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元天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消失的祭坛

九元天界 夜深明月 3017 2020.10.09 08:02

  青羽楼,顶层。

  林阳默默跟着,陈箐没有多言,他也不好开口。

  周围的禁制比比皆是,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存在,显然这里是属于青羽楼内部管理区域,林阳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带自己一个外人来到这里?

  没多久,陈箐带着林阳来到一间布置着禁制的房间门外,她上前一步,伸出手,轻轻触碰在门上的禁制枢纽之上,戴在洁白的皓腕上的一串不起眼的手链微微亮起光晕,随后门上响起咔咔几声,缓缓打开。

  陈箐回头,眼神示意,林阳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答应的太草率了,不过来都来了,总不可能转身溜了吧!

  与走廊上的安静,森严不同,房间内光线敞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闻之提神醒脑,还有悦耳的铃音回荡。

  视线所过之处,装饰充满了淡雅的感觉,尤其是那几张书桌座椅,居然是粉红色的,想不到外表成熟妩媚的陈箐,居然还会有这么小女儿的一面。

  当然,这般想法林阳也不敢说出来,反倒是陈箐大大方方的请林阳落座。

  在亲自给林阳沏了一杯茶后,陈箐走向一旁的书架前,翻找着什么。

  桌上的香炉中有青烟袅袅升起,右手边是一个露天阳台,边顶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铃铛,微风吹来,铃铛轻轻晃动,发出很奇妙的声音,目光从阳台望去,能够清楚的看见外面繁华的街道。

  “那东西叫做九曲秒音,是一种音律系的仿制灵兵。”

  陈箐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走到林阳对面坐下。

  “仿制灵兵……”

  林阳嘴中喃喃,这个词汇,他并不陌生,指的是仿照某些品阶高,且威力巨大的神兵锻造出的残次品,这种灵兵往往会拥有真正神兵的一些特点,至于能有神兵多少威力,那就得看仿制人的锻造造诣,以及使用的材料好坏了。

  林阳不经有些感叹,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

  “别看了,那只是一件报废品,充其量也就只能当做一个乐器而已。”

  林阳讪讪的笑了笑,目光看到陈箐手中的文件,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表面上还是装作没有看见,面带微笑,等待着对方开口。

  “林公子,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实际上我们青羽楼也脱不了干系,经过我们调查,那名天恒境的堕魔者之所以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青羽楼掳走苏小姐,是因为我们内部有人动了手脚,而且还是高层人员。”陈箐说道。

  林阳愣了一下,心中立马有许多疑惑。

  第一,这种情况关系到青羽楼的声望,一般都不会对外声张,陈箐居然就这么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第二,既然动手脚的是青羽楼高层,那必然是有几分地位的人,倘若是对付那些位高权重,又或者某位强者的后辈,这还能说的过去,苏渃雪只不过是苏家一个并不重要的私生女而已,犯得着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第三,作俑者可是堕魔者,谁会跟他们合作,除非是自己人,可既然能成为青羽楼高层,那么其身份一定是经过严格审核排查的,断然不可能是堕魔者,毕竟堕魔者在天恒境强者的眼里根本无处隐藏,那……为何那青羽楼的高层会冒这么大风险,选择和堕魔者合作?

  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林阳忽然觉得这件事恐怕远没有自己当时想的那么简单。

  “林公子……”陈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阳打断。

  “陈管事,叫我林阳就好了,林公子什么的,听起来怪怪的。”林阳无奈说道。

  陈箐微微一笑,说道:“行,没问题。”

  “你心中现在肯定有很多问题,但我只能说抱歉,因为我们也没能调查清楚,当时叶老更是亲自出手,都没能从叛徒那得到更多的东西。”

  “叶老就是那天晚上出手追出去的那位,叶老虽然不是天恒境强者中最厉害的,但他老人家最擅长的就是幻术,同境界中少有人能在这方面高于他。”

  陈箐轻叹,继续说道:“即便如此,叶老也没能够从叛徒的记忆之中找到关于幕后之人的任何信息。”

  “为此,叶老打算强行破开叛徒识海中被布置下的禁制,结果……修养了好几个月,并让我找到你,让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陈箐将手中的文件,推到林阳面前。

  “我?”

  林阳有些不敢相信,用手指着自己。

  林阳一脸懵逼,将文件打开,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画着极为复杂的图文,林阳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陈箐眼神微微凌厉,问道:“你见过这上面的图文?”

  林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忽然身体忍不住抖了两下,就在他点头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带着强烈的杀意盯着他。

  不过,那双眼睛瞬间就消失了,正是这种杀意凌然的感觉让他脑海中的记忆顿时浮现出来。

  “那天晚上,在潜入地宫中,我在一个祭坛上面看到过。”林阳说道。

  “地宫?就是你当时救出苏小姐那里?”陈箐追问道。

  林阳点头,随着记忆浮现,很多东西都想了起来,他眉头忽然皱了起来,他的记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不对……这还没有过去太长时间,而且自己脑海中关于那天晚上的记忆明明那么清晰,为何唯独忘了那座祭坛?

  是因为祭坛上面的刻画的神秘图文吗?

  “祭坛?”陈箐眉头紧皱,说道:“我们第一时间去调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祭坛,只有一堆废墟。”

  “不可能,除了那座祭坛外,还有一个装满鲜血的血池,祭坛就是建在血池中的。”林阳连忙说道。

  陈箐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都不存在,既然有装满鲜血的血池,那么即使是有人在我们之前将其毁掉,断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到毫无声息的将这些东西全部毁掉。”

  陈箐这番话,让林阳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还是说自己当时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呢?

  “而且,当时我们还发现了两具尸体,经过探查,其中一人是命宫境初期,还有一人是聚星境……”陈箐话语一顿,“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天赋异禀以聚元击杀命宫,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可聚星境……”

  “那名命宫境是我杀的,为此,我差点小命都没了。”

  “至于还有另一人,就跟我无关了,是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神秘强者出手,我才能活下来。”林阳说道。

  “就是那短暂出现的天恒境?”陈箐问道。

  “对!”

  “对方的身份信息呢?”

  “那位前辈穿着黑袍,脸跟身材都看不到,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林阳双手一摊,说道。

  陈箐陷入沉思,如果林阳说的那所谓的祭坛真的存在的话,很有可能就是那神秘的天恒境出手将其毁掉,对方一开始就出现在那里,从时间上来说,做到悄无声息毁灭,还是有一定的可能。

  不过,对方既然会救下林阳,又为何会帮堕魔者清除一些痕迹呢?

  “林阳,这件事情背后,可能隐藏着很大的秘密,我希望你能将当时所有的细节全部说给我听。”陈箐神情很是严肃,说道。

  经过刚刚的交谈,林阳也感觉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便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

  陈箐长长叹了一口气,从林阳的话中,她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反倒更加疑惑了。

  叶老付出了代价才从叛徒识海中得到的这些图文信息,却被人抢先一步给毁掉了了,线索就这么断了。

  她这里该问的也都问了,便起身送林阳离开。

  就在两人离开房间后,书架旁的阴影处,空气微微扭曲,片刻后,两道人影浮现。

  “老叶,你觉得这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话的人面容看起来十分年轻,身上穿着华贵的衣衫,皮肤白嫩,眼神却像是历经沧桑,头发很是苍白。

  另一人正是当晚追出去的那位天恒境。

  两人看起来辈分差了那么多,可身份交流之间却又是平等。

  “他没理由说谎,而且林阳的身份清清楚楚,林战这个人我也曾经跟他打过交道,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到现在,王都都还有着他当年的传言。”

  “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会说谎。”

  青年皱眉,说道:“那这样的话,岂不是线索都断了?”

  “边境越来越激烈了……”

  “是啊!我们修炼了一辈子,在常人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天恒境,可是……倘若战争一起,我们这点实力,与常人又有何区别?”叶老叹息着说道。

  ……

  陈箐在送林阳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反倒是林阳感觉很不自在,周围人的目光嫉妒的恨不得将他摁在地上摩擦。

  余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妖娆女人,林阳很是头疼,不知为何,陈箐非要送自己回林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