着急抱孙子,还是怕自己以后讨不到媳妇?

  林阳心思混乱,在家族里胡乱逛了几圈,有点不太好意思回自己院子,实在是闲得蛋疼,最后索性出门逛逛。

  ……

  苏家,议事大厅。

  宽敞的大厅里,除了苏乾坐在主座上外,只有苏云一人。

  大门紧闭,气氛有些压抑。

  苏云站在那里,一夜没合眼,双目带着些许血丝,心里面多少有些忐忑。

  不过,既然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还有缓和的余地。

  “家主,不知这么早找我来有什么事?”苏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苏乾冷冷盯着苏云,好一会,才道:“和林家结盟以及烈阳诀的事,是从你那泄露给王家的吧!”

  苏云心里一紧,脑海中闪过许多言语,最终在苏乾敏锐的目光下,一切都化作了沉默。

  苏乾看着眼前的半百的老人,心里五味杂瓶,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为苏家劳累的半生的人,说到底,还是苏家欠他更多。

  苏云为苏家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与时间,晚年好不容易有了个女儿,成为了他的牵挂。

  一开始,苏家许多人对于苏曼曼嫁给王世安这件事都是反对的,到最后苏云一句“只要我女儿喜欢就好。”堵住了大多数的反对。

  一向视家族利益为天的苏乾,倘若林战没有将烈阳诀交给他,这件事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苏乾微微叹气,将一旁桌上的黑色木盒以元气运托,静静悬停在苏云面前。

  苏云看着黑色木盒,双腿有些踉跄,因为那是装遗物的盒子。

  闭上眼睛,苏云选择了接受,即便是苏乾要他的命,为了女儿能在王家过得更好,他不后悔做的这些事。

  苏乾没说一句话,离开了,留下苏云一人还站在那里。

  苏云收拾好心绪,打开盒子一看,两眼顿时一黑,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盒子里面装着的,居然是自己视为一切的女儿的头颅。

  “原来,他不是来问罪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