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元天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恶心人

九元天界 夜深明月 2345 2020.09.29 20:25

  城主府,议事大厅内。

  主座上,老者静静端坐,面色看不出喜怒,只是在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羞怒。

  他姜卫澜可是天命境初期的强者,就算是在整个青莲州,也算得上是一名人物了,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这么大的面子。

  “好一个天水学院,这笔账早晚会跟你们算清楚……”

  同时,姜卫澜的心中还残留着深深的忌惮,当时那一瞬间,空间之力的封锁下,他一身的元气,几乎被完全隔绝,有一种被剥夺一切的感觉。

  姜卫澜舔了舔嘴唇,那种力量真的是令人心醉啊!

  “老祖宗停留在那一步太久了,这或许也是我的机会。”

  欲望在心底悄然而生。

  大厅下方,姜庆霖十分忐忑,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此时,哪还有一副高高在上掌握一城的城主威风。

  在王室中,姜庆霖不过只是个微不足道旁支而已,否则又怎会被派遣,当起了个没有多少权利的一个城主呢?

  与姜庆霖不同,姜吏就显得淡然许多,天水学院那边既然都撕破脸了,他也就没必要再掩饰什么了。

  姜吏看了一眼主座位置,眉头紧皱,他在天水学院呆了那么久,很多东西并不是他看上去的那样,表面上天水学院广招四方学员,俨然一副修炼圣地的样子,实际上,天水学院真正核心,却如同一个宗派一般。

  天水学院隐藏的太深,也扎根太深,已经强大到足以影响整个姜王朝的根基的地步。

  他身为王室直系,更加清楚明白这种潜在的威胁是有多么可怕,他自己决定,尽快回到都城,将这一切完全禀告给王上。

  令姜吏不解的是,他当初入天水学院之时,王室那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谋划,他的身份早就经过重重布置掩饰,天水学院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自信自己从未漏出过任何马脚,并且几乎没有与外界联系,理论上来说,不可能会被查出来。

  这也正是姜吏最忌惮的地方。

  “姜庆霖,你当这个城主多少年了。”主座上,姜卫澜依然闭着眼睛,淡淡开口说道。

  姜庆霖身体猛的一颤,回答道:“回王爷的话,小人承蒙王上恩泽,当城主已有三十六年。”

  “废物,当初若不是因为静妃,你早就被搁去姜姓,发配边疆,好不容易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居然让你坏了谋划这么多年的布置。”

  “你说,你该不该死?”

  姜卫澜说到最后,杀意瞬间充满整个大厅。

  姜庆霖在这极端的杀意笼罩下,再也站不住了,连忙跪伏在地上,不断颤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过了片刻,姜吏站起身来说道:“卫王爷何必动怒呢?姜庆霖虽说有些急功近利了一些,但这结果未必就是坏事。”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天水学院既然撕破了脸,那我们也可以趁此机会,将这批准备安插进天水学院的学子送林王室学院中,在加以传播,相信天水学院的名声虽不至于一落千丈,但能提高我姜王朝的气度,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姜卫澜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姜吏,说道:“九王子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废物做错了事,还是得罚。”

  他想了想说道:“罚二十年俸禄,且每年上交税收加倍,不得从百姓那里加征。”

  姜庆霖连忙称谢,他的心中愤恨无比,为王室当了这么多年的狗,到头来什么也不是,税收加倍,还不得从百姓那里加征,这是要他自己掏啊!二十年……那得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

  但为了活命,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打碎牙齿往肚子咽,只要他说一个不字,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

  林家。

  为了庆祝年轻一辈通过考核,进入内院,林家大摆酒宴,很是热闹。

  林阳坐在酒桌上,很是头疼,他最讨厌这种场合了,谁让他是家主的儿子,这种场合根本推脱不了,以前大哥和二姐还在的时候,他倒是可以乐的清净自在,如今他们两人都不在,他也没辙了。

  他这一桌上,基本都是直系,看着其他人推杯换盏,相互奉承,林阳就觉得有些恶心,暗道:“虚伪。”

  身旁苏渃雪有点拘束,默默的小口吃着菜,这种场合对于她而言也算是第一次遇见,若不是林战要求,她也不会来。

  “林阳表弟,恭喜你,获得内院高级学员的名额,表哥我看着真实羡慕啊!”

  这时,一个喝的有点上头的青年忽然站起身,端着酒杯,要跟林阳喝一杯。

  眼前的青年,林阳并不陌生,大长老那一脉的,好像是叫林洪,不过林阳对其并不太感冒。

  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林阳还是起身,说了句“运气好而已”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林洪对此并未作罢,反而将目光转向苏渃雪,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叫林洪,能否请你喝一杯?”

  林阳刚刚坐下,杯子都还没有放下,抬起头,眼神平静如水。

  苏渃雪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林阳,放下筷子,举止端庄大方,说道:“多谢林洪公子好意,我不会喝酒。”

  林洪并没有为此介意,继续说道:“那可否告知在下,姑娘芳名?”

  苏渃雪看了林洪一眼,在她的眼中,林家会跟苏家不一样,但,她还是太天真了,只要是个家族,无论大小,明争暗斗总会存在,与林阳相处这么些时日,两人也算是相互了解了一些。

  苏渃雪没有回答,使出了微笑,沉默的方式。

  林阳实在受不了这种恶心人的交流,站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酒宴,苏渃雪紧随其后。

  林洪面色难看,大声说道:“林阳表弟,是表哥哪里说错话了吗?”

  此话一出,许多人将目光望了过来,旁边有不少人低声嚼着舌根,林洪暗喜,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林洪悄悄看了一眼主席那边,见林战没有任何表情,心中有些郁闷。

  在回小院的路上,两人并肩沉默走着。

  “抱歉!明天我就去跟父亲说一声,以后这种场合就不要让你来了。”林阳忽然开口说道。

  苏渃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在意。

  “他们针对我,也很正常,毕竟我是家主的儿子,况且前些年,我大哥和二姐还在的时候,我二姐的脾气,他们过的跟个耗子似的,现在我大哥二姐不在,你说,他们不针对我,针对谁?”

  林阳笑了笑,心中还真没有将这些当回事,反正自己从小一个人习惯了,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苏渃雪忽然来了兴趣,追问林阳大哥二姐的事情,以及当初族里年轻一辈是如何过得像耗子一般。

  林阳呦不过她,只能慢慢从头说起,夜晚的走廊上,时不时响起苏渃雪那娇笑的声音,林阳的心也慢慢安宁下来,从苏渃雪身上,他好像找到了曾经和大哥二姐在一起时,那份温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