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元天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烙印

九元天界 夜深明月 3065 2020.10.11 23:50

  “林阳弟弟,姐姐突然想起来有事,就不再送你了,今天的事,还希望你守口如瓶,作为补偿,青羽楼可以无条件的为你提供一次情报,只要是在青羽楼能够完成的范围内,无论什么样的情报都可以。陈箐忽然停下脚步,说道。

  林阳心中暗喜,巴不得她早点离开,没看见周围的那些目光,都恨不得将他生吞了吗?

  在假装客套几句后,林阳脚底抹油,飞快的跑开了。

  看着林阳落荒而逃的模样,陈箐忍不住轻笑一声,往日里,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哪一个不是恨不得跟她待在一起越久越好。

  “有意思……林阳,我好像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

  回到林家,林家并没有直接回小院,在庄园内四处游荡,许多见到他的人,无论什么身份,都纷纷觉得奇怪,林阳自从大病好了之后,除了每天去天水学院,其他时间基本都不会离开他那小院,久而久之,林阳虽是林家家主之子,身份远非他人能比,可林阳的存在感却是最低的。

  一路上,遇到的人,除了直系外,基本上都会上来行礼,毕竟林家极为重视尊卑,家主之子,谁敢无视?

  不过,林阳基本上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下,即使有心人想巴结一下,都无从下手。

  这般姿态,让许多人心生芥蒂,可那又如何?

  林阳满脑子都在想着陈箐说的话,以及关于那天晚上在地宫发生的一切。

  他可不相信自己的记忆会变得这么差,关键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林阳都印象深刻,可为何单单遗忘了关于那座祭坛?

  那副神秘的图文仿佛刻在了他灵魂上一般,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图文像是有股魔力,深深吸引住了他,可理智却告诉林阳,那东西很危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踏入万劫不复的后果。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站在深渊前徘徊,挥之不去,那深渊充满着未知的危险,可明知如此,却又忍不住去想。

  慢慢的,林阳开始变得有些恐慌,他害怕,那种感觉如梦魇一般,紧紧缠着他,渐渐的,林阳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开始变得有些冷了。

  就连吹来的微风都好像带着刺骨的冷冽,林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阳浑身颤抖,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人对自己说过的话。

  “给你个机会,只要你答应信奉魔神,加入我们,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信奉魔神……”

  “加入我们……”

  ……

  耳边好像回荡起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一步步引导他走向深渊。

  渐渐的,林阳开始出现情绪崩溃的迹象,自从那声音响起之后,就一直回荡,仿佛林阳不答应,就永远不会停止一般。

  林阳像发了疯一般,拉住一名侍女,面目狰狞,那名侍女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林阳兽性大发了。

  林阳一字一顿,询问林战现在在何处。

  那名侍女颤抖着回答后,林阳飞快的冲向林战书房的方向。

  留下那名侍女神色惊恐的站在原地。

  林阳跨过那道拱门时,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拂过他的心神,那双无形的手上仿佛有着几分温暖,几分祥和,几分慈爱。

  林阳心神瞬间平复下来,之前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般,可后背上被冷汗浸透的衣衫,却提醒着他,那不是梦。

  林阳颤颤巍巍的向前走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马伯,我爹他……”林阳犹豫了下,继续说道:“他在干什么?”

  马姓老人驮着身子,神态如常,像是没有看到林阳此刻有些狼狈的样子。

  “家主正在处理家族事物,三少爷找家主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先去通报一声。”

  林阳愣了一下,心情突然极其失落,“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样,家族在他心中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闻不顾吗?”

  林阳看着马姓老人询问的眼神,在心中自嘲一句,摇了摇头,强装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转身离开了。

  马姓老人看着林阳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忽然露出不忍的神色,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书房。

  书房外,马姓老人驮着身子,声音诡异的传入书房中,没有向周围扩散,若不是老人嘴唇开合,甚至根本不知道他说过话。

  “家主,少爷离开了。”

  书房内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马姓老人神色温怒,正欲开口,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化作长叹,老人转身离开。

  书房内,林战依然坐在那张书桌后,埋着头,盯着那好像永远也处理不完的卷宗。

  宁风羡站在林战对面,沉默不语。

  书房内的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直到马姓老人的话落下,才打破了这般安静。

  马姓老人离开后,宁风羡再也忍耐不住,大声怒喝道。

  “林战,他可是你儿子,是你和她的儿子,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当真什么都不管不顾吗?”

  声音中带着愤怒,惋惜,和痛心。

  而整个书房好像被无形的力量笼罩,宁风羡的声音只能回荡在这小小的书房内。

  林战身体猛的一颤,呼吸也变得沉重几分,不过很快,林战就恢复如常。

  林战一言不发,低着头,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宁风羡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恐怖到极致的气息爆发出来,那股气息足以碾压天恒境,书房内的一切,除了林战面前的书桌,其他的,都在那股气息爆发下,化为粉末。

  宁风羡向前踏出一步,气息再变,灼热的温度爆发出来,那种温度,仿佛能融化一切。

  轻微的剑吟声响起,同时伴随着一声仿佛来自九天之外的轻啸声。

  宁风羡的身后缓缓出现一道模糊的虚影,像是一团火焰形成的展翅虚影。

  虚影的出现,周围的空间仿佛都被融化,宁风羡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林战,和他身前的书桌。

  林战缓缓抬起头,视线穿透那好似要被融化的空间,看着宁风羡身后的虚影,眼神中神色不断变化着。

  回忆起了往事,有爱慕,有温暖,有痛苦,有自责,还有深深的不甘和痛恨!

  “天命朱雀……”

  “素素……你还好吗?”

  底底的喃喃声传入宁风羡耳中,他身体一抖,气息瞬间荡然无存。

  宁风羡此刻好像苍老了许多,脚下一个踉跄,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战,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话语绵绵无力。

  “你这么做,就不怕林阳挺不过去吗?”

  “你有没有想过,他万一挺不过去,一切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林战蓦然起身,神态大变,身躯挺拔,整个人变得十分伟岸。

  “他是我和素素的儿子,区区魔族烙印,又有何惧?”

  “更何况,魔道然早就神形俱灭,留下的不过只是一丝怨念罢了!”

  这一刻,林战霸气无比,气势让人忍不住心生畏惧。

  宁风羡眼神恍惚,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相濡以沫的日子。

  他忽然自嘲一笑,或许是自己太狭隘了,走不出自己心中画下的牢。

  宁风羡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在这一刻化解了,他恢复了往日风轻云淡的神态。

  他静静的看着林战,两人四目相对,片刻后,两人忽然笑了起来。

  “话虽这么说,魔道然在千年前被人族大能轰杀,神魂破碎逃走,可仍旧不能小觑,林阳又是出生时沾染上烙印,如今又有爆发的迹象,所以……我决定将天命朱雀交给他。”

  林战没有反对,用一种恳求的目光看着宁风羡。

  宁风羡叹了一口气,在林战的目光下,点了点头,说道:“我不会告诉他,至少现在不会。”

  林战笑了,笑容中带着几分寒意,他将书桌上的卷宗合上。

  宁风羡似有不忍,说道:“林战,不要太勉强了。”

  林战摇了摇头,说道:“我时常都在做梦,梦中素素她在对我笑,告诉我,让我好好照顾阳儿,我忘不了她那时的笑容……”

  “以及,死去的姜涣离,他在梦中一次次告诉我,让我帮他报仇,我林战忘不了,这仇不报,我又有何颜面,去面对他的墓碑?”

  宁风羡静静的看着林战充满仇恨的眼神,片刻后,说道:“天水学院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了。”

  林战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如今这个天下,气运被那些人瓜分完毕,只剩下为数不多如天水学院这般从千年前留下的钥匙,那些人不敢动手,反倒是无知之辈,在背后使些小手段,还妄想贪图。”宁风羡语气充满了不屑。

  林战看了一眼宁风羡,语气平淡,说道:“你还打算在这呆多久?要不要留你吃个饭?”

  宁风羡被林战突如其来的这番话噎了一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不必了,一想到你在旁边,我还吃的下去个屁。”

  说完,宁风羡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顿足,说道:“姜涣离死了,她也走了,曾经我们四人只剩下你我了,看在他们的份上,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落下,宁风羡的身影消失在书房中,留下林战一人怔怔出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